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新聞

深綠追殺高嘉瑜所為何來
上報     2020/11/24 00:02

作為初初當選的立法委員,高嘉瑜立委的曝光度恐難有同行能出其右。尤以近日高嘉瑜自行曝光雜亂房間照並詳述購屋過程與價格,不難明瞭她受到台灣社會高度矚目與檢驗的聚焦。

若是要論高嘉瑜為何受到如此鎂光、可能原因頗眾,但這並不是本文想討論重點。本文以為真正重要且有關公共事務者,應是為何高委員正常貸款買房並誠實申報會遭特定媒體連續追殺一星期;又身為執政黨的綠營有無認真思考過能不能包容、或者說需不需要高嘉瑜這樣「非典型」的立法委員。

先就這回高嘉瑜買屋事受特定人與媒體提起炒作來說,此事只要有誠實申報,其實不該受此千刀萬里追式攻擊,尤以她曾任三屆議員還要貸款兩千萬買兩間小套房來說,合情合理並不誇張。故而本文以為該討論的或許不只是高委員個人,而是所有政治人物于監察院申報財產是否確實?抽查樣本夠否?再所有政治人物是不是在同一基準下受審核?

說得再直白點,從地方議會到中央的國會,台灣有多少政治人物和建商關係牽扯不清,定期收受建商政治獻金,或根本議員或立委本人就是建商。這關於土地重劃、關於銀行貸款或土建融等等複雜事牽扯其中,這些才是最最需要攤在陽光下讓台灣公民知悉,以嚴格法律相繩的。舉最最簡單例子言,有立委每年申報財產名下戶頭、動產、不動產皆為零,這樣「一無所有」的窮困立委奇景不但不被監察院追索,也幾乎沒有媒體報導,想來令人搖頭。

接著往下說,本文以為高嘉瑜委員爆紅的因或果,不應該浪費這麼多社會資源投注,尤其她已將貸款成數、只買一車位、當時購買房價等坦率公開,高本人不值得此等放大鏡;抑或這樣的放大鏡應該投照到更多和建商、營造商有關的國會議員。簡單就從監察院申報資料來看,擁有幾十筆土地或房屋,財產破億的民代大有人在,如前所述大膽到直接申報所有財產為零的立委也不乏其人,我們應以同一標準檢視包括高嘉瑜在內所有立委和議員,應該提升監察院在財產申報方面監督功能與相關法律罰則,這才是我們社會能再進步正辦。

高嘉瑜曝光雜亂房間照並詳述購屋過程與價格,不難明瞭她受到台灣社會高度矚目與檢驗的聚焦。(圖片摘自高嘉瑜臉書)

如前述所言,以財產申報基期論、高嘉瑜委員並不重要,或者說不該是我們最最關心國會議員。然則以藍綠陣營角力,從民進黨內部派系以觀,那又是另一個可以討論的方向,可以從高本人特色延及民進黨方針何若。

具體地說,很多討厭或攻擊高嘉瑜的言論來自深綠陣營,這樣的憤恨通常和距離柯文哲遠近、還有高本身「非典型民進黨」有關。若從純本土台派立場出發,不喜歡高嘉瑜或者懷疑她核心理念這非常合理,然而從綠營整體戰略來看,到底始終傾向深綠或是往中間移動才能穩取大盤,這很值得深思。

換句話說,內湖南港的立委選舉就是一個明白縮影。在這局偏藍戰區裡,除高嘉瑜外,綠營再無他人能夠取勝。拉高視野看全台,則若欲擴大民進黨整體支持度,執政黨顯然需要能夠獲得中間甚至淺藍支持者的政治明星,而此類政治明星放眼全國,可能唯高嘉瑜外也少有第二人。

順這邏輯而論,則綠營在情緒上討厭高嘉瑜或把她當外人是一回事,但如果(只是「如果」)卯起來攻擊批判,運用各種資源暗地修理高,那只讓民進黨少了一名真正能打、能夠伸手跨區藍營的戰將。

曾幫美國前總統柯林頓操盤選戰多次並取勝的莫里斯(Dick Morris)著有名作《新君王論》,書中謀略與各式戰法臚列,而他寫到最最重要方法取大局,無非「向中間靠」,因為不論在哪、不管何時?選民區塊變動是常態,更且激進核心政治信仰者不會是多數,所有選戰棋手都該看清這點。

高嘉瑜委員以直道而行、率真坦白聞名,本文不清楚高政治出手有無此等策略,但民進黨身為捍衛本土政權最大勢力,更該寬容態度以向黨員,畢竟能夠拓展票源才是硬道理,才是維繫台派政權持久,不被中國併吞法門。

※作者從事金融投資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