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批准百澤安®用於治療復發或轉移性鼻咽癌患者 | 財經新聞 | 20220610 | match生活網

財經新聞

中國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批准百澤安®用於治療復發或轉移性鼻咽癌患者
美通社     2022/06/10 19:00
百澤安®已在中國獲批九項適應症

中國北京、美國麻省劍橋和瑞士巴塞爾2022年6月10日/美通社/--百濟神州(納斯達克代碼:BGNE;香港聯交所代碼:06160;上交所代碼:688235)是一家立足於科學的全球性生物科技公司,專注于開發創新、可負擔的藥物,旨在為全球患者改善治療效果,提高藥物可及性。公司於今日宣佈,中國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NMPA)已批准百濟神州抗PD-1抗體藥物百澤安®(替雷利珠單抗注射液)聯合化療用於復發或轉移性鼻咽癌(NPC)患者的一線治療。

百濟神州實體腫瘤首席醫學官MarkLanasa醫學博士表示:「鼻咽癌是中國及亞洲許多地區最常見的頭頸部癌症之一,目前一線治療手段以化療為主,治療選擇有限。百澤安®是具有差異化潛力的免疫檢查點抑制劑,而本次獲批無疑將為復發或轉移性鼻咽癌患者帶來新的希望。未來在中國,我們期待將這一重要免疫療法帶給更多亟需有效治療選擇的患者人群。」

百濟神州總裁、首席運營官兼中國區總經理吳曉濱博士表示:「百澤安®已在中國獲批九項適應症。目前,我們在中國所建立的超過3,100人的商業化團隊正秉持以科學為本的理念,努力讓更多有望獲益的癌症患者儘快獲得這一免疫治療方案。而本次新適應症的獲批,對於百澤安®而言無疑是一項重大進展,必將加速這款產品惠及我國更多鼻咽癌患者。」

RATIONALE309試驗的主要研究者、華南腫瘤學國家重點實驗室和中山大學腫瘤防治中心合作創新中心張力教授表示:「在一項關鍵性3期研究RATIONALE309中,我們在接受百澤安®聯合標準化療和安慰劑聯合標準化療的兩組患者中進行了比較。我們觀察到,相較於安慰劑組,基於獨立審查委員會和臨床研究者評估的百澤安®組的無進展生存期(PFS)取得了具有統計學和臨床意義的改善,並且在總生存期(OS)方面也展現出獲益趨勢。這些結果與更新的15.5個月隨訪的生存期數據趨勢一致,且百澤安®總體耐受性良好。我很高興此次NMPA批准百澤安®用於鼻咽癌的治療,為許多鼻咽癌患者帶來了令人欣慰的好消息。」

RATIONALE309(NCT03924986)研究的臨床結果為本次獲批提供了數據支持。該研究是一項隨機、雙盲的3期臨床研究,旨在評估百澤安®聯合吉西他濱和順鉑對比安慰劑聯合吉西他濱和順鉑,作為復發或轉移性鼻咽癌患者一線治療的有效性和安全性。

此前,公司在2021年5月已宣佈,RATIONALE309研究已在計畫的期中分析達到PFS的主要終點。在中位隨訪15.5個月時,更新的有效性分析中顯示,百澤安®聯合化療在復發或轉移性鼻咽癌患者中的PFS相較于安慰劑聯合化療顯示出具有臨床意義的改善。同時,百澤安®組繼續表現出總生存期(OS)的獲益趨勢,以及下一線治療後的無進展生存期(PFS2)的改善。百澤安®聯合化療的安全性特徵總體可控,且與每種治療藥物的已知安全性特徵一致。這些數據已在早先於2022年4月舉行的美國臨床腫瘤學會(ASCO)全體大會線上系列會議和2022年6月舉行的ASCO2022年會上公佈。

關於鼻咽癌(NPC)

鼻咽癌(NPC)是一種惡性鱗狀細胞癌,起源於鼻咽的上皮細胞,最常見於咽隱窩。i2020年中國估計有62,555例新發鼻咽癌病例,占全球總發病率的46.8%。ii儘管中國南部和其他鼻咽癌流行地區的公共衛生負擔沉重,但公眾對鼻咽癌產生的病因和預防知之甚少。iii鼻咽癌的主要風險因素是遺傳易感性、EB病毒(EBV)感染和食用鹽漬食品。iv晚期鼻咽癌的中位總生存率僅為約20個月;v復發或轉移性鼻咽癌患者的預後通常逐漸惡化,三年生存率降至僅7-40%,表明該人群迫切需要更有效治療,醫療需求亟待滿足。vi,vii,viii

