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y True 保持真誠》:歡樂不代表拋棄,而更能記得那些好時光 | 兩性 | 20240329 | match生活網

兩性

《Stay True 保持真誠》:歡樂不代表拋棄,而更能記得那些好時光
女子學     2024/03/29 18:04
「沿著當初走過的旅途,縱使你的身影已經不在,我相信一定能找到你留下的痕跡。」

讀著《Stay True 保持真誠》,心想這是多麼契合《葬送的芙莉蓮》中所訴出的感悟。同樣地,在回望中,再次感受並明白「珍惜」的真意,芙莉蓮再次踏上過往的旅程,拾起遺落於內心一隅的真摯情感;而徐華不斷用文字記下走過的青春年歲,重構那時的吉光片羽,釋然地持續前行。

「第一代移民腦子裡想的都是生存,後來的人便負責講故事。」
圖片來源:Unsplash @Luemen Rutkowski

徐華以父母的故事勾勒出他們那個年代的美國夢,在力爭上游之際,雖不明「移民」一事,卻也漸漸與此地同化。書中的移民議題不沉重,甚至可以說是輕描淡寫,而在兩代之間的互動中,卻猝不及防地被拉入其境,看著他們的相處之道,與彼此之間的諸多影響。

說實話,子女鮮少會知道父母的生命經歷,而徐華能將其雙親的生命故事緩緩敘之,可見關係之緊密。而也虧得這份家人之情,才有機會在兩人的書信往來中,窺見徐華父親的人生感悟,其言猶如醍醐灌頂,令人受益頗豐,尤愛「生命有著兩難:你必須找到意義,但同時你必須接受現實。」

「對你自己保持真誠。對你曾經可能成為的那人保持真誠。」
圖片來源:Unsplash @Fa Barboza

在回憶敘事中,完整了徐華的這個人,人有原生家庭之外,朋友也是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雖然徐華調侃自己「『好友』這個詞只有偶爾適用於我」,但在此書中,卻見證了他與好友阿健短暫而美好的情誼,不矯揉造作,不過度渲染傷感之情,有的是歛於挖苦玩笑間的哀悼之意。

有時我們會想盡辦法以留下某些自己覺得珍貴的事物,好永遠不會忘記。徐華與阿健有一模一樣的 Email 落款:Stay True,保持真誠,此詞起源已隨過往散去,但它的存在仍深烙在心。在徐華書寫的這段旅程中,他深掘,繼而明白了自我,更理解了當時未完的對話背後的意義。

圖片來源:Unsplash @Carles Rabada

聚散終有時,不論後會是否有期,就如徐華所感,「兩條線將朝同一方向前進,即便它們永遠不可能觸碰到彼此。」分道揚鑣只是早晚,但這並無損思念,而歡樂也不代表拋棄,或許悲傷更襯出了那些好時光的寶貴。

翻譯實屬不易,《Stay True 保持真誠》台版中譯本或許是想盡可能地將原著中細膩的用字遣詞忠實傳達,而在字彙堆砌之間,略顯繁複,讀起來的流暢度稍嫌可惜。不過,雖要花點時間,但仍不損徐華在文意中的情感流動,真摯地讓人隱隱作痛,餘韻久而難散。

◆ 延伸閱讀:書寫,原來就是我:《你喜歡現在的自己嗎?》在提問與回答間,看見最原始的自己

主圖來源:ichirochen

Copyright by Share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