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球獎、金獅獎大獎肯定。《可憐的東西》:艾瑪史東演出新生少女的奇幻成長史 | 兩性 | 20240301 | match生活網

兩性

金球獎、金獅獎大獎肯定。《可憐的東西》:艾瑪史東演出新生少女的奇幻成長史
女子學     2024/03/01 18:28
2024 年 2 月上映的超現實電影《可憐的東西》,由《真寵》希臘導演尤格藍西莫執導;本片由愛爾蘭、英國、美國合拍,並尋來《樂來越愛你》艾瑪史東、《復仇者聯盟》馬克盧法洛、《蜘蛛人:無家日》威廉達佛,集結豪華卡司陣容演出帶有邪典、奇幻元素的驚悚喜劇。本片在金獅獎、金球獎、美國電影學會獎等國際影獎,均有拿下獎項,甚至被稱為《奧本海默》的最強勁敵。

電影改編自 Alasdair Gray 同名小說,故事以維多利亞時代為背景,擁有成年人身軀的貝拉(艾瑪史東 飾),裝的卻是心智尚未成熟的幼童腦袋;為了避免身分遭到曝光,貝拉終日只能軟禁在哥德溫博士(威廉達佛 飾)的家中。然而,好奇心旺盛的貝拉極度渴望探索外面的世界,不顧未婚夫麥斯的反對,毅然決然地與鄧肯(馬克盧法洛 飾)奔走出國,展開探索世界與自己的冒險。

奇幻且不可思議的旅程,當女孩成為女人的成長史
圖片來源:《可憐的東西》劇照

電影以黑白畫面的風格開場,搭配魚眼效果的鏡頭、怪奇弔詭的配樂,使貝拉詭異的肢體動作更為不自然。肢體不協調、無法完整說出句子的貝拉,將哥德溫博士稱為「上帝」,在博士的家中學習禮儀與知識;在貝拉摸索的過程中,學會了自慰而對性產生依賴。天性單純的她,即便無法辨識他人的謊言,仍然選擇離開倫敦,踏上前往葡萄牙里斯本的旅程。

當貝拉與鄧肯來到里斯本時,原本的黑白畫面瞬間切換為正常的彩色畫面,過於豔麗的色彩使里斯本的風情萬種更為突兀;在里斯本度過的所有美好夜晚,貝拉日以繼夜地從事性行為,脫離倫敦的她,也褪去了哥德溫博士所設下的限制。自由使貝拉變得索求無度,但動聽的歌曲、令人上癮的烈酒、與知識份子的對談,使貝拉發現世界遠超他所想的寬廣。

以貝拉荒唐且諷刺的成長故事,刻劃現代女性的難處
圖片來源:《可憐的東西》劇照

隨著貝拉更加熟悉這個世界,也見到了世界不溫柔的一面,便愈渴望自己能夠成為真正獨立的人,期許能夠以自己的能力來改變世界。在旅程最初將貝拉視為玩物的鄧肯,不自覺地愛上貝拉的單純,卻也在貝拉因成長而不把重心放在自己身上時,變得失落且憤怒。電影以貝拉奇幻的探險故事,刻劃女性在社會上處處受限、遭貼標籤的窘境。

電影中艾瑪史東有著大量裸露鏡頭,導演選擇不以隱晦手法來呈現床戲,直接地呈現出貝拉性格的本質:對於性既不感到羞恥,裸露身體也不感到尷尬。用「禮儀」去包裝對於女人的限制,彷彿對待附屬品般地苛求女性,只是這次貝拉不選擇妥協,即便窮困潦倒、孤處異鄉,仍堅持為了自己的理念而活,那些在《芭比》中未能直述的想法,在《可憐的東西》內坦誠地攤在影迷眼前。

◆ 延伸閱讀:《Barbie 芭比》看性別與自我:我想要成為自己,而不是被製造的商品

主圖來源:《可憐的東西》劇照

Copyright by Share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