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新聞

【娛樂透視】錢翔、陳湘琪結伴《修行》 實地田調直視無愛婚姻困境
鏡週刊     2022/01/15 05:58
陳湘琪(左)與陳以文(右)在電影《修行》中,扮演丈夫曾經外遇彼此關係降至冰點的夫妻。(好威映象提供)

不倫出軌層出不窮,不斷挑戰一夫一妻制,即使通姦除罪化,仍難免愛恨與道德的懲罰。入圍金馬獎最佳女主角、改編劇本獎的電影《修行》中,陳湘琪因丈夫陳以文多年前外遇,關係冰凍,婚姻至此,既是修羅場、也是修行地。

陳湘琪2度與編導錢翔合作,共同梳理劇情、參與田調,憑藉「共舞」般的默契,在更寬廣的表演空間中大膽冒險,探索意想不到的角色心靈狀態。

攝影師出身的錢翔認為電影是團隊合作的結果,也樂於接受工作人員的建議。

搶當觀眾 錢翔
● 1967年生於台北市

● 學歷:世新傳播學院(世新大學前身)視聽傳播系電影組畢業

● 現任:北藝大助理教授級專業技術人員

● 主要編導作品:

● 2021年《修行》入圍金馬獎最佳改編劇本

● 2014年《迴光奏鳴曲》入圍金馬獎最佳新導演、獲台北電影獎最佳劇情長片

● 2010年電視電影《歸.途》入圍台北電影獎最佳劇情長片

金馬影后陳湘琪以紮實的田野調查當表演基礎,並在拍攝當下等待一切自然有機的發生。

入戲角色 陳湘琪
● 1967年生於高雄市

● 學歷:紐約大學教育戲劇碩士

● 現任:北藝大教授

● 主要電影作品:

● 2021年《修行》入圍金馬獎最佳女主角

● 2017年《接線員》入圍金馬獎最佳女配角

● 2014年《迴光奏鳴曲》獲金馬獎最佳女主角、台北電影獎最佳女主角

● 2005年《天邊一朵雲》入圍金馬獎最佳女主角

● 2003年《不散》入圍金馬獎最佳女主角


繼《迴光奏鳴曲》之後,編導錢翔推出王定國小說《妖精》改編的電影《修行》。小說敘述成年的兒子開車載父母前往療養院,一探昔日母親口中與父親有染、現已失智的「妖精」。僅3,000多字的原著,讓錢翔覺得「戛然而止,餘味纏心」。

「我最想知道的是,接下來這對夫妻如何過日子?會有怎樣的人生?」錢翔將他的疑問,發展成劇本大綱,同時寫信給王定國表達希望改編成電影的想法,對方很快回覆,表示同意。「定國老師滿喜歡我的《迴光奏鳴曲》,因此爽快授權,對改編沒特殊要求,唯一的條件就是:電影如果上映,他不會配合宣傳。」

2014年陳湘琪以錢翔的電影《迴光奏鳴曲》獲得金馬獎最佳女主角。(翻攝自台視)

小說從兒子的角度出發,但錢翔的劇本嘗試以丈夫、妻子或小三為主線,3種版本都寫過,一改再改。「其實丈夫的視角也很精彩,但我是男性,更想知道女性怎麼想,後來選擇站在妻子立場來看,對我的吸引力也更大。」劇本前後耗時3、4年,片名則改為《修行》。

錢翔解釋,「不管男性、女性,一旦簽章、步入婚姻,就展開一生的修行,甚至苦修。性與愛是人的需求,但一夫一妻制的框架卻讓很多人活得很辛苦。婚姻制度會隨時代改變,今天違反社會規範的事,200年前或200年後可能完全沒問題。」

片中妻子陳湘琪(左)前往療養院探望已失智的第三者黃柔閩(右)。(好威映象提供)

從《妖精》到《修行》,觀點不同,但曾以《迴光奏鳴曲》獲金馬影后的陳湘琪始終是錢翔不變的女主角首選。「小說最後描寫『妖精』的眼神時,我馬上想到陳湘琪。」因陳湘琪是錢翔眼中「在表演當下會魔幻轉身」的演員,錢翔希望陳湘琪在《修行》的故事中選擇飾演妻子或小三,但她看過劇本、實地田調時卻發現問題。

原來劇本中有不少妻子與小三在療養院對峙的戲,可是陳湘琪得知療養院管控與保護病友的機制很嚴謹,不可能發生那些事。修改劇本後,陳湘琪決定演出妻子,錢翔也依她的特質,減少角色的掌控性格,加添精神信念,參加許多身心靈課程。

