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秋冬時裝週:以柔焦鏡頭透視人間故 事 | 時尚 | 20240430 | match生活網

時尚

2024秋冬時裝週:以柔焦鏡頭透視人間故 事
Vogue     2024/04/30 01:00
Bottega Veneta創意總監Matthieu Blazy說:「本季是將日常生活中的每一刻,活得如同一座紀念碑」,這實質上正是本季2024秋冬時裝週趨勢的座右銘。

editor & text travis hung, chen yu, kuan lin

從廣義上講,重點不是輪廓,而是材料和觸感。2024秋冬時裝週雖然設計師更關注日裝和混搭單品(這是時尚界必須面對的「現實」),但這並不意味著他們想要面對世界嚴峻現實。戰爭愈演愈烈,民粹主義愈演愈烈,國內外重大選舉迫在眉睫,奢侈品牌的反應多是採用脫離接觸規則。然而,時尚界設計師們沒有採取政治行動,而是選擇以防護服的形式提供幫助,這些防護服擁抱甚至包裹著穿著者。更多設計師注重身體的輪廓,施加類似扭矩的力道痕跡,創造出可以拉伸、扭曲和圍繞身體旋轉的設計。還有設計師依舊尋找美麗,或在混亂中建立秩序的方法……以下,從倫敦、米蘭到巴黎,我們帶你搶先探索2024秋冬時裝週的重要趨勢。

LOUIS VUITTON
photo courtesy of Louis Vuitton
▲DIOR

巴黎

每當提到藝術,可以抽象亦可以遙遠,但不可否認地它始終是時裝設計最親密的靈魂伴侶,在巴黎最新2024秋冬系列,Dior和Loewe皆從藝術作品和藝術家帶入時裝正題。於Dior秀場正中央,座落著印度藝術家Shakuntala Kulkarni的藤編裝置藝術,透過其探索女性身體與空間關係,品牌女裝創意總監Maria Grazia Chiuri向誕生於1967年的Miss Dior系列致敬,將1960年代末高級訂製服邁入普羅大眾的過渡期重新點亮,服裝是出自於生活的一部分,可以自由進出,Dior先生曾說過:「我期盼女性能在步出Dior專賣店時,能從頭到腳都穿著Dior,甚至手中還拎著禮物。」;Loewe創意總監Jonathan Anderson則從美國畫家Albert York畫作發想出秋冬女裝新輪廓:英國伊頓公學學生禮服、愛犬圖案、木雕衣領與無盡花卉,皆講述著階級議題的反思,如同Albert York作品,再簡單不過的大自然、生活元素卻成了上流社會奢侈品收藏,什麼才是富有的象徵?套一句Albert的話:「我覺得我們像活在天堂,像活在伊甸園一樣,可能是有生以來唯一的天堂樂土,美妙不可言喻,只想將它畫下來。」不管是Maria Grazia Chiuri以日常衣裝做映襯,還是Jonathan Anderson採用工藝語彙作設計,與其一昧向外追求任一不切實際,他們認為生活地實實在在,才是最可貴之處。

巴黎時裝週日程裡,Chanel、Balenciaga與Miu Miu可以說是一同走進了屏幕的時空膠囊。香奈兒藝術總監Virginie Viard將時間軸直接拉回品牌起源之處--杜維埃--那裡是香奈兒女士於1912年開設第一間帽店的起點,從環形螢幕上可以看見模特兒於海岸邊漫步,1920和70年代的倩影相互邂逅,擷取嘉柏麗.香奈兒本身的穿搭作為藍圖,結合各式杜維埃風情的海濱元素,寬沿帽、天空漸層色調、水手領等,形成溫暖又具故事性的全新系列。說到本季秀場的極致,不得不提到Balenciaga直接在巴黎榮軍院架設一個巨型360度螢幕空間,創意總監Demna透過AI將現實、虛擬時空相鏈接,從白天至黑夜、實景至數碼異界,帶來一系列顛覆傳統時裝的成衣與多元個性的元素。當收到Miu Miu邀請函(是一個USB)就能輕易解讀Miuccia Prada女士本季想跟我們聊聊關於「記憶」,這是一趟從童年到成人的時光旅程,透過場內藝術家Cécile B. Evans的影像裝置做鋪成,服裝也可以被解釋為一種回憶裝置,刻意縮小比例、圓頭鞋呼應著童真,袖套、胸針與禮裙則象徵成年,當這些二元性與追憶元素相互混合,便是對於歲月二分法的解放,Miu Miu女孩的氣質是如此廣泛且豐富。

