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不知的微笑憂鬱|當事者與傾聽者溫柔對談:跌倒後重拾愛自己的力量 | 兩性 | 20231006 | match生活網

兩性

你所不知的微笑憂鬱|當事者與傾聽者溫柔對談:跌倒後重拾愛自己的力量
女子學     2023/10/06 22:08
今年八月,《女子學》編輯室收到一封讀者來信。

正值暑氣旺盛,猖狂的陽光毫不掩飾地由窗外灑落,也不知是刺眼的生理反應,抑或是信件中的寫實字句,眼眶逐漸被淚水佔滿……

微笑憂鬱,顧名思義便是外表看上去快樂堅強,且不樂被他人所發現自己內心的脆弱,仿佛走鋼索的人,搖搖欲墜,隨時會喪失靈魂,所以以「表裡不一」的狀態展現自我。來信者盈瑩就曾經有過這般體悟,走過人生重大挫折,如今的她以當事人身分,將過往侃侃而論,希望用自己的經歷,幫助正受憂鬱、困境而苦的人。

這次,我們邀請新銳藝術家盈瑩和臨床心理師洪培芸,分別以當事者和傾聽者的角度,探討微笑憂鬱背後的成因與含意,藉由真實故事和醒悟覺察,療癒曾經跌落谷底的你我。

嚴以律己之上|最難的是放過自己
INFJ 人格者的盈瑩個性內向、不擅長透過情緒的表達,創作是她抒發情感的唯一途徑。

「第一次是在書上讀到『微笑憂鬱』,覺得和我的人格特質很類似。」盈瑩說,自己是個內向、共感度敏銳的人,雖是稱職的傾聽者,卻很難排解負面,加上極度在意外界眼光、追求完美,無形的重擔使她在 2018 年便感到自己的心可能生病了……

常常感到不夠好、做得很差,又害怕失敗的模樣受世人評論,莫大的壓力逐漸讓盈瑩吃不消,就算尋求幫助也難以建立信任關係,使身心遲遲未獲改善。培芸心理師指出,事實上,微笑憂鬱並非精神科之診斷,較接近一種「現狀的表現」,現代人受社群推波助瀾,造就許多比較心態,即使獲得掌聲,還是認為可以更好、有進步的空間。

生命本來就是個充滿無預警的狀況,若內心明明很累了,外在卻不能表現出來,久而久之微笑憂鬱甚至有可能走向生命的絕境。

「很顯然地,這種壓力源於個人本身,微笑憂鬱是個無限上綱的狀態!」培芸補充。呼應盈瑩的闡述,對當事者來說,最難的地方在於不懂得如何「放過自己」,壓力雖然可能帶來進步的空間,然而一旦過了頭、不斷站在嚴以律己(甚至之上)的角度,反而會成為心理的束縛。

心理師指南:微笑憂鬱最大的假想敵就是自己,對任何事物有幾近滿分的要求。然而,100 分再上去已經沒有空間了,學著接納這樣的觀點,相信自己已在「夠好」的狀態,就能活得比較鬆綁。

世界少了我,真的有差嗎?
直到死亡將至,才意識到「生命之輕;責任之重」。盈瑩反思:「什麼是我期待的人生?」

從微笑憂鬱到憂鬱症,會隨著當事者狀態而游移。在諮商、藥物發揮不了作用,又同時面臨母親生病逝世、親友的不諒解、家人的遺產爭奪……當付出得不到正向的回應,盈瑩開始認為所作所為已經無所謂時,進而衍生最糟糕的備案——死亡。

「這世界沒有了我,應該沒差吧。」

回想起那天,盈瑩平淡地說,原本想從 14 樓的頂樓一躍而下,坐在女兒牆上思考該怎麼跳才不會造成清潔人員的麻煩……一回過神就被架往醫院急重症監護室,全身被綑綁,像任人宰割的羔羊。當天傍晚,經過整套制式的 SOP 後,她走出醫院大門,望著暮色心想:「我今天到底經歷了什麼?我的人生憑什麼被這些人、這些事被困住?」