陳湘琪訪談許多曾因丈夫外遇受傷的女性,更對演出產生影響。
為了貼近片中的角色,陳湘琪訪談許多曾因丈夫外遇受傷的女性。「她們離婚的比例很高,但也有人忽略自己的情緒,認為孩子在有父母的家庭裡更重要。」還有人的態度更對陳湘琪的演出產生影響,「事發後她與丈夫毫無溝通、冷漠以對。我問她當時的處境,她淡淡地說:『就做該做的,看著彼此的背影生活。』」

「我告訴導演這句話,他也很有感覺。」陳湘琪無奈笑說,「所以電影出現很多夫妻背影的畫面,我還背對鏡頭努力榨精力湯。我私下最不會做這個,要先切苦瓜、芹菜、紅蘿蔔一大堆很難吃的東西。戲裡的丈夫也因為太太吃素,就在外面買排骨、雞腿回家,夫妻不會面對面。」

身兼編導與攝影的錢翔(左)與女主角陳湘琪(右)反覆討論角色與劇本,培養合作默契。(好威映象提供)

演出前陳湘琪反覆與錢翔討論角色與劇本,找到交集,因此開拍時她已認為自己就是片中的嚴太太,不用讀本或排戲。「但拍攝期間錢翔仍然保持很大的空間,讓我感受當下有什麼在呼喚。」

她以最愛的一場溜滑梯戲為例:那天要拍丈夫忽然帶愛犬不告而別,妻子到社區公園找狗。來到公園現場,陳湘琪看到有位小女孩在溜滑梯、父親笑著陪伴,她忽然莫名指著小女孩衝著導演笑,不久導演過來問她,要不要拍一段溜滑梯的戲。

演出電影之前,認真準備角色的陳湘琪(左三)參加樹療等各種身心靈課程。(好威映象提供)

陳湘琪以角色的狀態去溜,卻卡住、撐了一下才溜下來。「我看到小女孩與父親歡笑的瞬間,好像是嚴太太內心的回應。女性內在都曾有個天真、快樂的小女孩,但她現在竟是個糟糠之妻!溜滑梯的動作,也反映出角色的不知所措。」陳湘琪很喜歡拍片現場靈光乍現的訊息、選擇,「創作角色不是透過排練場排演把它定好、鎖死,而是準備好之後,在拍攝當下等待一切自然有機的發生。」

攝影師出身的錢翔,此次與《迴光奏鳴曲》一樣親自掌鏡。已過知命之年的他笑著坦言,「身兼三職的缺點是我老了,有時體力不足。雖然如此,但是這樣才能像第一排的觀眾看演員表演,親自感受。與其說想當攝影師,不如說我搶著當觀眾,還能當場選擇怎麼觀看。」

錢翔大膽挑戰自己的攝影習慣,畫面變得樸素反而有力量,更寫實。
堅持獨立創作空間的錢翔,拍《修行》時大膽挑戰自己的攝影習慣。錢翔曾任《藍色大門》《總舖師》等片的攝影,也拍過許多廣告,「我可以憑直覺擺出很好看的構圖,但這次一擺好就趕快移動,希望畫面變得樸素,不是慣性的美學。這種樸素對我有點陌生,卻反而有力量,讓影片更寫實。」

戲裡陳以文經常餵食小狗演員Terry,雙方互動良好,對戲時格外自然。(好威映象提供)

《修行》製作預算約2,000多萬元,錢翔不但將導演、編劇與攝影費都拿出來當技術投資,並出資100萬元,另外還有國片輔導金1,000萬元與配樂侯志堅等其他友人們的小額投資。

導演錢翔(左起)拍攝不少陳以文與陳湘琪的背影,顯現夫妻之間毫無溝通、冷漠以對的情境。(好威映象提供)

經費有限下,《修行》藉由默契十足的班底當後盾,精確掌握時間、使用器材,發揮創意。除了陳湘琪、陳以文、黃柔閩和莊益增等表演經驗豐富的主要演員,製片陳保英與副導張亨如等也都是《迴光奏鳴曲》共事過的團隊,讓錢翔驕傲地形容,「這真是商務艙等級的拍攝,工作起來很舒服。」陳保英認為,「錢翔開放的態度使工作人員勇於提出意見,劇組更像一群電影的信徒,才能將作品推往更好的方向。」

【點擊下方「查看原始文章」看完整全文】

更多鏡週刊報導
影后掛保證演技超搶眼 狗明星提前預約「最佳新人獎」
陳湘琪因學生凍齡 談表演「你永遠是自己最好的老師」
大學時「與楊德昌聊天很痛苦」 陳湘琪全面參與拍片後全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