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tches and Wonders 2024》卡地亞的製錶魔法!專訪卡地亞風格與文化傳承總監Pierre Rainero | 時尚 | 20240526 | match生活網

時尚

《Watches and Wonders 2024》卡地亞的製錶魔法!專訪卡地亞風格與文化傳承總監Pierre Rainero
鏡週刊     2024/05/26 23:32
卡地亞今年發表的Santos-Dumont Rewind腕錶,採用鉑金錶殼與紅玉髓面盤,猛一看你不會發現此錶有什麼特殊,然而它的時間顯示採用「鏡相設計」,以逆時針行走。而這正是卡地亞今年的主題:玩弄看時間的魔術。

在卡地亞提供的錶展新聞稿中,執行長Cyrille Vigneron開宗明義第一句話寫著:「卡地亞是形狀的製錶師」(Cartier is the watchmaker of shapes),為卡地亞當前的製錶方向,下了一個明確註解。

其實,大約十多年前,卡地亞曾一度全力衝刺高複雜功能,三問報時、神祕陀飛輪、環形萬年曆等,樣樣都來(目前這些錶款仍以極限量方式生產著)。不過卡地亞後來稍微踩了剎車,不再開發更多高複雜機芯,回歸最拿手的錶款造型設計本身。而事實證明,這個策略相當正確。從「大摩」日前公布的瑞士鐘錶產業年度報告書即可看到,卡地亞鐘錶的銷售額從2020年開始就從第三名躍升第二,僅次於勞力士而已。

而在歷史上,卡地亞在1904年發明史上第一款飛行腕錶Santos,在1906年設計第一枚酒桶腕錶Tonneau,在1912年設計出龜形錶Tortue,同時在1917年發表Tank坦克。這些超經典腕錶的形狀,幾乎涵蓋所有腕錶造型,並延伸更多創意的可能性。所以如果從這個角度來看,說卡地亞是腕錶造型的魔法師,也更接近品牌的本質。

今年,卡地亞即充份展現她們在形狀設計領域的驚人魔法,發表了好幾款「這真的只有卡地亞才變得出來的魔法設計」。而這次我們很榮幸專訪到卡地亞風格與文化傳承總監Pierre Rainero,請他就新作品進行深度解析。

卡地亞風格與文化傳承總監Pierre Rainero接受我們的專訪。

卡地亞風格與文化傳承總監Pierre Rainero接受我們的專訪。鏡相思考的逆行腕錶
在卡地亞今年發表的新錶之中,最引人注目的是一款Santos-Dumont Rewind「時間逆行」腕錶,此錶故意把機芯做了反轉,時、分針都以逆時針方向前進,因此在看時間時,必須「鏡相思考」才能正確讀取。

卡地亞Santos-Dumont Rewind腕錶,面盤採用逆行設計,時、分針倒著走,羅馬數字的安排也呈現相反排列,看時間的方式必須要重新熟悉。採用鉑金錶殼、紅玉髓面盤,全球限量200只。定價CHF 37,000。

卡地亞Santos-Dumont Rewind腕錶,面盤採用逆行設計,時、分針倒著走,羅馬數字的安排也呈現相反排列,看時間的方式必須要重新熟悉。採用鉑金錶殼、紅玉髓面盤,全球限量200只。定價CHF 37,000。
這個功能其實別的品牌也有做過,而卡地亞則是在90年代時,接受客人的訂製,製作過一枚獨特的逆行Santos腕錶。這一枚逆行腕錶,也讓人想起卡地亞歷史上曾執行過不少「叛逆」的創作。不過,Pierre Rainero認為,卡地亞的叛逆,其實是有邏輯的。

Pierre Rainero:我認為,這枚Santos-Dumont Rewind逆行腕錶,可以從兩方面來談。其一,是很低調的驚喜。為什麼說低調?因為你無法第一眼就看出,這款手錶有什麼特別的。只有佩戴者自己,才知道它的不同之處,知道它面盤上的祕密,指針是如何運行的。而這樣,就會讓它成為一個非常私人的時間裝置,因為只有你自己能習慣如何看它的時間,外部的人無法從你的手錶讀取時間,而這樣就形成了,讓你的手錶變得更是你的手錶(make your watch even more your watch)。

Pierre Rainero認為,卡地亞這款腕錶的逆行設計,讓它成為一個非常私人的時間裝置,只有自己看得懂時間。

Pierre Rainero認為,卡地亞這款腕錶的逆行設計,讓它成為一個非常私人的時間裝置,只有自己看得懂時間。
我認為,卡地亞並不是為了叛逆而叛逆。我認為卡地亞在歷史上一直提出開創性的事物,但也堅持著某種哲學。而這種哲學的結果,可能會被認為是叛逆的,例如,設計一款專門為戴在手腕上而製作的手錶,而不是僅僅把懷錶綁在手腕上,這樣就會被視為一種反叛了。所以,它背後是有一個邏輯的。再舉例來說,我們開發出一款弧形的手錶,它的邏輯僅僅是為了舒適和優雅而已。所以這始終是我們在設計方面堅持的原則和理念,但最終它可能會導致一些被視為優勢的東西,或與市場上存在的不同。而是不是叛逆,這從來不是重點。