「透膚」這一詞已不再是什麼新趨勢,但2024秋冬系列裸出新高度卻是真的。不管是Saint Laurent一系列高級通透的女裝,還是Mugler上演一場高調且性感的大秀,拿捏布料透明度與身體之間的親密距離,儼然成為現代設計師們讚揚女性廓形的主論調。猶如薄霧一般的若隱若現,Saint Laurent創意總監Anthony Vaccarello再次向女神Marilyn Monroe穿衣取經,將品牌標誌性的透明衣裙與Monroe最後一次公開亮相的裸色晚裝作靈感串連。而由Casey Cadwallader操刀的Mugler秋冬大秀,以一場戲劇性的布幕演出為一套套性感裝扮完美開場,馬甲式的曲線剪裁、貼身又大膽的輪廓,透過身型所驅動的女性魅力,使Mugler再度成為巴黎時裝週一大亮點。此外,不得不提到來自60年代的前衛老牌Courrèges,本季依舊藏著許多驚艷之處,看似一片長型布匹服貼於上半身、將口袋置中設計,在極簡卻前衛的廓形裡,Nicolas di Felice想談的是一種具有寓意的性感,與情感相連。
▲LOEWE
▲CHANEL

無論是Saint Laurent一系列高級通透的女裝,還是Mugler上演一場高調且性感大秀,拿捏布料透明度與身體之間的親密距離,儼然成為現代設計師們讚揚女性廓形的主論調。

▲BALENCIAGA
▲MIU MIU
▲MIU MIU
▲SAINT LAURENT
▲MUGLER
▲COURRÈGES
▲VALENTINO

這次巴黎時裝週「黑色」成為了關鍵性主角,Valentino、Yohji Yamamoto、Comme des Garçons還有Shiatzy Chen不約而同都以黑色將大秀帶進高潮。雖然都是黑,黑也有著一千種黑色的定義。Valentino本季以全黑色--Le Noir亮相,黑被視為自由意志的變化形體,從創意總監Pierpaolo Piccioli拿手的荷葉邊、紡紗、蕾絲、刺繡與立體玫瑰元素,黑色像是重生一般如此輕盈溫柔。當山本耀司的黑色成為寂靜中一抹內斂的優雅,川久保玲的黑則成了憤怒的代名詞,同樣留著日本血液的時裝設計卻滿載著不同情緒:Yohji Yamamoto從立體主義中找見稜角堆疊的美麗,甚至在壓軸灰色西裝底下開出一朵朵黑色之花;反觀磅礴的面料分層密佈、透過橡膠材質製造出強烈擠壓感,Comme des Garçons以份量十足的黑色宣洩出對於現在世界的不滿。於此同時,台灣時裝品牌Shiatzy Chen也巧妙地從東方「墨黑」延伸出最新2024秋冬系列,起以墨條,後研磨墨,將墨水於宣紙上的「焦、濃、重、淡、清」自然成像於衣裝設計之中,加入墨蘭花點綴為本季亮點之一,將中西融合的服裝剪裁套入深厚的書卷底蘊。

在陰雨綿綿的看秀日程裡,我們仍能看見以顏色與布料取勝的絕美佳作,有著法國印花王國尊稱的Leonard,秋冬之際反其道而行,帶領眾人前往南美洲一睹馬雅文化風采,當巴黎的浪漫渲染上一層異國神秘色彩:仙人掌花、金字塔圖騰、阿茲特克刺繡,又或是像馬雅遺跡外牆的花紋等,都成為Leonard在飄逸袖襬與連身長裙中的最新印記。除了細數顏色、印花的變化,最美的莫過於Issey Miyake專屬布匹與褶縐,在色澤分明且濃郁的面料基底,品牌設計師近藤悟史這回試著追溯人們「穿衣」源頭,以「一塊布」自然成形為出發,將穿衣行為產生的褶皺、垂墜與堆疊……,延伸出美麗又富深度的服裝構造。
▲SHIATZY CHEN
▲YOHJI YAMAMOTO
▲COMME DES GARÇONS
▲LEONARD
▲ISSEY MIYAKE
▲LACOSTE

