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本善良,何須從良?」AV 女優魏喬安以多元性視角,探索另一種情慾與職業面向 | 兩性 | 20231011 | match生活網

兩性

「我本善良,何須從良?」AV 女優魏喬安以多元性視角,探索另一種情慾與職業面向
女子學     2023/10/11 17:56
魏喬安曾自言:「幸好我先當 AV 女優,再考上臺大。」這句話蘊含了社會對於性別,甚至是一個角色、身份上的高低之別,其中並帶有著一定的污名與偏見。而她自身又是如何去面對的呢?

AV 女優魏喬安的性向與身份,或許對一般人來說會感到詫異,但其實對她而言,這就是最真實的自己,無需掩飾,也無需逃避。面對污名與標籤,她選擇以直接擁抱的方式面對,並透過展現自我的力量,去對抗這個社會的主流價值。

渣有渣道,婊亦有道,而當我們試圖成為一位不同於常人眼中的「放浪人」時,是否總會面臨許多「道德」上的枷鎖,進而讓我們不敢去做許多心中想做的事情?

「標籤」是難以擺脫的,很多時候我們會急於去擺脫標籤施諸於我們身上的影響,但卻反倒深陷其中,但 AV 女優魏喬安卻用她自己的行動,告訴了我們不同的可能性與做法。

泛性戀、關係安那其與 AV 女優 我們所不知道的另一種情慾可能
魏喬安自身是一位泛性戀者,在關係上追求安那其,其目前從事的職業是 AV 女優,如此特別的多重身份,提供了另一種角度,讓我們看見不同的情慾可能

魏喬安現年 21 歲,談起自身,她描述自己是一位泛性戀者,且在關係上尋求安那其的女性,而現在從事的職業是 AV 女優。在這個主要以異性戀、關係一對一,且強調單一忠貞的主流社會中,這樣特殊的身份,或許你我會不禁覺得怪異、迷惑,甚至感到有些背離正道⋯⋯,但事實上真是如此「不好」嗎?

簡單來說,泛性戀(Pansexual)是指一種無論對象的生理性別或性別認同是什麼,都有可能對其產生身體吸引或愛慕情緒的性傾向。很多人會認為這不就是雙性戀嗎?

雙性戀在二元性別概念上較明確,而喜歡男性與女性的感覺上也會有所不同;但泛性戀則較更著重於個體,對象的生理性別及性別認同並不會成為相處間的隔閡。

而關係安那其(Relationship Anarchy),其實是源自於政治及社會學說的衍伸定義。安那其主義強調個人自由發展,不受政府的統治,而延伸至與人之間的伴侶關係,則是在多重伴侶的關係當中,並沒有一個「主要關係」與「次要關係」的樣貌,關係安那其打破既有的規則,重視自由,質疑社會視為理所當然的界線與結構。

AV 女優考上台大的新聞引發網友熱議,魏喬安坦然回應自己的選擇

魏喬安談起她自己從事 AV 女優的原因,是一次女友的玩笑話,再加上她自己本身對於這項產業早已關注並有興趣許久的契機下,兩人展開了一場良善的對話與討論後,她便投入這項產業直至今日。

而在近期,魏喬安考上了臺灣大學人類學系,她自貼出錄取單後,便因此一夕爆紅,成為了網際網路上眾人討論的一項熱門議題。伴隨熱度而來的討論,有好也有壞,這當中有負面評論,也有幾近是蕩婦羞辱的留言,而她自己的 Instagram 帳號也因此被檢舉到刪除了兩次。

從這我們不禁可看出,在社會中或許多數人對於情慾的想像與可能,大多仍然處在相較狹隘的空間之中。「異性戀」、「單一伴侶」、「從良」,這些性標籤,人們將其定義為「好的」,也因此相對來說其他的存在,便都成了「不好的」,但魏喬安在訪問過程中,她說出了台灣公娼抗爭史中的名言,來表明自我的心志:「我本善良,何須從良?」或許我們對於良善與負面的定義,更應當去重新檢視與思索才是。〈延伸閱讀:淺談「多重伴侶跟開放式關係」:情感模式的拆框,或許是關係經營的解方〉

直接身體力行的反抗 直言式的坦然回應
「我自己當初從事 AV 女優時,其實身邊的朋友們,甚至是女友,都很支持我去做這項決定。反倒是我自己會有許多對於外界的想像與恐懼。」當問及魏喬安當初的自己是否仍會有不安的時刻,她如此回應。

