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法被AI取代的恆久魅力 Hunting Out Hidden Gems | 時尚 | 20240430 | match生活網

時尚

無法被AI取代的恆久魅力 Hunting Out Hidden Gems
Vogue     2024/04/30 01:00
▲VG Living臣爵傢俱在南港的預約制倉庫有上千件的北歐老件傢俱藏品,一年一度的Sample Sale吸引全台北歐設計傢俱迷上山朝聖。

雖然不像歐美市場把購置老件、新舊搭配視為日常,但台灣的老件傢俱市場也在越來越多商家的積極投入,與販售、搭配諮詢到修復一站式服務機制的建立,而日漸成熟。消費者對於老件的想法,也從嫌棄別人不要的過時舊物,轉變成理解並欣賞經典設計之可貴,與願意聆聽從時代背景與常民生活交織出的背景故事。我們走訪三間老件傢俱與古物選品店家--專營北歐設計傢俱的臣爵傢俱VG Living、新竹秘境古董店Natural n’ Vintage,與一人古董店Miss Vintage in Wonderland,看他們如何為古物一見傾心,苦行僧般地為了蒐貨遊走歐洲大陸,並為來自千里之外、數十年之前的老物找到新生歸屬。

editor silvia sun
▲VG Living臣爵傢俱在民生社區的Showroom「The VG House Walnut」依照生活場景規劃傢俱陳列,讓民眾直覺感受北歐生活氛圍。

北歐經典傢俱的傳道者  臣爵傢俱VG Living

只要談起北歐設計傢俱,內行藏家都會想到經營14年、有台灣代理販售北歐設計傢俱第一品牌之稱的「臣爵傢俱VG Living」,主理人夫妻檔Eric和Cyndi不僅花時間找尋老件,也代理新品,精準地讓消費者找到符合生活需求與消費能力的物件。那麼14年前,究竟是什麼契機讓他們踏入這個產業?

人生的驚喜轉彎

最初,經營藝廊也經手藝術品拍賣的Eric因為一張拍賣的畫作飛往丹麥,驚喜地發現拍賣公司空間中的傢俱都是自己喜愛的風格與樣貌,打聽下才知道原來多數傢俱都出自Finn Juhl這位有「丹麥設計、北歐傢俱之父」名號的建築師之手。在藝術品拍賣領域受過專業訓練的Eric因為知曉經典之作永遠最有價值,當下就花了兩百萬購置一張巴西玫瑰木酋長椅。即便椅子的樣貌殘破不堪,然而骨架沒有任何傷痕,重新修復後仍然價值連城。 

因為這一張酋長椅,Eric看見經典名椅二手市場的可能性,於是開始透過網路下單,從北歐進了一個貨櫃的傢俱來台灣,沒想到貨櫃一打開竟是讓Eric瞠目結舌的慘狀--飄洋過海來到台灣的傢俱,竟有七八成都已毀損,而且因為有瑕疵的地方都在傢俱最重要的結構上,就算進行修復,也不會是合適銷售的模樣。隔行如隔山,展開新事業往往就是要「繳學費」這個教訓,讓Eric決定每次進貨必須親自前往歐洲採購,才不會重蹈覆轍。於是Eric進入了如同大遷徙一般的採購行程,開著車穿梭於歐洲大陸,就是為了要找到心儀的物件。

去歐洲帶貨的公務行程,所帶回來的不只是品項越來越精彩的傢俱老件,進一步促使Eric跨足餐飲領域甚至遇見人生伴侶。喜歡熱鬧的Eric在自家經營的餐酒館移植了歐陸悠然自得的生活方式,也為第一批無法販售的傢俱找到可以被使用的機會;更有意思的是,在空服員朋友跟他借餐廳舉辦二手義賣的偶然下,遇見了現在的另一半。當時還是空服員的Cyndi經常在午夜時分的機場遇見要出國採買的Eric,乍看之下是浪漫的邂逅,但對Eric而言每一次都是壯遊。

後來兩人交往、步入禮堂,Cyndi也開始接觸北歐傢俱與品牌經營。與業務導向性格的Eric不同,Cyndi擅長透過社群媒體以「來VG找到你想要的生活方式」為主軸跟消費者溝通、互動,賦予更多居家想像,也讓心愛的傢俱更融入台灣的生活場景。
提供購買老件傢俱的安全感