最後的巴黎時裝週筆記裡,當然少不了幾個黃金時刻,Chloé與Alexander McQueen雙雙迎來新時代。許多人對於新任創意總監Chemena Kamali首個處女秀評道:「Chloé的女孩回來了!」對Chemena來說,這次全新亮相就像是回家一般,拾回Chloé的女性特質與品牌1970年代末的美好時光。新官上任三把火,這次時裝週備受矚目的大秀之一絕非Alexander McQueen莫屬,畢竟這是繼Lee Alexander McQueen、歷經Sarah Burton多年掌職後品牌迎來全新未知的氣象,新任創意總監Seán McGirr一肩扛下所有期待,以更年輕化且具玩味侵略性的新系列示人,將重點聚焦在1995年Lee發表春季系列(鳥的系列);揮別過去的高雅印象,McGirr帶來更加未經修飾的魅力。說到新氣象,Lacoste身為全球高端運動時尚品牌,睽違兩年後再次重返時裝週,也是創意總監Pelagia Kolotouros於巴黎首場大秀,最新2024秋冬系列深深致敬品牌創始人René Lacoste,將網球運動基因與法國1920、30年代現代主義相結合,呈現一系列精緻、實穿且具流動性的時裝輪廓;品牌最經典鱷魚圖案於服裝、提包上靈活被運用,不僅如此,1933年品牌推出的網球元素,網壇傳奇人物Suzanne Lenglen的半身裙穿搭,相繼成為本季靈感來源,在經典被傳承同時,Pelagia Kolotouros為Lacoste開闢出一條新世代之路。當許多品牌注入新血,也有元老級捎來大消息,2024秋冬正是迎來Nicolas Ghesquière在Louis Vuitton的十周年紀念,見證他在這間時裝屋整整十年奇幻之旅,再次選址羅浮宮辦秀呼應著2014年秋冬,Nicolas Ghesquière的初試啼聲也位於此地,將累積十年設計詞彙以全新面貌喚回眾人起立、掌聲與喝采。順帶一提,備受新世代愛戴的Y/Proejct這次雖於時裝週暫時離席,但值得慶祝地,今年也正好是創意總監Glenn Martens為其品牌效力的十周年。

▲CHLOÉ
▲ALEXANDER McQUEEN
▲ALEXANDER McQUEEN

Gettyimages; photo courtesy of Dior, Loewe, Chanel, Balenciaga, Miu Miu, Saint Laurent, Valentino, Yohji Yamamoto, Shiatzy Chen, Leonard, Issey Miyake, Chloé, Alexander McQueen, Lacoste

▲BOTTEGA VENETA

米蘭

總結2024秋冬米蘭時裝週,可謂設計老將與新星交替,傳統工藝與經典再製的輪迴,然而最終淹沒這一切的,卻是各品牌亟欲湧向「商業和實穿性」的趨勢。

本季就像是還處於眾品牌與自家創意總監顛簸的磨合期,光是首秀就包括Adrian Appiolaza執掌的Moschino、Matteo Tamburini的Tod’s、發表完一季即火速離任Blumarine的Walter Chiapponi;而Gucci、Bally、Ferragamo的新總監們仍舊為品牌帶來新方向而積極前行。當然少不了Fendi、Prada、Bottega Veneta等業界已蔚為口碑的大秀,毫無懸念地繳出漂亮的成績單。以下將一一盤點本季必知的系列。

各位熟悉的鬼塚虎Onitsuka Tiger雖是運動起家老牌,但自2023年創意總監Andrea Pompilio的領導下,強勢進軍米蘭時裝週,且聲勢連年越來越大。本季適逢慶祝品牌75周年,請來日本當紅舞團Avantgardey轟動開場,全系列以灰黑色系妝點經典黃,帶來顛覆運動裝束的冬日都會造型。而緊接著的Fendi,Kim Jones依舊以Fendi典藏為靈感,當他回溯1980年代archive時,他說:「這些草圖令我想起那個時期的倫敦:充斥Blitz Kids樂團、新浪漫主義、工裝興起、貴族風格、日本風格……」這更是孕育Kim Jones成為英倫酷小子的關鍵時期,於是,本季他將Fendi優雅的羅馬血統融合倫敦的不羈自由,打造實用性至上,但從開場和風立領大衣、羊毛毛衣、長袍全注入充滿玩味的不對稱剪裁。秀上引發話題的還有棒棒糖專屬裝飾。

Max Mara與Sportmax正好呈現女人的兩種樣貌。Max Mara本季靈感取經自法國傳奇作家柯萊特的文學世界,對愛情、性別與性有獨到洞悉的她,既是位滿腹文采的作者,更是勇於表達情感、挑戰社會禁忌的女性。而創意總監Ian Griffiths執掌Max Mara 35年間,堅持的正是不斷藉服裝致敬跨時代的先鋒女子。系列著重大衣輪廓的萬種變化,如1910年受日本影響的和服袖、1950年代繭型大衣、知識份子西裝和致敬柯萊特中性裝扮的軍外套……Max Mara以義式高級質感闡述了一代女菁英的故事。而Sportmax的繆思則更為激進、迷幻--德國歌手暨模特兒Nico,也是知名樂團Velvet Underground的長期合作對象。從一踏進秀場賓客便浸溺於暗紅色神秘氛圍,而一開秀便祭出多套雕塑感的立體肩線與束腰,使腰肩輪廓形成強烈對比,這亦參考攝影師Helmut Newton的拍攝風格,黑白肖像鮮明俐落的身型線條,和Sportmax女性的堅毅果敢不謀而合。
▲ONITSUKA TIGER
▲ONITSUKA TIGER
▲FENDI

