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新聞

單親媽媽勒斃2幼子被判死 辯護律師:法官完全偏頗,我們二審見
上報     2020/11/26 16:08

吳姓女子2月勒斃2幼子後自殺失敗的事件,日前新北地方法院一審判決死刑、終身褫奪公權;吳女的辯護律師廖蕙芳表示,吳女獨自扶養子女7年,最終走頭無路才決意帶著子女共赴黃泉,但法官不顧事件脈絡,輕率審判,甚至稱吳女「毫無悔意、必須永久與社會隔離」,實在令人難以接受,「既然是這樣,法官,我們二審見。」

婦女新知也發表聲明,強調吳女案件顯示了多數單親媽媽所面對的困境,是國家支持不足下掉進工作、居住和人際的惡性循環,期盼法官能撐起「人權守護者」的光環、在悲劇中聽見弱勢者的呼救。

法官:吳女毫無悔意,已無教化可能

離婚獨自扶養兩名子女的吳姓女子,2月時帶著7歲女兒和6歲兒子在汽車旅館入住,對兩人下藥迷昏、以童軍繩勒斃後,吳女傳Line給前夫表示,「我走了,我去陪孩子們了,不然他們黃泉路上會孤單。」

吳女隨即吞下大量安眠藥、多種抗憂鬱藥物配酒自殺,前夫凌晨讀到訊息立即趕至汽車旅館救人,但子女已離世。前夫報警並將吳女送醫。

吳女坦承犯案,但也表示這7年來都是她自己獨力養育兩個小孩,無論生病或不舒服,都是她在顧;她一人面對所有的輿論壓力與各式異樣的眼光,工作找得不順遂,24小時去哪裡都要顧著他們,完全沒有自己的自由,所以她要帶他們一起走。

新北地院24日一審依殺人罪判吳女死刑,褫奪公權終身,仍可上訴。新北地院認定,吳女欠缺尊重生命觀念,犯案後還未見悔意與反省,仍在抱怨兩個孩子都是自己照顧,甚至案發兩天前就已嘗試將孩子用枕頭悶死,但因孩子反抗而沒得逞。

吳女的律師廖蕙芳向法院聲請精神鑑定,結果顯示案發當下她的精神狀況正常,因此合議庭認為,吳女在正當化勒斃兒女的犯行,教化她已非易事,若不與社會永久隔離,日後恐再次因細故傷害他人。

律師廖蕙芳:法官輕率臆測

對判決極度不滿、已決心要上訴的吳女辯護律師廖蕙芳26日發表聲明,表示這兩名子女,從出生起就一直由吳女單獨照顧至案發,離婚後工作不穩定,案發前半年還復發曾罹患的憂鬱症、兩個月沒有工作,最終走投無路才帶小孩共赴黃泉。但法官量刑卻隻字未提,明顯違反刑法第57條及59條規定。

廖蕙芳指出,吳女將子女勒斃是事實,但法官卻完全忽視吳女也決心同死,而直接認定她「行徑冷血,泯滅人性,且被告所為僅在宣洩其心中對生活狀況之不滿情緒,在在均顯示被告行為極惡劣」,完全偏頗。

「她希望法院判死刑,讓她可以去陪小孩,卻完全沒打動法官,」廖蕙芳不解,為何吳女完全坦白犯案過程,卻被法官認定為沒有悔意、泯滅人性;且吳女沒有任何前科,也不會出手打小孩,若非被逼至絕境,絕不會有此案發生。法官卻輕率臆測,判定吳女未來再犯可能極高,已無教化可能。

廖蕙芳強調,「我翻遍全卷,沒有被告日後有再犯可能的證據,」但法官完全不重視被告性命,「既然是這樣,法官,我們二審見。」

婦女新知:「國家福利缺席」是主因

婦女新知基金會也在下午發表聲明,指出吳女在法庭的陳述,其實是所有單親媽媽的心聲,缺乏公托資源下,單親媽媽得隨時帶著孩子,因而陷入工作、居住和人際上的惡性循環,不難想像她所產生的絕望感。

婦女新知表示,政府推出無法解決問題的公托準公共化、不停加碼的育兒津貼,只想發錢了事,而不去檢討收托時間不符合需求、數量成長幾乎停滯的公共化托育,還假裝沒看見職場上的婚育歧視。

「就業、居住、托育,這些都跟家庭的穩定息息相關,」婦女新知強調,政府得負起責任,否則這些責任與負擔只會被丟回家庭由女性扛起家務、育兒、長照的重擔,才一直出現婦女長照悲劇、托育虐兒等事件;而福利制度本不該以殘補、防止依賴出發,「社會安全網」和福利救助才能真的幫助到需要的單親、弱勢家庭。

婦女新知也說,法院新聞稿對當事人充滿「訓示」意味的判決書,讓他們感到哀痛。國家應該悲憫自省為何失職,而無法及時提供社會支持,而非嚴厲苛責、漠視個人照顧重擔,任由單親家庭自生自滅。

「照顧少年及兒童,國家及社會同有責任,政府應直接幫助少年及兒童或間接協助家庭履行應盡之義務。」廖蕙芳與婦女新知都呼籲,國家社會沒有盡到照顧弱勢家庭的責任在先,讓她獨力帶著子女在為生活奮戰,司法部門卻忽略脈絡,判處吳女死刑,實在難以接受。

婦女新知最後表示,希望政府能在悲劇中看到制度的不友善,不要再讓「國家福利缺席」成為人民自殺、殺人悲劇的主因。(駐美代表處爆9人確診新冠肺炎)

相關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