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分析治療與心理學:我心中的父母,只看見壞媽媽的樣貌 | 兩性 | 20231005 | match生活網

兩性

精神分析治療與心理學:我心中的父母,只看見壞媽媽的樣貌
女子學     2023/10/05 17:53
前一陣子,因為遲遲無法穩定地返回職場,在精神科醫生建議下,開始接受精神分析的治療。

精神分析很昂貴,但我別無他法,畢竟只要一回到職場,自律神經失調、恐慌症的情況又很快地出現,讓我無法工作。

但是在精神分析的過程中,我卻發現了我對心理學的盲點。一直以來,我以為我身上的病,都來自於父母不妥當的依附照顧,但在精神分析中,我才知道,一個人生病,並不是誰對誰錯,而是你心中的父母,如何影響著你,而不是真實世界的父母讓你生病了。

一張母親生前的字條,看見母親曾經的支持
圖片來源:Pexels @Andrzej Gdula

我的精神分析師跟我強調,我們看見的都不是實際上的媽媽。就像我會想把壞媽媽給踢出生命,只留下好媽媽一樣,但媽媽的好與壞,其實都來自同一個媽媽,只是我在生命經驗裡,只看見了壞媽媽的樣貌。

有一天,我的父親拿了一張字條給我,那是母親生前為我演講加油的字條,我當時在字條下方寫了一句「做父母的永遠比兒女還緊張」,但我忘了,我甚至不曾記得我看過那張字條。

在我心中的媽媽,就只是一個壞媽媽,從小到大,不曾鼓勵過我,即便我考再多的第一名,她也只會說「隔壁班也有第一名阿、全世界有那麼多第一名,第一名有什麼了不起。」

這一句話,深深烙印在我腦海中,所以我不曾記得我媽媽也是個會鼓勵人的媽媽,只記得她是一個會批判我的壞媽媽。

生命不可逆行,但可以調整自己
圖片來源:Pexels @Porapak Apichodilok

對我而言,我已經不可能回去和媽媽好好說說話了。但我的生命並非什麼都做不了。我還是有能力在未來的生命中,重新改變我內在看待我媽媽的方式。

我的媽媽有好的一面,也有壞的一面,就像我在關係中,總是挑剔女友不好的一面一般,我回顧我和我媽媽的關係,總是挑剔她對我不好的一面。〈延伸閱讀:有效的家庭溝通不是全盤接受!勇敢面對不快樂,找尋出口和喘息空間〉

但我的人生還有選擇。即便我現在病到依然無法工作,但如果長期穩定接受治療,我還是有機會修改我人生的道路。精神分析治療需要至少一年以上的時間,但在治療的過程中,我有機會重新修復我的依附連結,即便依附要調整是困難的,但精神分析早已與佛洛伊德的觀點有所不同,我們都還有希望,可以從未來的人生中,改寫過去以為被決定好的人生。〈延伸閱讀:精神疾病者需要的是多一點空間:給予理解,從陰影走向陽光〉

主圖來源:《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劇照

作者粉絲團:貓心—龔佑霖

若有希望作者回覆的問題歡迎按此進入貓心信箱

Copyright by Share99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