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對他的恨一定要放下嗎 | 兩性 | 20221020 | match生活網

兩性

心中對他的恨一定要放下嗎
微微健康網     2022/10/20 12:21
當一個男人徹底的傷了女人的心,女人就會恨之入骨,恨不得他立馬死在自己的面前。恨,是感情上的毒,身體裡的瘤,人們怎麼也難以放下。恨一個人很容易,但放下卻很難。但是,恨一個人一定要放下嗎?不放下又有何傷害呢?

你問我:“該如何放下恨?”

從他第一次說分手到現在,你一直在說服自己:饒恕他,是人都有軟弱,都有自己的小小算計。你自責於不能說無愧,你自問能不能永不傷害別人。可是……理性是拗口而一字不苟的天道人情文章,恨卻是視窗灌進來的煤煙,盤恒不已,驅不掉掃不淨。一夜一夜,你在夢中與他爭吵,拳打腳踢,拳腳相加的時候,心裡暢快嗎?你不知道。你只問我:“該如何放下恨?”你為自己不是寬容、優雅、理智、美麗、灑脫(下刪去500字)……的知性女子,而羞慚。

我只能苦笑、曬笑、乾笑,你這才是問道於盲。你只夢到拳打腳踢?我還夢到過買兇殺人哩:黑紗手套薄如蟬翼,AK47沉甸甸,打爆他的頭,腦漿四射……醒在大汗淋漓裡,身下的床單,洗過太多次,不太潔白,卻越發柔軟如老妻。我於是,無限惆悵。

恨,必須要放下嗎?是的,它是感情上的毒,身體裡的瘤,但我們常常在吃微毒的食物,比如芋頭、山藥,毒與藥,一向不可分。瘤也要分良性惡性,還有肌瘤和血管瘤,有些對人無礙,有人會伴隨終生。不是所有的瘤,醫生都會建議割除,因為每一場手術都有風險,而也許會得不償失,就像放下恨。

放下恨,是一個多麼艱難的過程,難保不大傷元氣。你對自己說:不應有恨。只當他是天心月,何事常向別時圓——月亮會跳出來哭訴:“幹我什麼事?我不過是個孩子。”你安慰自己說他軟弱,他不忍傷害其他人——就忍心傷害你?你騙自己說他優柔寡斷,無法與有些人決裂——與你決裂的時候很乾脆呀,絕不回頭,不會成為所得瑪的鹽柱;你說這是人性的共通劣根性,你自己也可能犯——不,你過去現在未來,都是堂堂正正的人,不怯弱不自私不冷漠。

要原諒要放下,就得不斷重溫傷口。你回想起相吻過的唇,最後的話何其難堪:“我從沒愛過你。”你記得你曾訴說得聲情並茂,拿去當諾貝爾感言都不遑多讓,他卻心不在焉打個呵欠,說:“我要去拖地。”創口已經合攏,新生的肉芽漸漸模糊掉舊痛,何必再揭開,再用酒精棉球,一下下,擦洗得那麼清潔銳利。或者這是治療,但確實,你痛得神魂顛倒。

不如,帶著恨往前走吧,如同帶病延年。恨,其實也是一種正面情感。

恨得咬牙切齒:“我要看你怎麼死。”你就不會想去自殺,並且得收斂身心,活得天長地久。袖手看風月,一肩擔閒愁,才有機會明媚憂傷地笑道:“你也有今天。”

恨到眼冒金星:"我一定活得比你好。"OK,關掉QQ,退出論壇,去學英語,去創業,去一天工作20小時。而天下的事,向來一分耕耘一分收穫——除了感情。

而最無用的人,恨煞,恨得手足無措,全身力氣無處打熬,去河邊跑步吧。於是,我們看到一齣喜劇在上演,劇終沒有人,只有一摞含淚離開你的救生圈……

不必急著放下恨。年輕時候的傷疤,會慢慢被身體吸收。讓傷害自己痊癒,讓恨腐蝕自己,讓時間做出一切決定,那些不重要的記憶,自會消散在空氣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