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

鐵警不畏不懼親聞悲傷的氣味 記太魯閣列車事故現場一二事
旅食樂     2021/04/06 08:58
前言:台鐵太魯閣號408車次4月2日連假第一天,在花蓮縣境內發生出軌事件,造成嚴重傷亡,鐵路警察局全體動員趕赴現場,他們除了協助援救以外,還必須在現場勘驗事故的尋蛛絲馬跡,為遺體保留最後的尊嚴,他們更要強忍著悲傷,振作起精神。

送最後的旅者返家

圖與文/蕭惠珠提供(鐵路警察局督察長)

從台北要趕過去花蓮事故現場已在月台上枯候多時,盯著列車看板,列車誤點30分鐘,心想還好,可是列車告示看板的誤點時間一直詐騙焦急的旅客們,誤點時間一跳又是40分鐘、60分鐘、80分鐘,終於上車恰恰誤點100分鐘,走走停停到了羅東站,要再接上區間車抵達事故最近的和平派出所,是2個小時之後,和平所到清水隧道得靠員警接駁,清明連假才開始,蘇花公路的車龍往前看、往後看,都是不見盡頭的遙遠。

工班難得的振奮現場

可是列車上50名旅客的旅程確定遙遠得此生到不了家了。

救援時刻的分秒都是煎熬,第一天搜救部隊和員警同時抵達,挺進重災區將可以自己走的、需要人扶著的、可以用擔架抬離的,一直到得用屍袋包覆載離的旅客送出。剛畢業的鐵路員警不過20歲,救災行動暫告一段落,收勤換班得以返回駐地梳洗,是翌日清晨天剛濛濛亮的4點,所長說,咱們先去村里大廟拜一下,神明知道你在救苦救難,是人間菩薩,你還是孩子,不過穿上了制服,只有一個名字:人民依賴的警察。

員警救援中

第二天下午的招魂白幡一只只隨風翻飛,幾乎扶不住的家屬們眺望海平面,此起彼落地喊:該回家了,天黑了,要走好。抱著偌大玩偶的小妹妹猶不知此處何地,跟著大人行禮的臉龐凝著肅穆的哀戚,沒有舖上瀝青的施工小路,來去都是塵土飛揚,一盤保鮮膜覆著的四顆蘋果壓著一疊紙錢,放在貨車跌落的坡坎處,被貨車碾壓過的一整排雜草樹枝,腰折平坦,檢察官指示得派員警24小時戒護著的坡坎處,一道刑案管制線劃出了生與死的界限,風來風去,蘋果已經被沙土層層疊上,但願回不了家的旅人魂魄已隨著白幡帶路順利歸返。

細心標記遺失物

尚未遭嚴重毀損在隧道外的車廂拖離後,擠壓變形的車廂如何出隧道據說是台鐵工務段未曾有的搶救經驗,幾天下來復軌、吊掛、舖排、推進、後退的工法變換著,工班人員汗漬油漬塵土混著的制服,是他們臉上疲憊的證據,我唯一覷見百餘工班人員臉色共同飄出振奮表情,是終於試了又試,在軌道上的柴油列車與在黃土上的怪手聯手拉動傾斜在隧道內脫軌的列車那一秒鐘。

深夜執勤中

工班人員暫歇停工通常是主任檢察官下令要進入隧道勘驗採集證據、視察如何搬移最後一具大體以及員警要進去清理車廂內遺留物的空隙,刑大施股長秀賢及花蓮分局偵查隊鄺隊長良才率領的班底是現場從第一天至今沒有換班過的伙伴,檢察官找、工務段找、長官找,鑽進隧道採集指紋送出鑑驗,再陪工務人員鑽進去看看能不能用千斤頂頂起40噸的車廂把大體拉出來,研判會傷到大體再試試其他方法,找到行車紀錄器趕快燒成光碟要做為證據……秀賢手上拎著的證物袋又沈又重但始終不敢放手,和鄺隊長常常喝一口水扒兩口飯又被呼過去開會了解進度研商偵查策略,我說秀賢你真的很偉大,他說:「想到那麼多人回不了家,幾天的勞累算什麼~」。

鐵路警察局鑑識團隊

清理車廂內的遺留物不是隨拿隨走的易開罐作業,堆疊擠壓的現場充塞著油耗味、肢體解體的異味或者食物腐敗發臭味,座椅壓住的、車體扭曲夾住的、車身零件掉落擊中的….,員警編組進入,靠著一身制服、一只口罩與一付手套抵擋所有情緒與壓力,彎腰側身或拾起或挖出皮夾、絲巾、鑰匙、炸開散落的皮箱內的任何物品….,一一編號、整理、入袋、拍照、錄影,想為它們找到自己的家:不管它們的主人是否已遠離。是肩上的職責與心裡的情感護著員警不畏不懼,一走再走。

車廂中開會

杵在現場並不若電視新聞報導一則90秒的新聞一掃而過,幾十分鐘就有大進展般,拖出一截車廂消耗一天時間、清理一節車廂數十個遺失物再送到殯儀館或車站也得花上半天,最好的工作技能是耐性,絕不和滿天塵埃的環境、偶爾飄雨的天氣或者橫生枝節的障礙生氣。耐性是一帖良葯,治療我們在這麼美麗的海岸前卻飄著這麼悲傷氣味的衝擊與不安。

鐵警刑大股長施秀賢

一棵樹的尊嚴是在風中昂揚未曾倒下,一株草的尊嚴是春天盡力地燦綠,職業尊嚴會在苦難中不簡單地彰顯出人生衣著和表情,沸騰出內在的力量與氣節。逝去的旅人讓人不捨同感悲傷,但在災難的第一線,我親見救災團隊每位成員以各自的不眠不休與不肯退讓標記了他們令人肅然起敬的職業尊嚴,且深深一鞠躬。

(資料來源:旅食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