▲MAX MARA
▲SPORTMAX

▲TOD’S
▲GUCCI

Matteo Tamburini執掌的Tod’s,無疑是編輯本季最滿意的首秀。Matteo Tamburini此前為Bottega Veneta首席成衣設計師,對於以義大利皮件工藝、豆豆鞋和實用美學為核心的Tod’s來說,實為絕佳人選。一早,賓客聚集在米蘭百年歷史的Darsena電車站,湧動人潮中可見Bottega Veneta創意總監Matthieu Blazy默默坐鎮前排予以支持。而Matteo本季聚焦的即是米蘭繁忙的通勤日常,可見Tod’s經典包款的解構重塑、精湛的皮革工藝單品,與剪裁精良的大衣等基本款,暗喻在慌亂庸碌的日常中,請你依舊不能放棄Tod’s安靜而高質感的義式美學。

Sabato De Sarno上季的Gucci首秀相信已帶給業界足夠的震撼教育:無論你還懷念過去,或嚮往一場轟轟烈烈的時裝表演,Sabato要各位重整心態:別再企求荒誕不切實際的時尚,好好專注真正能陪你走上街的衣服。由Sabato執掌的Gucci邁向第二季,被業界認為「更忠於設計師本身」的一季--清晰而精準,內斂且性感。數套極短褲套裝與過膝靴組合拉開序幕,從綴以漸層刺繡流蘇的修身大衣演變到蕾絲透膚洋裝,火熱的Ancora紅隨之迸發致命的色彩,樂福鞋、Jackie包、流蘇高跟鞋、飄揚絲帶及全新的半月包……一切像一場縝密精算過的大型演出。看得出Sabato反覆強化的重點元素,看得出哪些單品六個月後將出現在櫥窗最矚目的位置,看得出開雲高層對業績的野心,這是全新的Gucci時代。

Prada大秀開場,模特兒的長靴一步步踏在玻璃架空的自然造景(由OMA建築事務所操刀)上,直筒洋裝佈滿紛飛蝴蝶結,點綴色彩突兀的軍官帽,手肘處的包款則連著皮帶懸空吊掛。首先閃過腦海念頭是:我愛我的工作,讓我親眼看到這樣的設計。本季Prada和Raf Simons向歷史取經,在愈發紊亂不安的今日,不如本能地回過頭,端看歷史教會人們什麼?迷茫的我們又如何從歷史覓得解方?這是一門Prada式的哲學命題,巧妙反映於服裝結構與穿戴方式。如正面是制式守舊的西裝,背後卻拼接柔軟的絲綢;正面是輕薄襯裙,背後卻連帶厚重的毛呢……各種精湛的布料解構與並置貫穿全場,彷彿時光之流遺落的歷史碎片,皆背負在模特兒身上。你只能用「聰明至極」形容這系列。

▲GUCCI
▲PRADA
▲BOTTEGA VENETA

繼上季Gucci老將Simone Bellotti推出Bally首秀,贏得業界一片好評後,2024秋冬,Bellotti也一改瑞士老牌過往的嚴肅匠氣,帶來以瑞士美人魚傳說和傳統「牧鈴」為靈感的系列。剪裁精準的正裝、大衣、女士長裙皆以美人魚魚尾廓形(收腰下襬寬)重塑;掛滿牧鈴的包包和芭蕾舞鞋,使如今的Bally既知性、高級又充滿趣味。最後,Bottega Veneta大秀於米蘭壓軸登場,除廓形簡練卻工藝繁瑣的日裝,驚豔全場的莫過流蘇裙,上半身是日常的襯衫窄裙,裙襬則是像花朵般綻放的雙層流蘇。本季Matthieu Blazy以焚燒的末日為概念呼應當今局勢,親自設計以燃燒木頭為場景,妝點荒漠落日的橘紅晚霞和仙人掌玻璃裝置,每位模特兒即Blazy本人所言:「像大地被燒毀後綻放的花朵--帶給人們希望。它們重生後比過往更加強大。這股韌性,即是優雅。」在Blazy手中,服裝因深刻的工藝,而有了心跳、呼吸,是生命力蓬勃而堅韌的花朵。

