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新聞

觀點投書:中天會更強,但言論尺度會更小
風傳媒     2020/12/16 06:10

中天轉戰Youtube,新聞主播話講一半突然嗑起漢堡,應網民要求當場扎起馬尾......這場面或許會讓某些菁英掩鼻,認為此舉侮辱了新聞專業,但對成天在網路平台上找新鮮的普羅大眾而言,這才是看點。況且,比起在電視上正襟危坐鬼扯兼造謠的低級主播,嗑漢堡的,說不定還更謹守新聞內容上的專業。

收益角度勢必網紅化,有些成功模式倒過來影響新聞電視台的質變

在短短的時間內吸粉200萬,中天的Youtube頻道引起一陣驚呼與側目。台灣電視收視戶約500萬,在Youtube頻道上有200萬訂戶,確實不少,且訂戶數還在持續成長,要超過300萬,對中天而言恐非難事。

或嘲曰,訂戶也有大陸網民,200萬不算多,我則笑,別自欺欺人,台灣眾多新聞臺的政論節目也有許多大陸觀眾,而且不分藍綠雨露均霑,甚至已經成為不可忽視的觀眾群與另類的利潤來源。每一家新聞台在Youtube都有頻道,訂戶也都不僅止於台灣人。

事實是,中天在Youtube上的訂戶數,一舉超越了其他新聞台。簡單說,被當權者斬首的中天,會在一片新天地裡長出更多頭,按此發展,中天的影響力只會更強。不過,風險也隨之而來,其一是營利能力,其二是言論尺度。

畢竟是網路,營利遊戲規則與傳媒不一樣,中天也不像以前獨立,現在屬於寄人籬下,地雷必然更多。往好處想,觀眾「抖內」將成為新的營收管道,往壞處想,一旦Youtube對熱門節目採取限流,上黃標等卡脖子措施,營收狀況勢將起伏不定。

政府想對電視新聞台卡脖子,速度不快,效果有限,但平台業者下手迅猛,立竿見影。重點在於,對Youtube(Google)這麼大的跨國企業而言,新聞節目佔其收益比例並不高,往往一首歌曲或一貓一狗一鸚鵡所能擄獲的收視,就足以輾壓新聞頻道一週的點閱數量,因此沒理由懼怕得罪哪個新聞頻道主。要上你黃標就上你,以含糊其詞處理你的申訴,誰都沒輒,這是頻道主的日常。

陳文茜說「文茜世界週報」一年到花4千萬外電費用,網路養不起,一語道破網路頻道的營利限制。簡單說,若只有一小組人捧一個網紅搞一個頻道,內容僅止於坐在鏡頭前嬉笑怒罵說說唱唱,受到歡迎的話不難賺,小成本很容易填平。但一個新聞台主播的年薪是多少?換算一下預估點閱率即知,要Cover成本非常困難。

就市場論市場,收益決定內容,想在網路上賺錢,創新是基本,內容取決於觀眾屬性,言論往極端化發展顧小眾,是大概率趨勢。只要極端模式操作成功,影響力擴大,政府管制隨之而來則一點也不奇怪。

在新聞自由遭斬的敏感時機,NCC公開分享了美國網路平台在內容審查上受罰的案例,隨即引發「殺完中天殺網路」的質疑。確實,誰該問斬,不是劊子手說了算,遭抨擊是理所當然。不過無可否認,NCC揭開的是重大而嚴肅的議題:

網路平台內容該不該管?僅提供第三方內容的平台,該不該擔負法律責任?

毫無疑問,這是全球性問題,也是各國政府正欲整頓的重大事項,因為社群媒體已成社會動盪,甚至危及國安的群眾平台。

當言論不再為少數菁英所把持,人類社會承受不住言論自由的大眾化,是科技為本世紀所捎來的黑色幽默。輿論領袖不再需要學經歷認證,現在哪怕只有一身橫肉與滿嘴粗話,無德無能無知識,也能操縱十萬個以上的腦袋與情緒,說實話吧,我們人類顯然承擔不起這種自由。

跨國社群媒體這頭巨獸,聚眾力量早已超越傳統宗教,任何政府都會懼怕,也必然要透過政治權力予以控制,缺乏標準的言論自由,則是理所當然的犧牲品。這便是為何關中天事件裡個人不願標榜言論自由的緣故,我在意的是標準。

社群媒體為自己叫屈,為言論自由申辯,一來,他們不是內容生產者,不該承擔法律責任;二來,平台確實有對內容進行審查,但審查尺度事涉憲法所賦予人民的言論自由,除了法律與模糊的社會觀感,審查並無,也不該有一致標準。

作為Youtube的一個小小頻道主,我可不認為平台審查的尺度很寬鬆,讀者有興趣可以自己試試看做一集內容,很快就會發現,批評美國與批評其他國家的尺度是不一樣的。有在這個平台設立頻道的媒體,應該也知道什麼樣的內容會被上黃標,即便該內容根本就能正常在電視頻道上播出。

今天的尺度不代表就是明天的尺度,是網路平台的現況

自認被社群媒體「欺負」的川普,就強烈主張要在政府內設置申訴管道,供那些自認被社群媒體不公平對待的民眾便利檢舉。不過,如此一來,政府就將手伸進社群媒體了,一旦政府介入審查,產生利益結構,就很容易傷害言論自由。

換言之,社群媒體只能選擇更形嚴格的內容審查,以交換政府給予他們寬鬆的法律責任。弔詭的是,這可能是對信仰言論自由者最好的結果:開始自我審查吧,至少可避免讓政府審查。

但無論怎麼自我審查都有風險,因為平台並無嚴謹的審查標準。

才剛發生,推特大量刪除了使用者貼出的「南京大屠殺」史料圖文,理由是「無端血腥」。凍結帳號,刪除圖片影片,限流,什麼都來。相對地,當天在推特上大量違背歷史事實的「南京大屠殺造假論」,則無障礙流通。

試問,我們可以相信社群媒體的審查能力嗎?川普的怒吼至少也有三分道理。而這就是中天的風險所在。

總言之,在Youtube上的中天,必然會演化出更強的節目與網紅以維持營運,但言論上的尺度也肯定會遭到更大的限制。

至於政府將怎麼介入網路媒體,那是另一個寓意深遠的故事,有機會再談。

*作者為自由撰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