對Eric而言,喜歡北歐傢俱的主因不僅是美學與工藝,更多的是這些設計元素與結構竟是來自離自己最近的中華文化。Eric對傢俱的狂熱驅使他多方汲取知識,無論是設計發展史或各張椅子的典故,他都能如數家珍、娓娓道來。「如果仔細推敲,會發現這些傢俱的結構都來自中華文化,像是榫卯結構源自中國的明式傢俱。丹麥商人在20世紀初和中國廣東和廈門沿海一帶有許多貿易往來,當時便有丹麥商人引進口明式的圈椅和官帽椅,這些椅子的榫卯結構被拆解,並且精確的被紀錄和分類,這些研究直接影響了日後丹麥傢俱的設計。同樣是20世紀早期國力強大的日本,取得許多包括明式傢俱在內的中國工藝品,明式傢俱的設計、線條和結構深受日本人喜愛並且運用在日後的傢俱設計。丹麥與日本的交流又源自於同為君主制的國家,並且日本於20世紀中期出口大量綠茶,經常使用浮世繪的圖騰作為包裝,引起丹麥人的好奇進而在浮世繪文化上和日本產生交流;此外,丹麥在木工、陶藝、音樂、繪畫、園藝等也同步受到日本文化的影響。」
不只做為品牌歷史、設計理念信手捻來的專業賣家,Eric和Cyndi還建立起完善的售後服務制度,藉此落實永續使用的理念,讓消費者對於購買老件傢俱能夠更有安全感。Cyndi表示:「我們希望消費者跟我們買傢俱後,可以產生永續的使用關係。我們可以幫客戶替換零件或是修復壞掉的物件。因此VG Living的售後服務也是一種『負責』的態度,從這裡販售的物件,我們就有信心讓它回到最好的狀態。」除了修復,臣爵傢俱VG Living也提供空間配置、軟裝搭配諮詢,讓消費者看見空間的更多可能性,也傳遞生活美學理念。

隨著客戶越來越多,也出現熟識的客戶打算搬家想要更換傢俱的案例,「因為有客戶要換新房,他們本來的傢俱已經不適合下一個空間,所以我們想辦法幫忙賣,當初的前提是跟我們買的傢俱才能進行轉手。幾次這樣的經驗後,我們開始想要建立一個健康的機制或流程,讓不是從我們手中售出的傢俱也能找新家。這個起心動念是希望每個物件都可以善終,如果能有完善且安全安心的傢俱轉售機制,消費者就會更敢放手買,市場也會更加活絡,才可以鼓勵工匠做更多好東西,」Cyndi分享道。
▲VG Living 臣爵傢俱兩位主理人,Eric和Cyndi,於公於私都是最強組合。

在台北實現北歐生活

與過去相較,越來越多的消費者可以透過社群軟體了解更多與北歐傢俱相關的資訊與知識,電影與電視劇甚至名人效應都是讓更多受眾一窺北歐傢俱魅力的跳板。然而,Eric和Cyndi更相信透過設計故事與空間背景,才能更讓有興趣的潛在消費族群認知北歐生活風格的迷人。

Eric分享他的觀察:「我們做了14年,我發現消費者有不少改變。從過往要一直解釋這些故事或物件特色,到現在有很多客人會有sense了。也分得出來跳蚤市場的舊件與新品,過往也比較常有人會懷疑老傢俱是不是前一手主人過世才流入市面。現在則是更多人知道老件不一定要搭老件以及琢磨空間與物件的關係。過往我的客戶比較多是偏向收藏,現在更懂得搭配,知道怎麼友善地使用每一件傢俱。」

因應逐漸擴大與成熟的市場,臣爵傢俱VG Living在展售空間的佈局與定位也更加明確。當初因為一座公園讓Eric和Cyndi兩人在民生社區找到最能重現北歐生活氛圍的空間,如今這個台北小北歐宇宙也逐漸擴張--包括以主題策展和體驗工坊為主的The VG House,讓消費者輕鬆認識北歐傢俱品牌與單品;規劃多種生活場景的傢俱陳列空間The VG House Walnut,還有匯集生活靈感與生活小物的The VG House Oak。看著品牌日益茁壯,Eric和Cyndi知道擁有團隊的重要性,也很慶幸團隊夥伴各個認真、負責又貼心,才能讓他們的理想與目標扎實地被實踐。
▲建築師IB Kofod Larsen在1956年發表的U56號椅,這張椅子因被英國女王伊莉莎白二世試坐並購置為皇宮休息室座椅而得名「伊莉莎白椅」。

