罕病律師陳俊翰逝世 王志安憾:我的歉意再也無法抵達 | 娛樂新聞 | 20240216 | match生活網

娛樂新聞

罕病律師陳俊翰逝世 王志安憾:我的歉意再也無法抵達
聯合新聞網     2024/02/16 07:45
記者林怡秀/即時報導 民進黨不分區被提名人、罕病律師陳俊翰今驚傳在大年初二過世,享年40歲,大陸央視前記者王志安因在「賀瓏夜夜秀」模仿他,藉此批評台灣選舉過於煽情,事後引發極大爭議,如今陳俊翰離世,王志安也在推特上公開他寫給陳俊翰的道歉信,感嘆他的歉意再也無法抵達,令人無限懊悔和遺憾。

據「ETtoday」報導,王志安在X上表示,聽到陳俊翰離世的消息,讓他深感震驚和遺憾,他其實在半個月前就寫好了給陳俊翰的道歉信,但因為覺得不夠滿意,持續修改,導致道歉信到今年都還沒有送出去,而如今陳俊翰已不在人世,他也再沒機會讓陳俊翰看到這封道歉信,沉痛表示「驚聞陳律師去世,我的歉意再也無法抵達,真是令人無限的懊悔和遺憾。這世界上有許多事情,意識到就必須要做,否則,時間會讓我們知道,很多事情一旦錯過,就是終身。」他也公開這封道歉信,「算是誠摯告慰陳律師的歉意吧。」

以下為王志安X全文:

驚聞陳俊翰律師去世,令人震驚和遺憾。 半個月前,我早就起草了一份給陳律師的道歉信,當時覺得不甚滿意,讓一位朋友提意見並修改,但各種原因一直沒有修改定稿。所以,這封原本應該發給陳律師的道歉信,直到今天也沒有發出。 驚聞陳律師去世,我的歉意再也無法抵達,真是令人無限的懊悔和遺憾。 這世界上有許多事情,意識到就必須要做,否則,時間會讓我們知道,很多事情一旦錯過,就是終身。 貼出這封道歉信,算是我誠摯告慰陳律師的歉意吧。

陳俊翰律師您好 我是王志安,一名來自於中國大陸,現如今僑居於日本的新聞人。你我的人生本無交集,但最近的事件,卻將我們兩人裹挾進一場風暴,成為了輿論事件中的主角。我想,無論是你還是我,原本都未曾想到今天的這一局面。我很知道,這一事件給您帶來的冒犯和傷害,困擾和打擾,。感同身受之間,我必須為你道歉。

事件發生後,我第一時間就讓臺灣的助理想辦法聯繫您,但輾轉之間,只來聯繫到您的助理,我們很想通過他直接和您溝通,並當面道歉,但很遺憾,他拒絕了我們這個請求。他的意思是,我無需為您本人道歉,只需為臺灣的全體身障人士道歉。

1月26日,我在節目裡對臺灣全體身障人士做了道歉,但三天後的1月29日,我看到陳律師接受媒體採訪時,依然對我不諒解。我返躬諸己,深感自己前一次針對您和殘障(身障)人士的道歉還不夠誠懇,所以,今天特地給您寫一封信,專程為您做誠懇的道歉。

實話說,在1月11號之前,我並不知道陳律師的過往,因為海峽兩岸目前的狀態,雖然大家都講中文,但卻是各自守著一個資訊孤島。我知道這是時代的藩籬,但我身為一名記者,卻不該因為這一點而卸責。如果我知道陳律師曾經為臺灣社會人權所做的努力,我11號在凱道現場,包括後來錄製夜夜秀節目時,應該就不會用那種口吻來模仿殘障(身障)人士,對這一點,我誠懇認錯,再次向你道歉。

我本人一直支持殘障(身障)人士參與政治,我也認為,陳律師參選立法委員,彰顯了臺灣身障群體在社會平權運動下,完全可以以一個普通人參與社會競爭,甚至包括可以決定臺灣政治走向的立法委員的選舉。我過後的瞭解,您參與這場選舉,和您殘障(身障)的狀態無關,是您的經歷和資歷,足以擔任這一重要的職位。陳律師這次立委選舉沒有當選,但排名第16,未來依然有機會進入立法院,我相信,您的能力和背景,一定會為臺灣社會的平權運動,贏得更多的法律空間。如果未來我有機會,我很希望能通過我的報導,讓更多的人瞭解你的努力以及取得的成就。

我深知道,道歉是一種相對廉價的認錯方式,因為道歉能看到一個人低頭,卻無法看到他的內心。言語再過懇切,也不一定能表達真正的歉意。更何況,傷害一旦造成,歉意未見得就能彌合傷口。我為我的言論給您以及臺灣殘障(身障)群體造成的傷害,而深感自責。就在今天,我們決定,為臺灣的罕見病基金會捐款100萬日元。錢雖然不多,也算是我誠懇道歉的佐證吧。

再次希望我的這封道歉信,能彌合您看到的傷口和冒犯,再次肯請您的諒解。

王志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