你總是家裡做最多的那個人嗎?小心失衡的情緒勞動 | 時尚 | 20240229 | match生活網

時尚

你總是家裡做最多的那個人嗎?小心失衡的情緒勞動
Vogue     2024/02/29 00:00
一個家庭裡,女人得顧好所有事情、男人只要顧好他自己嗎?只要你擔任家中的「管家」一職,各式各樣看來好笑、身在其中你卻會氣死的現象。心理師黃乙白告訴你什麼是「情緒勞動的失衡」。

editor yvonne wang


一個看似理所當然的日常,卻是你在背負著「情緒勞動」!我想先來談談一個蠻普遍的現象。婚後有孩子的念綺很想出國留學,平日下班後都會去補習,那時老大才一歲多,她會安排好孩子在外婆家吃晚飯、洗澡刷牙,才讓先生接回家。念綺認為這樣的安排恰恰好,孩子回到家差不多就可以睡了,先生也可趁孩子還沒送回來之前先休息一下,好好吃飯,做一點家事。等到念綺上完課回家,剛好先生哄睡結束,可以兩個人一起聊聊天,看一點電視再去睡。

然而,事情必非她所想像,每每補完習打開家門,客廳散落著塗鴉本、蠟筆、積木、樂高,餐桌上堆放著娘家媽媽那裡帶回來的各種水果和冷凍水餃,還有喝完了沒有洗的奶瓶,裡面的奶漬已經硬掉。原本摺好的一整籃口水巾被當成玩具,隨處可見,在桌子上、沙發縫裡、地板上,散得到處都是,念綺可以想像先生整個晚上也許都在這一團混亂中滑手機,小孩就自由放飛。念綺開始收拾和清洗,又發現洗衣機裡洗好的衣服仍原封不動地擺在裡面,已經出現臭味了,廚房水槽中有沒洗的碗盤和免洗餐盒,旁邊還擱著打開的奶粉罐……。念綺逐一收拾這些殘局時,發現越來越多的事情沒做,該拆起來回收的網購紙箱凌亂地堆放在廚房地上、垃圾需要拿出去倒卻還在原位……。念綺感覺到內心的怨恨開始湧現,這三、四個小時她在專注為夢想努力,相信先生會把自己、孩子和家處理好的時候,回到家卻不是想像的樣子,先生整個晚上在幹什麼?

情緒失衡從何而來?

美國作家Gemma Hartley在《拒絕失衡的「情緒勞動」》這本書裡,從社會學的角度去理解這個現象,把這種「女人要顧好所有的事情、男人只要顧好他自己(甚至有時候連自己都沒有顧好)」的各式各樣看來好笑、身在其中你卻會氣死的現象,標定為「情緒勞動的失衡」。她也描述了這樣的失衡是怎麼來的。

當我們還是孩子時,大人們總是喜歡強調「好女孩就是要懂事聽話、幫忙做家事、賢慧的女生以後才嫁得出去」,而男生卻不被要求精熟家庭運作的勞務。長大以後,浪漫愛情電影也總是描繪「善解人意、細心體貼、深情溫柔又對人照顧週到的女人更惹人憐愛和珍惜,在愛情市場上是更有吸引力和價值的」,而男人只要負責壁咚或是霸道總裁式地,在女主角跌倒時帥氣地接住女生,男子氣概和追求自己的夢想就足以贏得美人,於是漸漸的,那些細心又週到的女性,主動地把跟婚禮、家裡的佈置、蜜月旅行和生活起居有關的一百件瑣事,圈為自己的主責範圍。

在幸福快樂地結婚了以後,真實的生活裡,隨著孩子的到來,親職的開展,這種情緒勞動的失衡,越演越烈。像是懷孕的時候,經常只有媽媽在注意跟胎兒以及生產有關的訊息,爸爸經常都只是「陪的」,像是在生產的過程中、小孩進入幼兒園或學校以後,醫護人員、教育現場的人都是對著媽媽交代東交代西,卻把爸爸當空氣人。這些都讓異性戀的夫妻從育兒的最初階段,就開始漸行漸遠,因為媽媽是主責,她必須知道怎麼做,而爸爸可以只是幫手,等待指示。