關於RATIONALE309

RATIONALE309是一項多中心、隨機、雙盲、安慰劑對照的3期臨床試驗(NCT03924986),旨在評估百澤安®聯合吉西他濱和順鉑(A組)對比安慰劑聯合吉西他濱和順鉑(B組)作為復發或轉移性鼻咽癌患者一線治療的有效性和安全性。

該試驗的主要終點是獨立審查委員會(IRC)根據RECIST1.1版標準評估的意向性治療(ITT)人群的無進展生存期(PFS);次要終點包括基於IRC評估的總緩解率(ORR)、IRC評估的緩解持續時間(DoR)、總生存期(OS)、基於研究者評估的PFS、至第二次客觀疾病進展時間(PFS2)以及安全性。

試驗共入組263例患者,分別有131例和132例患者隨機分配至A組和B組,兩組患者的基線特徵均衡。該試驗的期中結果已於2021年12月在歐洲腫瘤內科學會免疫腫瘤學(ESMOI-O)大會上公佈。這些數據表明,在中位隨訪時間為10個月時,與單獨化療和安慰劑相比,百澤安®組在統計學上顯著延長了無進展生存期(PFS),在其他有效性終點方面也顯示出具有臨床意義的獲益,且安全性特徵總體可控。

關於百澤安®(替雷利珠單抗注射液)

百澤安®是一種抗程式性死亡受體-1(PD-1)抑制劑,旨在幫助人體免疫細胞檢測和對抗腫瘤。百澤安®是一種人源化單克隆抗體,經特殊設計可最大限度地減少與巨噬細胞中Fcγ受體結合。臨床前資料表明,巨噬細胞中的Fcγ受體結合之後會啟動抗體依賴細胞介導殺傷T細胞,從而降低了PD-1抗體的抗腫瘤活性。

百澤安®是第一款由百濟神州的免疫腫瘤生物平臺研發的藥物,目前正進行單藥及聯合療法臨床試驗,以開發一系列針對實體瘤和血液腫瘤的廣泛適應症。百濟神州已在35個國家和地區開展或完成了20多項百澤安®的註冊性臨床試驗,其中包括17項3期臨床試驗和4項關鍵性2期臨床試驗。

百澤安®已被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NMPA)批准九項適應症,其中針對非小細胞肺癌(NSCLC)已獲得多項批准。百澤安®在美國是既往全身治療後不可切除的復發性局部晚期或轉移性食管鱗狀細胞癌(ESCC)的潛在治療藥物,在歐洲是NSCLC和二線ESCC的潛在治療藥物。2021年1月,百濟神州與諾華達成合作,以加速百澤安®在北美、歐洲和日本的開發和商業化。

關於百濟神州腫瘤學

百濟神州通過自主研發或與志同道合的合作夥伴攜手,不斷推動同類最佳或同類第一的臨床候選藥物研發,致力於為全球患者提供有效、可及且可負擔的藥物。公司全球臨床研究和開發團隊已有約2,900人且仍在不斷壯大,目前正在全球範圍支持100多項臨床研究的開展,已招募患者和健康受試者超過16,000人。公司產品管線深厚、試驗佈局廣泛,試驗已覆蓋全球超過45個國家/地區,且均由公司內部團隊牽頭。公司深耕於血液腫瘤和實體腫瘤的靶向治療及腫瘤免疫治療的開發,同時專注于單藥療法和聯合療法的探索。目前,百濟神州自主研發的三款藥物已獲批上市:百悅澤®(BTK抑制劑,已在美國、中國、歐盟、加拿大、澳大利亞及其他國際市場獲批上市)、百澤安®(可有效避免Fc-γ受體結合的抗PD-1抗體,已在中國獲批上市)及百匯澤®(PARP抑制劑,已在中國獲批上市)。

同時,百濟神州還與其他創新公司合作,共同攜手推進創新療法的研發,以滿足全球健康需求。在中國,百濟神州正在銷售多款由安進、百時美施貴寶、EUSAPharma、百奧泰授權的腫瘤藥物。公司也通過與包括MiratiTherapeutics、Seagen以及Zymeworks在內的多家公司合作,更大程度滿足當前全球範圍尚未被滿足的醫療需求。

2021年1月,百濟神州和諾華宣佈合作,授予諾華在北美、歐洲和日本共同開發、生產和商業化百濟神州的抗PD-1抗體百澤安®。基於這一卓有成效的合作,包括FDA正在審評的新藥上市許可申請(BLA),百濟神州和諾華於2021年12月宣佈就公司正在3期開發的TIGIT抑制劑歐司珀利單抗的選擇權、合作和授權合約。諾華和百濟神州還簽訂了一項戰略商業協定,根據該協定,百濟神州正在中國指定區域推廣5款已獲批的諾華抗腫瘤藥物。