下右:丹麥設計之父Finn Juhl的代表作「酋長椅」,也是VG Living臣爵傢俱的鎮店之寶。身為建築師的Finn Juhl為凸顯結構之美而在單椅設計上帶入骨架外露、座椅分離、漂浮流線的創舉。圖中為第二代酋長椅,使用未染色的苯染皮製作,顏色會因為時間和使用方式而變化。

photographer James Lin, text Tiffany Ku
走進Natural n’ Vintage位在竹北的倉庫,彷彿穿越至中世紀的歐洲鄉村農舍。

這是一個秘密。誰也不知道的新竹臨海之地一個鄉村老倉庫裡竟然藏了一個規模不小的歐洲古董店。採全預約制的Natural n’ Vintage,其實經營了6年之久,卻始終身段低調,可是它的選品遍及全台知名美店,像是台北的卜卜商店、新竹的無恙、台中的Mountaintown、喫茶Sénmi、嘉義的霜空珈琲、恆春的野餐Picnic等,你肯定看過。

環遊世界追蚤市的女子

Natural n’ Vintage主理人Maite,年輕時即熱衷收藏老件,求學時期常利用空檔,刻意早起去逛台北和高雄的跳蚤市場,探訪台灣南北各地古物店,從二手貨玩到民藝,再跨到日本古道具,至空服員從業期間,又長征到歐陸的古董市集。「別人落地去逛街跑咖啡店吃美食,我是衝跳蚤市場,同事都覺得很奇怪,為何要扛這些破爛的東西回來?」幸好,Maite的收藏癖有人懂,她那熱愛骨董車與建築及老樂高的先生,在家最大樂趣便是拆解她所買回的老傢俱,把玩研究奇妙的結構,順道也當起免費的修復工。 

而在他們自地自建的房子完工時,為了添購自家傢俱,美其名是趟北歐「旅行」,實則是去大買特買,一不小心竟運了兩貨櫃的古董傢俱回來。因為自用有餘,便借爺爺的老農舍當倉庫,分享給同好,這一步成了創立Natural n’ Vintage的契機。

從興趣兼職到專心致志,Maite花費許多時間覓得理想空間,租下一處60年代的穀倉打造為實體店鋪。保留原漆原樣的倉庫裡,呈現出歲月自然彩塗的斑駁,原是空曠無物的挑高,自建出左右的小閣樓,分區展示椅子與桌子,樓下房間則是理貨倉庫與木工坊,是古物進貨清潔、拆解、修復、組裝的作業區。 

偌大倉庫裡,搜集了來自歐洲各地的大小老件,Maite細述著搜集古物最吸引人的地方,就是可以藉由這些有歷史價值和年代感的工藝之作,一窺各國獨有的文化與歐洲舊年代的生活型態,而當自己實際使用這些老物件時,都有種令人珍惜的幸福感。坐在椅子海裡,欣賞老傢俱的迷人細節,美麗背脊弧線的溫莎椅、草編椅面的梵谷椅、手工雕琢的轉角椅、能靈活變形的竹桿嬰兒座椅等等,彷彿一部詞藻華麗的小說,寫了歐洲坐具的漫長故事。

這個時期的傢俱,不少還使用非現代傢俱的細木技術,比方說木釘或是榫卯,乃至五金也是手工鍛敲而成的形制不一。撫上長久日用形成的撞磕損傷,別人以為的「瑕疵」在Maite看來很是可愛,那不完美的痂在歲月打磨下成為柔軟的起伏,收藏家所謂「皮殼」之美,不過是滲入名為「生活」的油潤。 
▲充滿手感和生活氣息的雕塑品與兒童竹桿座椅是Maite特別喜歡收集的品項。
▲古物的日用之美  Natural n’ Vintage