心理師指南:經歷人生挫折後,才能明白誰是生命中真正重要的人,未來我們還會有許多際遇,總有一天他們會到來。曾經我以為我失去很多,但現在我發現得到了更多,只要走到未來就能遇見。

舉辦生前告別式,試圖與過去和解
和死神擦身而過,盈瑩好似歷經了一場煉獄般的蛻變,領悟到「生命之輕、責任之重」的意義:「因為擔心帶給別人困擾,選擇隱藏情緒、將自己擺在他人之後,明明不快樂卻假裝開心,活在微笑憂鬱下。」

以電影《One Day》劇中女主角的一句台詞 ”We’ve Had Today” 為生前告別式與畫展的活動主題,盈瑩鼓勵正在嘗試救贖自己的你我,試著重視你自己。

於是,盈瑩決定將過往累積的作品與生前告別式作結合,把那些痛苦不堪、萬念俱灰的情緒透明展現:「即使這些創作是惡夢後的產物,卻也是我嘗試救贖自己的證明。」某種程度來看,告別式不僅只是道別痛苦,而是勇敢面對人生缺憾,試圖與過去和解,重新擁抱生命。

培芸認為,即使自己是資深心理師,也要允許自己釋放情緒、允許短時間的低潮、允許非工作期間不專業。

培芸也說到,我們習慣將負面情緒和不理性劃上等號,所以選擇隱忍、練習承受,但難道這樣,痛苦就會消失嗎?如同盈瑩的創作,即使是黑暗的,不也是自己的一部分嗎?相信內在的聲音和覺察,當「重視自我」成為首要之務後,就沒時間把焦點擺在外界身上了。〈延伸閱讀:「愛自己」不全然是要過上最奢華的日子,而是低潮時能擁抱負面情緒,並專注於自己的生活〉

心理師指南:生而為人,本來就有千變萬化的情緒,沒有誰可以定義它的好或壞。適時讓情緒自然地流動,展現真實的自己,內在便會日趨豁達。

不受任何標籤限制:你就是你!
對他人有極高共感度的盈瑩,從來不會對任何人貼上標籤。她認為自己的認知,並非其他人眼中的世界。

「其實,妳已經做得很好了。」

隱藏在微笑背後的憂鬱,不只是個人趨近完美的要求,世人所界定的標籤,也曾讓盈瑩陷入自我懷疑的困頓裡。我們是誰?如果將所有角色卸除?當世界高喊做自己,我們知道真實的自己是什麼樣子嗎?

「想必,這個答案對許多人來說,也還在一個模糊地帶。」培芸語重心長地說,人有著非常豐富的面向,不能以單一身分定義,有時過於執著,反而使標籤越貼越緊、撕不下來,成為禁錮你我的囹圄。回應盈瑩的領悟,成敗與否、做得好或壞,其實都與他人的聲音無關,適時跳出主觀意識,以旁觀者的角度,也許可以看得更透徹。〈延伸閱讀:比起嚴厲鞭策,更該好好愛自己|百彥餐旅行銷整合創辦人夏瑄澧:「你只屬於自己,不受任何角色羈絆!」〉

培芸強調:「說到底,所謂的身心健康需要知行合一,才能真正有效反轉所有難題。」

心理師指南:愛自己,永遠是人生第一要務。

問盈瑩,是怎麼看待過去那段宛如連戲劇的經歷呢?她笑說:「我覺得自己蠻勇敢的。」面對人生巨變,不是把情緒失加於他人身上,而是正視黑暗與之抗衡,過程中可能崩潰、可能受挫,但總會在某個瞬間找到出口,知道又有力量可以繼續往前走了。

「會想將我的故事分享出來,是希望能讓有相同狀況的人,有更了解自己的可能。」從情緒失調、面臨悲慟,到對生命失望、恍然頓悟,最後擁抱和解,盈瑩感念一路走來的勇氣和堅持。最後,培芸也說:「愛自己永遠是人生要務。」說完,兩人溫暖地相視而笑。

主圖來源:李盈瑩

內文攝影:涂豫新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