關於百濟神州

百濟神州是一家立足科學的全球性生物科技公司,專注于開發可負擔的創新藥物,旨在為全球患者改善治療效果,提高藥物可及性。目前公司廣泛的藥物組合包括40多款臨床候選藥物。公司通過加強自主研發能力和合作,加速推進多元、創新的藥物管線開發。我們致力於在2030年前為全球20多億人全面改善藥物可及性。百濟神州在全球五大洲打造了一支超過8,000人的團隊。欲瞭解更多信息,請訪問www.beigene.com.cn。

前瞻性聲明

本新聞稿包含1995年《私人證券訴訟改革法案》和其他聯邦證券法所定義的前瞻性聲明,包括3期臨床試驗RATIONALE309的資料,百濟神州將百澤安®帶給更多有望獲益的中國患者的努力,百澤安®用於治療鼻咽癌患者的潛在臨床獲益,百澤安®預期的臨床開發、藥政里程碑和商業化進程,以及在「關於百濟神州」和「關於百濟神州腫瘤學」標題下提及的百濟神州的計畫、承諾、抱負和目標。由於各種重要因素的影響,實際結果可能與前瞻性聲明有重大差異。這些因素包括了以下事項的風險:百濟神州證明其候選藥物功效和安全性的能力;候選藥物的臨床結果可能不支持進一步開發或上市審批;藥政部門的行動可能會影響到臨床試驗的啟動、時間表和進展以及藥物上市審批;百濟神州的上市藥物及候選藥物(如能獲批)獲得商業成功的能力;百濟神州獲得和維護對其藥物和技術的智慧財產權保護的能力;百濟神州依賴協力廠商進行藥物開發、生產和其他服務的情況;百濟神州取得監管審批和商業化醫藥產品的有限經驗,及其獲得進一步的營運資金以完成候選藥物開發和實現並保持盈利的能力;新冠肺炎全球大流行對百濟神州的臨床開發、監管、商業化運營、生產以及其他業務帶來的影響;以及百濟神州在最近季度報告的10-Q表格中「風險因素」章節裡更全面討論的各類風險;以及百濟神州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期後呈報中關於潛在風險、不確定性以及其他重要因素的討論。本新聞稿中的所有信息僅及於新聞稿發佈之日,除非法律要求,百濟神州並無責任更新該等信息。

參考文獻:

i.Yu,M.C.,&Yuan,J.-M.(2002).Epidemiologyofnasopharyngealcarcinoma.SeminarsinCancerBiology,12(6),421–429.https://doi.org/10.1016/s1044579x02000858.
ii.Globocan2020.Availableathttps://gco.iarc.fr/today/data/factsheets/populations/160-china-fact-sheets.pdf.AccessedMarch2022.
iii.Wu,L.,Li,C.,&Pan,L.(2018).Nasopharyngealcarcinoma:Areviewofcurrentupdates.ExperimentalandTherapeuticMedicine,15(4),3687–3692.https://doi.org/10.3892/etm.2018.5878.
iv.Liu,Y.-T.,Dai,J.-J.,Xu,C.-H.,Lu,Y.-K.,Fan,Y.-Y.,Zhang,X.-L.,Zhang,C.-X.,&Chen,Y.-M.(2012).GreaterintakeoffruitandvegetablesisassociatedwithlowerriskofnasopharyngealcarcinomainChineseadults:Acase-controlstudy.CancerCauses&Control:CCC,23(4),589–599.https://doi.org/10.1007/s10552-012-9923-z.
v.Perri,F.,(2019).Managementofrecurrentnasopharyngealcarcinoma:currentperspectives.OncoTargetsTher,12,1583-1591.doi:10.2147/OTT.S188148.
vi.Li,J.-X.,Huang,S.-M.,Wen,B.-X.,&Lu,T.-X.(2014).Prognosticfactorsonoverallsurvivalofnewlydiagnosedmetastaticnasopharyngealcarcinoma.AsianPacificJournalofCancerPrevention:APJCP,15(7),3169–3173.https://doi.org/10.7314/apjcp.2014.15.7.3169
vii.Toumi,N.,Ennouri,S.,Charfeddine,I.,Daoud,J.,&Khanfir,A.(2020).Prognosticfactorsinmetastaticnasopharyngealcarcinoma.BrazilianJournalofOtorhinolaryngology.https://doi.org/10.1016/j.bjorl.2020.05.022
viii.Xu,Y.,Huang,T.,Mao,M.,Zhai,J.,&Chen,J.(2020).MetastaticPatternsandPrognosisofdenovoMetastaticNasopharyngealCarcinomaintheUnitedStates.TheLaryngoscope.https://doi.org/10.1002/lary.28983

(資料來源:美通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