▲Natural n’ Vintage主理人Maite至今依然保持古董玩家的初心,尋找讓她怦然心動的物件,並將之融入生活日常。

為古物注入生活想像

來到Maite的自宅,房子是徐純一建築師的作品,靈感來自先生喜愛的現代主義風格,屋頂樓板層層脫開,側向天窗滲入的光,使屋脊如蝴蝶展翅般,有種要飛飄離去的感覺。這房子紀錄了Maite創立Natural n’Vintage的歷程,也充分展現了讓自然與古物融入生活的品牌風格。 

「我喜歡可以日常使用的古物。」她與先生親自裝修的二樓起居室,帶漆老木料拼湊成的地板,昔日助產士醫院的玻璃黑漆木門作為隔間,而架往三樓的則是從前老屋「半樓仔」所用的檜木梯,以上都是他們從嘉義古物商收來的舊料。熱愛烘焙的Maite還在廚房牆上掛置許多歐洲老煎鍋、老烤模,紅銅氧化表層散發出經常使用的喑光,這些不是藏品,更是Maite的日常「用品」。 

她用充滿感情的口吻說道:「這裡的每件東西我都可以講出當初購買時的情境。」無論家或倉庫,大至餐具櫃、餐桌、餐椅,小至餐瓷與刀叉,每件物品都是Maite用自己的手挑揀出來,並注入她的生活想像。 

尋找悸動的瞬間

Maite一年出國買貨一次,一次便在歐洲車旅兩個月,那如苦行僧的長征移動,對她來說卻一點也不覺疲累,反而是相當令人享受的旅居體驗。從歐洲各地著名的年度大型封城市集,到只有當地人才知道的地方小型蚤市,也是他們經常「離題」拜訪的地方。 

為了買舊貨,必須夜半不眠長途駕車,他人還在睡夢時,她則扛重物滿場飛走,她興奮說:「最開心的是趕在舊貨商打開貨車門時 ,當第一個點貨的人!」點貨是口頭現金交易,全場走完再回頭集貨,最考驗兵荒馬亂之際的記性,歸功於當空服員時常要背記乘客資訊的訓練,她從未漏掉任何一件東西。 

因為長時間滯留,更能遇到許多無預期的驚喜。有時,他們會被轉介到市郊的隱藏倉庫,或是被帶去當地人家裡收舊貨,真實走入歐洲人古物生活裡探索,才是她在古物工作裡最熱愛的部分。 

在網路便捷的年代,不少古物商改用連線選貨,然而買賣並非Maite投入古物的初衷。與其說Maite是一名古物「商」,不如說她仍保持玩家的高昂興致。在堆積如山的茫茫物件之中,追尋相遇那刻的悸動,古物於她而言,可能很像愛情吧。

photographer James Lin, text Funny Li
一個人的古物修行  Miss Vintage in Wonderland

與企業化經營、或是夫妻兩人合力帶貨的古董店不同,「Miss Vintage in Wonderland」從副業到專職、從事古物販售已逾10年,一個人出國採購、打包,扛個一、兩百公斤的貨品趴趴走是日常。詢問主理人Dorothy沒有找員工或是請先生幫忙的念頭?「從來沒有。我自己出國工作,最辛苦的就是扛貨,其他部份不用遷就他人倒是非常自由。我在法國跑的時候認識很多日本的獨立古董賣家,很多都是一個人包辦所有事情,當時我也有同樣的疑問,他們給我的回答是:如果有員工,你就必須思考品牌能否賺錢,必須付得出薪水,這樣一來選品就必須兼顧市場性,不能只做自己喜歡的事。」看著前輩多年來一直堅持著「自己的喜歡」,讓Dorothy也激發出「他們行,我也能做到」的韌性。

順應發自本心的熱愛

「喜歡」是Dorothy踏上古物選貨販售的唯一關鍵字,媽媽奶奶的洋裝、旗袍,對童年的Dorothy就有種難以言說的魅力,小小年紀就想撿別人不要的舊傢俱回家;在東京文化服裝學院求學時,為了完成櫥窗設計作業踏入生活選物店、老件傢俱店,從此打開新世界。「在我留學的2009、2010年左右,剛好是日本的生活工藝熱潮還有Antique Business蓬勃發展的年代。以前在歐洲逛過跳蚤市場,但沒想到日本人可以把『古董老件』玩得如此有趣,讓我大開眼界。」

