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新聞

中國製疫苗在港澳是一盤大生意
上報     2020/12/14 00:00
從欺凌統治看港澳疫苗接種

武漢肺炎的疫苗終於都推出市面,英國率先為高風險人士接種疫苗。另一邊廂,看香港澳門兩特區政府也宣布訂購了數量龐大的疫苗,準備為兩地市民接種。

可是在消息公佈的時候,有一些奇怪的地方值得留意:香港特區政府宣佈市民不能選擇接種來自哪個國家生產的疫苗,而澳門特區政府則宣佈未能透露疫苗來自哪個國家。這樣會引起疑問,就是為什麼香港特區政府在衛生事務上採取強制的做法,而同時澳門特區政府在衛生事務上採取隱瞞的手法?

欺凌統治

考慮到2020年這個時空背景,香港剛剛經歷了2019年反送中抗爭,無論香港特區高官還是中共都非常忌憚香港再次掀起抗爭,香港警察也已經習慣越過法律欺凌市民而不用承擔法律責任。這些人在心態上的有一種扭曲的共同點———「偏好剝奪別人的選擇餘地,使別人被迫接受對自己有害或有風險的強制行動」———這顯然是欺凌者的特徵。

澳門特區官員乃至市面上為數眾多的親共居民也為「澳門夠乖夠聽話」而沾沾自喜。雖然並非全部,但當中確實有些人作為旁觀者看得過癮,也產生向欺凌者的移情,主動發出吶喊為欺凌者搖旗助威。

校園欺凌尚且遭到社會譴責,可是社會欺凌又怎樣呢?香港的紅底學校香島中學也曾有學生支持抗爭而遭到校方制裁,畢竟學生們也是親眼目睹同齡人如何遭到政府暴力的侵犯,和同齡人「被跳樓」「被投海」,心中燃起義憤;澳門的紅底學校卻是長期由校方引入社會欺凌的氣氛,校園欺凌問題始終揮之不去,教師欺凌學生之事在校園內外都有冤無路訴。可見社會欺凌無可避免會波及校園,激發更多的校園欺凌,使得下一代也要承受欺凌之苦,甚至把校園欺凌的模式再次帶到社會和政府部門,形成社會普遍瀰漫的欺凌文化,代代相傳如同中国大陸。

比較一下香港澳門兩特區政府的統治情況,可以發現:香港特區政府從2019年抗爭開始後,已經完全進入了事事欺凌市民的欺凌統治模式;而澳門特區政府則始終有一種澳門特色,迎合中共指令的同時在執行細節上緩衝了來自中共的強大壓力。

中共也嫌港澳事務無法像在中国大陸那樣如臂使指(沒有做出理想中的欺凌效果),也開始安插中国國企或中共人員到公共部門和學校「提供指導」甚至「直接辦事」。港澳的一国一制已經開始逐步交接,港澳公務員被取代只是時間問題。

以欺凌統治的視角去看港澳的疫苗接種計劃,可以看出,執行上香港澳門兩特區政府在此事上是採用欺凌的辦法推行的,而政策出現欺凌的特徵,幾乎可以確定是中共為確保效果而直接插手,違反《基本法》第十六、十八、廿二條「港人治港/澳人治澳」的原則。

武漢肺炎疫苗是一盤大生意

到底中共要確保甚麼效果呢?

看武漢肺炎疫苗的供應商,當中有中国產疫苗。要留意,中国產疫苗全球最貴,一人兩針要價1000人民幣以內(算800好了),假如等到歐美產疫苗供應量充足,則會嚴重壓縮中国產疫苗的銷售空間。不難合理推測,中共要確保中国生產的疫苗銷往香港澳門的數量,以獲得相應的利潤。同樣合理推測,港澳居民在可以選擇接種不同產地疫苗的情況下,自然會選擇接種產自歐美的疫苗,這樣會危害中共的利益。因此,中共必須在港澳採用欺凌的措施,剝奪疫苗產地的選擇權,使港澳居民只能接種到中国產疫苗。

再為中共和港澳居民的博弈多推一步:港澳居民不相信中国產疫苗,大不了不接種,反正現在大半年過去了也還活着。這樣中国產疫苗也是滯銷。在澳門容易辦,反正澳門特區政府會埋單,獨力買下足量疫苗等市民來免費接種;可是在香港要自費接種疫苗,萬一香港市民真的不來接種,那麼中国產疫苗就只能滯銷了。因此,這個價值60億人民幣的生意,值得使用行政暴力去推銷。

可能的欺凌手法

香港特區政府已經擁有国安法和香港警察這兩個制度上的欺凌工具,如何搭配防疫政策來推銷疫苗就只是創意問題:例如派駐警察在各食肆門口,禁止未接種武漢肺炎疫苗的人進入食肆,違令者逮捕,反抗者也許要吃子彈了。看,這是不是充滿了欺凌的味道?

澳門特區政府也許會收到指示要提交武漢肺炎接種率作為政績,以作為模範給香港參考。這時,學校教師將很可能再一次被拿來開刀。2020年5月4日澳門各學校在這個中共政治節日復課並舉行升国旗儀式,全澳門五千多名教師們在幾日內集體到唯一一間政府醫院插鼻採樣檢驗武漢肺炎,這是第一次以澳門教師為目標的突擊任務。食髓知味,不難合理懷疑,農曆新年後學校開課前,也要全澳門教師集體突擊接種中國產武漢肺炎疫苗,沒有接種者不得上班。雖然查澳門法律並沒有強迫澳門居民接種疫苗的刑事條例,但這種事可交由校方向「不合作的教師」施壓與衝突,為生計,澳門教師不接種疫苗其實等於辭職並轉行。

相比起香港特區的粗暴剛猛,澳門特區的慣常做法則顯得細緻陰柔。欺凌統治本是中共統治術的閉門心法,在武漢肺炎疫情下,大家可留心觀察他們會變出些甚麼花樣。

※作者為香港中學教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