追尋最純粹的線條
而卡地亞今年最具代表性的高級製錶作品,當屬Cartier Privé Tortue龜形錶了。此系列除了推出高複雜功能單按把計時,同時也有精緻的貴金屬二針款。

卡地亞今年的高級製錶代表作,為這款Cartier Privé Tortue Monopusher Chronograph單按把計時龜形錶。

卡地亞今年的高級製錶代表作,為這款Cartier Privé Tortue Monopusher Chronograph單按把計時龜形錶。
此殼形最早於1912年發表,在1928年時首度加入單按把計時功能,後來在1998年時,又再次演繹一次,所以這是第三次出現單按把計時款。而由於此錶的古董款,在拍賣會的行情上都非常高,所以這次再推出,馬上引發收藏家們的瘋狂。而Pierre Rainero認為,龜形錶系列在卡地亞歷史上如此重要,是有原因的。

卡地亞Privé Tortue 的兩針錶款,搭載PIAGET提供的430 MC手動上鍊機芯,其厚度僅2.1mm,而錶殼整體厚度僅7.2mm。

卡地亞Privé Tortue 的兩針錶款,搭載PIAGET提供的430 MC手動上鍊機芯,其厚度僅2.1mm,而錶殼整體厚度僅7.2mm。
Pierre Rainero:事實上,自從1904年設計出第一款Santos腕錶之後,卡地亞就不斷研究,如何為腕錶創作出更純粹的線條,所以在1906年時,創作了Tonneau酒桶形錶殼。為什麼是酒桶形?因為錶側有兩條彎曲的線條連結到錶耳,藉以銜接皮帶。同時因為當時機芯比較大,它必須做得比較大、比較長,做成弧形,這樣戴在手腕上比較舒適。不過到了1912年時,我們想要做比較小巧的錶,已經沒有必要做成弧形的了,就發明了Tortue龜形錶。它與Tonneau有相同的概念,也是兩條曲線連結到錶耳,以固定錶帶,但是它比較扁平,而且比較小巧,這樣子戴在手腕上仍然非常舒適,所以邏輯都是相同的。

玩弄視覺的魔術
卡地亞今年還有一個很重要的主題,就是「鏡相」。

卡地亞Reflection de Cartier珠寶手鐲腕錶,在時間顯示面盤的對面,做了一面打磨如明鏡一般的金屬亮面,可完全反射面盤,有如在照鏡子。

卡地亞Reflection de Cartier珠寶手鐲腕錶,在時間顯示面盤的對面,做了一面打磨如明鏡一般的金屬亮面,可完全反射面盤,有如在照鏡子。
除了之前提到的Santos-Dumont Rewind逆行腕錶,以鏡相概念讓指針反轉行走,另一個Reflection de Cartier珠寶手鐲腕錶,則是在時間顯示面盤的對面,做了一面打磨有如明鏡的金屬亮面,完全反射面盤。因此當你將之戴在手腕上,兩面都看得到面盤,但你必須小心一點,不要看成反面的時間了。

卡地亞 Reflection de Cartier珠寶手鐲腕錶。

卡地亞 Reflection de Cartier珠寶手鐲腕錶。

卡地亞 Reflection de Cartier珠寶手鐲腕錶,戴在手腕上可以從兩個面相看到面盤時間,但其中一面是反面鏡相。

卡地亞 Reflection de Cartier珠寶手鐲腕錶,戴在手腕上可以從兩個面相看到面盤時間,但其中一面是反面鏡相。
Pierre Rainero:卡地亞致力於美學的表現,並且思考什麼可以讓圖像在某種方式被感知,或者不被感知,所以我們玩弄顏色、體積、形狀與不同維度的混合,也玩弄視覺,有時引誘你的眼睛來創造一種視覺幻象。所以這就是為什麼我們有神秘鐘,後來變成了神秘錶。在珠寶作品上也有很多這樣的作品。

卡地亞今年的動物造型珠寶腕錶,以鱷魚和斑馬為主題,把這兩種動物的圖紋融為一起,創作出一種黑白相間的立體律動。

卡地亞今年的動物造型珠寶腕錶,以鱷魚和斑馬為主題,把這兩種動物的圖紋融為一起,創作出一種黑白相間的立體律動。

從錶側看會發現它的立體感讓人驚豔,有如旋轉樓梯般的漸層式設計,讓錶殼猶如立體建築,再以顏色和線條表現出動物的形象。

從錶側看會發現它的立體感讓人驚豔,有如旋轉樓梯般的漸層式設計,讓錶殼猶如立體建築,再以顏色和線條表現出動物的形象。
我們創造一種視覺律動,即使它並非真的律動,例如透過玩黑白線條,讓你的眼睛看到動態的效果。所以這次的Reflection de Cartier也是同樣的概念,是一種視覺的魔術,而玩弄感知,一直都是我們所有設計的核心。

更多鏡週刊報導

【鐘錶與奇蹟2024】精彩度依舊飽滿的一年!卡地亞功能和設計都出眾的話題之作
《新錶2023》坦克大軍壓境!卡地亞全新改款Tank Fran?aise法國坦克
《錶壇焦點》你逛的是珠寶店還是美術館?卡地亞台北101全球旗艦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