不過,當這個社會告訴她:「妳明明考上資優班,為什麼要輟學?」「你明明可以跟男生交往,為什麼要跟女生交往?」等等「妳可以更好,為何不如此做」的框架時,她自己一直以來「非主流」的個性,反倒讓她鼓起了勇氣:「我自己就是個叛逆的孩子,我不喜歡也不符合社會主流的價值,而我個人有種行為與思想上必須一致的心靈潔癖,也因此當我覺得『這件事情』不合理的時候,我就會想要去反抗。」

魏喬安認為自己是個叛逆的孩子,不喜歡也不符合社會主流價值,當一件事情不合理的時候,她會挺身而出去直接反抗

同樣的,在國外也有從事性產業的工作者,如 Elle Brooke,她也是與魏喬安有著極其相似的背景,擁有一份為被人認定的好學歷,或是好前途,不過她也從事性產業的工作。知名主持人 Piers  Morgan 便曾這麼於 Talk TV 的節目上質問 Elle Brooke:「妳現在才二十五歲,妳以後可能會有孩子的,有想過嗎?將來被女兒看到妳的影片,問說:『媽媽妳以前不是想當律師嗎?』,該怎麼辦?」而 Elle Brooke 笑著回應說道:「她們可以在法拉利上哭泣。」

不過,魏喬安則開玩笑地說:「也許我的小孩子,在小時候便會被我一直『洗腦』吧?」她認為,身為 AV 女優這件事情,本身她不會避諱去談,如果當她的小孩到了一定年紀,或意識到這件事情時,她說:「我會大方地告訴他,我自己為什麼想這樣做,盡量去表達我自己的想法;但他會有怎樣的想法、抉擇,這就不是我所能控制的。」

擁抱污名與標籤 認可自我然後展現力量
而在日本,有一位 AV 女優名為鈴木涼美,她在與日本女性主義學者上野千鶴子合著的《始於極限》一書中說道:「我可以告別『AV 女優』這份工作,但無法擺脫『前 AV 女優』的身份。」那麼,假使未來有朝一日不再從事這份職業時,魏喬安自己又是如何看待這項「標籤」的呢?

「對我而言,不管做什麼工作,你一定要『認可你自己』。」魏喬安深思了一陣子後,她給出了答案。她認為每個人都會有自己的立場,因此對於 AV 女優都會有正反兩面的評價,自我能去影響的,就是那一群屬於「中間」的族群,而極端的支持或反對者,則不是自己能去改變的。〈延伸閱讀:不懼眼光用群眾募資跨入情趣市場!鄭家純:「全赴責任感做品牌,將『性』議題正常化、不需歧視它的存在。」〉

「認可自我」,這是魏喬安認為無論是誰都必須要有的信念,透過認同自我,才能擁抱污名,並展現自我的力量(涂豫新 攝)

面對人群、面對社會,自己唯一能做的,就是透過認同自我,進而去說服他人。如果當自己沒辦法把「自我的力量」展現出來,這樣子的狀態會讓別人看待自己時,也無法被說服。這種「自我本身散發出來的感覺」,是會隨著你如何看待自己而有所變化的。

因此,魏喬安表示,「我自己並不會覺得我從事『AV 女優』這份工作會是不好的,我反倒很引以為傲,而假使未來我不再從事這份工作,別人會對我貼上標籤說:『她就是那個前 AV 女優。』我會大聲說:『對啊對啊,我就是。』」

她認同這份職業的確會帶來污名,而女性在其中更是深受影響,但她也認為這同時能帶來力量,污名與力量兩者是同時並存的,只是在這情境當中,當自己都不認可自己所做的事情,那麼「污名」的標籤便會如影隨形般的影響自我,成為一道道的枷鎖。

自己都不認可自己所做的事情,那麼「污名」的標籤便會如影隨形般的影響自我,成為一道道的枷鎖(涂豫新 攝)

面對社會主流的價值觀,不難看出魏喬安其實也與普通人一樣,當自己想忠實做自己,成為他人眼中的「放浪」存在時,的確也會有不安的感受,但她自己卻以另一種方式,告訴了我們可以透過直接面對與擁抱標籤的可能性,藉由認同自我去展現力量,讓自己活得不一樣。而與此同時,我們也或許能從中反思,我們從小所習於接納的主流價值觀,是否某種程度上也成為了一類無形的「枷鎖」,影響我們接納更多元的情慾與人性的存在?

「我本善良,何須從良?」這正是魏喬安給出的回應。因為無論哪一類的性向,哪一類的關係追求,甚至是職業的抉擇,如果不曾傷害任何人,那麼這又有何來的善惡高低之別呢?

主圖來源:涂豫新 攝

內文圖片來源:魏喬安 提供 / 涂豫新 攝

Copyright by Share99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