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新聞

專訪東元邱純枝:黃育仁真實面目慢慢被看到 寶佳華新鼓勵邱「一定要撐下去」
CTWANT     2021/07/10 13:31
東元董事長邱純枝。(圖/翻攝畫面)

東元(1504)董事長邱純枝今天親赴北檢追訴前常務董事、菱光(8249)董事長黃育仁的毀謗,本刊專訪到邱純枝過程中她一度哽咽地無法話語,邱母也對女兒遭到汙衊感到不捨與氣憤,東元大股東寶佳林家、華新焦家更是對邱純枝說「一定要撐下去」。

以下是Ctwant《周刊王》專訪東元董事長邱純枝內容,以問答方式真實呈現。

Q1、關於黃育仁在私領域部分的指控,請問您和家人目前感受到的壓力跟委屈有哪些?您的先生跟小孩有給您什麼樣的Feedback?

邱純枝答:家裡對我的清白是百分之百的信心。昨天下午接到家人的鼓勵Line,要我小心,這樣的人身攻擊太可惡了,還對周遭人波了髒水,毁滅性的攻擊,明箭易躲、暗箭難防,提醒我要好好保護自己。

今天早上我和母親通話,她非常氣憤,(停頓數十秒,哽咽地愈說愈難以說出口,有哭泣聲),對一輩子清清白白過生活的我和家人來說,面對這樣的指控,不僅傷害到我個人,對我的家人我也是非常感覺到抱歉。(再次哽咽地說不出話語)

昨天第一時間,先生和小孩他們也傳來訊息,支持提告,要奮戰到底、還我個人清白名譽,更因對我的精神上有很大的損害,不僅要對黃育仁追加毀謗告訴,還包括精神賠償。

Q2、在兩性平權的職場上,您會覺得這是一種霸凌跟騷擾嗎?

邱純枝答:這就是一個很明顯的職場上的霸凌跟騷擾。八點檔的文字用法,竟然用在企業上的經營,而且還是上市企業公司。其實已經構成嚴重的騷擾。對於一個女性的專業經理人而言,大家辛辛苦苦的工作,如果有一些成就,就要被冠上所謂壞女人利用不當的手法,得到今天的位子,這對全天下的女性而言,這都是需要被譴責的。

Q3、過去您跟黃育仁共事身為同事的過程中,有感受他的敵意跟不尊重嗎?如今黃育仁卻是以母親的話語,來對您做一些指控,沒有拿出證據,影響您的名聲,您會不會覺得遭受到許多不平等的待遇?反而忽略您專業的部分。

邱純枝答:這件事情根本就是無關專業,這些都是黃育仁很多無中生有的妄想,跟揣測。我在過去跟黃育仁在公司接觸互動的相處過程當中,一向是公事公辦,所以即使有得罪的地方,不曾在工作的過程中,看到過像現在完全是脫軌的言行。

所以我看到黃育仁現在的言語,非常的驚訝,我與他向來在公司事項上面,相敬如賓,他對公司的事物向來不是特別的關心,在公事上有沒有看到他的投入。言語上,他一貫保持謙謙君子的樣子,在最近幾次線上的公開發言或者是記者會來看,他真實的面目,是慢慢地被我們看到了。

這是我們過去20幾年來,不曾看過的面目。

Q4、您跟東元會長黃茂雄的夫人有什麼互動過嗎?黃夫人有說過對您的印象有哪些,您印象中的黃夫人是什麼樣的人?

邱純枝答:我印象中的黃太太,經常默默地在哼著歌,感覺像是自娛娛人的人。黃夫人跟我之間,過去20幾年來的對話非常少,少數幾次的對話裡面,都可以感受到,她表達是肯定。

我要特別提到,在這20幾年的時間裡,我的父母跟我一起在樂雅樂餐廳用餐,大概遇過黃太太兩三次,只要每次遇到黃太太,她對父母非常的感謝,感謝他們的女兒對公司的貢獻,一再肯定是一個優秀的幹部,所以我不知道為什麼最後,會落得黃先生口裡所謂XXX的稱號。

Q5、您在東元24多年來,您是如何跟東元阿嬤?會長黃茂雄等的相處,除了在公事部分之外,你有參與黃家什麼的家庭生活嗎?

邱純枝答:我不曾去過黃會長現在的居所,他的陽明山的住所,在我還是財務處長的時候,曾經跟總經理週末拜訪過一次,討論公事,除此之外,我沒有踏入過黃會長家裡一步。

黃會長的家庭活動,我有接到邀請去參加阿嬤的一百歲壽宴,我也曾經參加過黃會長的60歲、70歲的壽宴,如此而已,他們家族聚會,我從來也沒有參加過。

Q6、如今被捲入黃家父子之爭,您會不會覺得很無辜及無奈?會不會覺得東元還是值得您付出的大家庭嗎?還是您會想要不如歸去?您有沒有收到東元寶佳、華新等大股東、東元集團同事給您的支持跟關懷?

邱純枝答:我想是的,我在東元工作,我一直就是為東元電機股份有限公司工作,我不是為黃家人工作,所以他們這樣子把公司混為一談的這件事情,我覺得非常的遺憾。

東元值不值得我守護,我已經在這裡工作20幾年,我辛辛苦苦的耕耘,我希望東元會越來越好,東元是一個值得我守護的地方,特別強調,我不是為任何一個家族在工作。至於東元的大股東們,他們對這樣的事情都瞭然於心,也不斷地鼓勵我,一定要撐下去。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