Gemma書中也提到很多時候,她認為經常只有女人之間可彼此了解這種「超前佈署、運籌帷幄、家庭用品進存銷、情緒調節與回應」等等的情緒勞動,有多累人,但是男人在一種平行時空裡,經常聽不懂太太在講什麼。當然,也有一些家庭是例外,承擔過多情緒勞動的是先生,而不是太太。但不管如何,一旦這種情緒勞動的失衡形成了,要翻轉就會引發無限迴圈的爭吵。

在我的諮商室裡,被抱怨做太少的那個人經常會說:
「我已經在上班賺錢了,我沒有力氣想/做這些!要不然換你去上班、我在家。」
「我努力工作賺錢已經是我在乎你們、為你們付出了,為什麼你都看不見?」
「當媽媽就是這樣,養小孩哪有不辛苦的,你現在已經都比我媽以前輕鬆多了,你自己要獨立一點!」
「我已經比別的先生做得多了,你到底還想要怎麼樣?」

兩性如何平衡情緒勞動

在家庭生活中,你是做得多的那一個?還是做得少的那一個?如何讓伴侶之間的情緒勞動更平衡呢?

從接納兩個所處的位置其實都不好受開始
「情緒勞動超載」的那一方,他們疲倦而孤單,覺得沒有依靠,也不能休息或倒下,而且對於自己到底該怎麼說才能讓對方聽懂,感到無助。但事實上,「情緒勞動過少」的那一方,也會有難受之處,因為運籌帷幄的不是他們,他們蠻常對於家中的各種選擇無緣置喙,只能是接受或當贊助商、工具人的那一個。另外,他們也比較容易跟孩子「不熟」,因為他們並不是主要照顧者,這使得他們在接手照顧孩子時,很容易被孩子排斥,感到受傷、挫敗或覺得自己無能。最後一種常見的難受,是他們真的不懂為什麼會這樣,為什麼自己養家、打拼事業、把這些「小事情」拋諸腦後為了全心衝刺,是不對的、不被感激的?他們不認識也不能體會情緒勞動是什麼?有多重要?因為從小這個技能就沒有被開發跟要求,他們甚至不覺得這是一種技能。所以,兩方人都有自已不好受的地方,而是這個社會文化對於不同性別的規條,在我們不同成長階段中的運作,都不停地鞏固了這種失衡,我們得要攜手,才能努力打破。

情緒勞動「超載」的要學會說:關我屁事,我要休息。
承擔過多情緒勞動的那一方,自己是否有意識到有時也會依賴「承擔情緒勞動時帶來的成就感」、「沒有我不行!」、「我才有辦法把這些事情弄得最好!」;或是害怕「放棄承擔情緒勞動會遭受的批評」、「我這樣會不會很自私?」、「我不去弄好這些事情,某某一定會覺得我是個不負責任的人!」,以至於讓自己主動去擔任「情緒勞動」,自己累死自己。擔任全權管家本身是一件好事,但需要學習的是,讓自己理解,不需要永遠都是那個負責承擔的人,有時候也給別人出場的機會。至於其他人承擔得好不好?關我屁事,我要休息。

情緒勞動「過少」的要學會說:關你屁事,我會處理。
比較少承擔情緒勞動的人,要去克服「想放棄」的感覺,有時這些感覺來自於單純的想要偷懶跟耍賴,有時是來自孩子不買單、伴侶嫌棄你的受傷感,有時是來自你對接手的事情不熟悉,事倍功半的挫敗感,但你放棄的同時,你也就放棄了參與跟投入,放棄了表達自己的聲音和影響力,放棄了這個家是否可以更按照你想要的方式運作,放棄了跟孩子一起創造一些獨一無二的回憶,你需要看到「情緒勞動」背後的價值和寶藏,是讓我們所愛的人,感受到愛、重要性、被照顧和被支持,是讓我們的家有溫暖,而不是冷冰冰。

請記得,讓情緒勞動趨於平衡的關鍵,永遠是愛,而不是去戰公平,在生活中的每個小時刻,都可以隨時開始練習。

illustrator Summerise, text 黃乙白(心理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