時裝是所學,古物是愛好,畢業後的Dorothy選擇投身時裝產業,幾年後終於確認服裝採購不是她的心之所向,因此在裸辭後的轉換期,決定給自己半年時間,飛到紐約和歐洲「自主訓練」,在每個週末去跳蚤市場累積選貨、講價、包裝的技能和經驗,當時挑選的東西很受朋友歡迎也給了Dorothy信心,「接著我就在奇摩拍賣上開了賣場,沒想到真的賣得掉,那時候才開始意識到原來這種老件選物是可以當成生意來做的,」Dorothy說。

人生導師的啟發

不過畢竟是小本經營,對於想要把愛好變成事業,甚至一圓在海外工作的夢想還有很大差距,一邊在餐飲業從事行銷企劃一邊在網路上經營古物販售的副業,竟也過了六年時間。「然後,影響我最深,可以說是我的mentor的朱美小姐出現了。」Dorothy雙眼發亮:「她是我在日本買貨時認識的法國老件古董商,朱美小姐擁有龐大的知識量,每個物件的年代、設計風格、背景故事,她都信手捻來而且介紹的輕鬆有趣。她收的東西很多都已經有兩、三百年之久,但都是很貼近常民生活的古董。」朱美小姐對於古物使用採開放式的態度,也深深影響Dorothy。

默默看著朱美小姐作為一人古董商十幾年如一日的做著熱愛的工作,在碰到瓶頸時也會揣摩著「如果是朱美小姐會怎麼做」的Dorothy,也漸漸生出把古董販售作為正職的信心,「但說巧不巧,新冠疫情來了。」是危機也是轉機,夫妻倆因為新冠有了梳理職涯的契機,兩個台北人決定跑去恆春長住,Miss Vintage in Wonderland在恆春的工作室也因為島內旅遊爆發而成為預約制的墾丁文青秘境,直到今年4月才因為家人關係決定返回北部定居,並將實體店遷回台北。

▲Dorothy一人經營Miss Vintage in Wonderland老件選品店已經超過10年。老屋建築零件、古籍和單椅都是可以瞬間改變空間氣氛的物件。Miss Vintage in Wonderland的實體店4月將進駐天母的「Bijou in The Room」。

從古物認識自己

作為一人古董店,Miss Vintage in Wonderland的選物多以輕巧便攜的餐瓷、餐具、花器為主,其中較為特別的是歐洲老屋的建築零件,像是屋簷或窗簷的雕花,「這種建材類的老物在歐洲蚤市很常見,其實你愛怎麼用都行,門擋、書擋或是紙鎮,隨便一放就很有味道。」另一個讓Dorothy長期經營的選物就是古書,封面裝幀、插畫、紙質、印刷方式都是Dorothy在收貨時特別注意的細節,「早年,書是一種製作成本偏高的商品,同理擁有它的人也不會是一般人。我經常會在書裡發現一些很有趣的東西,像是書籤、明信片、甚至地鐵票,從而推測想像持有者的生活片段。」
▲Dorothy一人經營Miss Vintage in Wonderland老件選品店已經超過10年。老屋建築零件、古籍和單椅都是可以瞬間改變空間氣氛的物件。Miss Vintage in Wonderland的實體店4月將進駐天母的「Bijou in The Room」。

也就是這種故事性造就了老物的特殊,「最近人們一直在聊,有什麼東西不會被AI取代,我的答案是『老物』,因為你不可能去做一個新的古董,沒有當年的背景、材質、手藝、故事、人的溫度、時光的沈澱,那只能稱之為仿品,對我來說這也是老物的魅力。」
▲Dorothy一人經營Miss Vintage in Wonderland老件選品店已經超過10年。老屋建築零件、古籍和單椅都是可以瞬間改變空間氣氛的物件。Miss Vintage in Wonderland的實體店4月將進駐天母的「Bijou in The Room」。


對於消費者挑選古物,Dorothy也有自我流的建議:「『一見鍾情』是最準的,每個人對物件的使用方式不同,因此也不需要拘泥於用法或搭配。如果以這個東西『是否厲害、稀有』來判斷,就太狹隘了。不妨先從『我喜歡就來用』的心態開始,再慢慢調整、學習,透過了解古物的過程同時理解自己,我希望大家能藉由古物打開這個世界,」Dorothy說。

photographer James Lin, text Silvia Su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