米蘭時裝週,從過往至今重視的是工藝底蘊和品牌歷史,可無庸置疑的是,總有足以反映著時代局勢(當然自上述你也看得到本季也有),甚或激發觀眾共鳴與啟發的設計。可本季普遍而言,傳出業內人士認為「每場秀看起來都一樣」、「過於保守」的疑慮。

一大原因在於眾品牌「商業考量優先於創意」的策略,在當今這業績連年下修的時裝產業,「回歸日常與實穿」儼然是勢在必行,即如Raf Simons曾言:「過去,人們根據創造力來評斷一位設計師;現在,評價的標準全是你賺了多少錢。」若你還認為過往的時裝秀,展示的是灌溉想像力的秀服,真實投射設計師美學視野;那麼,如今米蘭大部分品牌已不見秀款和商業款的界線。那些工藝完美到無可挑剔的衣服,僅是為了走進消費者的衣櫃而生。

又一原因,米蘭多數經典品牌如Gucci、Tod’s、Bottega Veneta、Ferragamo,成立最初全是以皮件起家,而非成衣,因此並不如Dior、Balenciaga以服裝為DNA,且具深厚服裝典藏得以發揮。因此義大利品牌反而更著重深耕工藝與鑽研高端材質(眾多精品布料都是義大利產),工藝的進步並非顯而易見,而需觀者更耐心的觀察,這是否適用於當今注意力極短的觀眾?還得仰賴創意總監的功力,你必須說,其中Bottega Veneta的Matthieu Blazy就是最好的例子。

最後,《紐約時報》時尚總監Vanessa Friedman對本季米蘭時裝週總結道:「有理論說,當生活繁雜不堪時,時尚是該回歸簡單,但這不代表時尚能淪為被人們遺忘。這是再長的伸展台,再大牌的前排明星,都無法彌補的。」
▲BOTTEGA VENETA
▲BALLY

Gettyimages; photo courtesy of Onitsuka Tiger, Sportmax, Tod’s, Gucci, Prada, Bally
倫敦

倫敦時裝週今年迎來40周年,打從1984年的第一場倫敦時裝週開始,這座城市所出產的時尚和設計師,總是可以讓你看見時尚未來的走向。如果要說一個最具代表英倫的品牌,非Burberry莫屬。創意總監Daniel Lee表示,本季的氛圍是從思考穿Burberry的角色開始。從皇室到街頭--Burberry是一個能夠觸及每個人,而且總有新一代的人再重新詮釋。標誌性單品透過輪廓及面料的全新進化,喚起溫暖、防護以及戶外優雅的感覺。而這場秀也透過英國模特兒全面滲透來代表英倫風情,從2000年代走紅的Agyness Deyn,到品牌過去御用的廣告模特兒包括Lily Donaldson、Karen Elson、Lily Cole、Naomi Campbell和Edie Campbell,這精心構思為大秀添加更多懷舊元素,當然包括來自英國已故歌手Amy Winehouse作品的秀場音樂。大秀的最後一個造型由Daniel Lee的恩師Phoebe Philo女兒Maya Wigram出場,代表他心目中傳承Burberry的新世代。

另外一位英倫時尚金童Jonathan Anderson的同名品牌JW Anderson,已經是倫敦時裝週中不可錯過的重點大秀。本季靈感來自一部英國長壽電視喜劇《Last of the Summer Wine》,從粗編織,老式英國內衣和拖鞋,奶奶的頭髮到爺爺的外套--還有更多的拖鞋,Jonathan Anderson的魔法就是植入奇異且不合理的元素,成為令人渴望的時尚創意。與其說怪異,不如說是他的時尚研究。他表示如今這個世代「不酷的事物突然可以從無處迅速崛起,變得非常酷。」此現象與如今的「Grandpa Core」不謀而合。事物可以再次從50年前冒出來,過去爺爺奶奶的美學可以被美化和時尚化而依舊帶著同樣的能量。同樣美化詭譎事物的還有Simone Rocha,本季靈感來自維多利亞女王的喪服。維多利亞女王因丈夫於1861年去世後,40年間每天穿著黑色,直到逝世。這些喪服作為一種前衛和保護的形式,她結合在巴黎與Jean Paul Gaultier合作高訂時看到的品牌檔案,裡面裝滿過去超級淫亂和變態的作品,她將兩個元素聯繫在一起以緊身束腹打造出本季的設計主軸。一場迷人、帶有死亡和淫亂元素的大秀,於這座建於12世紀的倫敦聖巴托洛繆教堂裡華麗呈現。
▲BURBERRY

▲BURBERRY

▲BURBERRY

▲BURBERRY

▲SIMONE ROCHA
▲JW ANDERSON

▲JW ANDERS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