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新聞

專訪/自嘲困在紀錄片「詛咒」中 吳耀東靠「不用騙人」撐25年
中時新聞網     2021/04/06 04:00
曾獲台北電影節「台北特別獎」的49歲紀錄片導演吳耀東在公視紀實推出新作《站在那裡》,耗時8個月,紀錄2位資深劇場工作者溫吉興和王墨林的日常,透過鏡頭描述他們堅守小劇場文化的邊緣孤獨與內心糾結,也自然地將自己拍攝紀錄片25年的心情投射在他們身上,「人生到了某種境界,我心裡『孤單』、『荒謬』、『虛無』那幾個關鍵字在這部片中我看到了」 。

吳耀東也希望能夠藉此片自我療癒,找回自己學生時期拍片的熱情,「覺得好像可以回頭看看我之前在做什麼,大墨(王墨林)還是有在寫評論劇本,吉興也依然在小劇場學校教課,努力堅持在自己的理想上,也一直在自己的專業上挑戰如何遺忘和被遺忘,記憶和遺忘不停地在他們心裡做鬥爭,他們只能不斷在虛無放逐中裝瘋賣傻,就算是到龍山寺、7-11亂逛對他們來說也是非常慎重,這背後就是他們主體對這個體制跟世道的抗爭,只能藉由這種無聊的晃蕩感受到自己某種存在」。

吳耀東說自己比起很多人已經算是幸運了,一路上有很多好友力挺,家人雖會擔心他收入不夠,但也都不反對他走這行,可說是幾乎沒什麼遇到挫折,當然有時候也會覺得都不被大家了解跟認同,尤其他拍攝的還是偏真實、暗黑,不是那種激勵人心、充滿愛的紀錄片,「很少人會想去看講孤單、寂寞、存在的作品啊」,難免產生某種惆悵和失落感,被潑冷水後,繼續在憤怒的路途上前進,他自嘲「是我自己選擇走這樣的『歪路』,就只能去面對」。

至1996年拍攝紀錄片至今,吳耀東在1998年就曾憑藉《在高速公路上游泳》拿下金穗獎紀錄片影帶類首獎。2018年再以《Goodnight & Goodbye》奪得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亞洲視野競賽單元」評審團特別獎和觀眾最佳票選獎。當過金馬評審的他也坦言內心當然還是渴望能夠抱座金馬回家,「這樣我媽就能夠完全放心了,我去國外拿多重要的獎,她可能都不清楚,對我而言就是那樣的意義」,但也認為要中間要經歷層層關卡,「運氣的成份也是滿重的,就隨緣吧」。

至於支撐自己持續拍攝紀錄片的主因,吳耀東笑回就是「不用騙人」,「這點讓我很快樂,我跟被攝者是彼此付出真心在交朋友,我們互相信任一同完成的過程,會讓我有一種滿足感」,但每次拍攝他也都會陷入「憑什麼你帶著一台攝影機就可以闖入別人的生活」的自我懷疑中,他還形容拍攝紀錄片就像「從別人的生命中拿走一些東西,來成就自己,是一種詛咒」,對紀錄片又愛又恨,有時雖然被現實消磨掉熱情,在紀錄片中明明已經傷痕累累 ,心裡有許多不堪,卻又離不開,「一直困在紀錄片這個詛咒中」。

那會不會想要挑戰劇情片?吳耀東表示確實很多導演都在紀錄片中受傷後,就決定跳脫去拍劇情片,有些故事也的確無法用紀錄片的方式呈現,自己拍了那麼多部紀錄片,聽了好多人的故事,心裡頭當然也累積了不少東西,但他目前還沒有一個他非常迫切渴望享用劇情片寫出來的故事,以及技術層面上的能力也還無法到達,不過還是會繼續努力。而之後則想要拍難民相關議題的紀錄片,但他認為語言和資金的部分必須先克服。《站在那裡》可在「公視+」上收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