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新聞

風評:一苗難求N個說法,陳時中牛吹夠了沒?
風傳媒     2021/02/25 07:20

號稱研發、採購疫苗雙軌並行的蔡政府,吹噓老半天至今未能拿到一劑疫苗。辛丑牛年開工不久,中央疫情指揮中心指揮官陳時中興奮宣布將有4500萬劑疫苗,其中包括已向德國BioNTech/輝瑞公司訂購500萬劑疫苗,但隔沒幾天就灰頭土臉坦言「生變」。

生變的原因為何?陳時中含沙射影地說:「有政治外力介入」、「有人不希望台灣太高興」。到底誰要讓台灣人民不高興?誰在阻擋台灣取得BNT疫苗?暗暗指向對岸居中作梗。

陳時中關於施打疫苗的說法變幻莫測,劇情曲折猶似小說情節。一開始說能買到3000萬劑,又變成1000萬劑,再到4500萬劑;接種時間則從「今年第一季開打」改成「要3月至6月能打上」,再變成「可能要等到第四季」;理由也是五花八門,「大國超量購買」、「台灣有本錢等疫苗」……

最新說法是:透過COVAX平台購得的20萬劑英國牛津AZ疫苗,最快本周來台,預計3月開始接種,其他的要等到5、6月;而透過國際管道買到的1981萬劑疫苗,其中1000萬劑是AZ的疫苗,但這款疫苗對南非變種病毒的保護力不足,又有副作用疑慮,南非、法國、瑞典已經暫緩施打;只有訂購500萬劑的莫德納疫苗,保護力勉強與BNT疫苗堪比,但尚未到手。

BNT是保護力達95%的疫苗,世界各國爭相搶購,早就供不應求。陳時中之前是繞過上海復星直接找上德國BNT總公司買疫苗,但既然上海復星是大中華區獨家代理,怎能夠跳過去?為什麼刻意隱瞞上海復星集團參與疫苗研發的事實?未能簽約的真正原因是什麼?何以陳時中不走正道反鑽後門,鎩羽而歸又依然故我。

陳時中違反「大中華區」的商業代理行規,還說「大中華區」只是個形容詞,不是一個法定名詞。從商業契約的角度,「大中華區」當然不是法定名詞,卻是長期慣用的概念,例如蘋果、微軟、麥肯錫等跨國企業使用「大中華」作為部門或分公司名稱。其實不只商業領域,國際學術研究也是,比如哥倫比亞大學的大中華研究所。陳時中應向美國的中國研究社群抗議,因為美國智庫學界的「中國研究」都把台灣包括在內,美國貿易代表署還把「台灣、中國、蒙古」放在同一部門。

「大中華」在國際上主要用在與政治無涉的商業、文化領域,可以避開兩岸關係中的政治及主權爭議,降低政治與意識型態的衝突。如果台灣官方要避用「大中華」這個名稱,那麼我國參加奧運時還要使用「中華台北」名稱嗎?

各國疫苗開打,台灣却望穿秋水,一苗難求。圖為日本開始為該國4萬名醫護人員接種新冠疫苗。(美聯社)

中國已向53個國家提供疫苗(約全球的四分之一),正在向27國家出口疫苗;印尼總統佐科威、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已接種科興疫苗。中國國台辦說願提供給台灣的疫苗,是包括在給COVAX的1000萬劑國藥疫苗之中,顯然口惠而實不至。全球大國瘋狂搶疫苗,新加坡、馬來西亞開始施打,為何台灣卻望穿秋水、一苗難求?

事實上,上海復星集團早在2020年3月就與德國BNT公司簽約,參與BNT疫苗研發並擁有在中國大陸及台港澳的獨家代理權。當時復星集團很早就投資德國BNT,協助在中國做三期臨床試驗,因此拿到了一劑30美元的議價權,換到了大中華區的代理權。我國現要繞過總代理上海復星,想以每劑45美元買1000萬劑疫苗,這個價格比東洋製藥向上海復星訂購的每劑30美元,貴了50%,總價貴了1.5億美元。

我國最早也曾想從美國的輝瑞公司下手,從這劑疫苗的另一個合作端設法突破,但輝瑞以它不負責疫苗在亞洲的業務為由,拒絕出售。現在陳時中指德國BNT原廠表示「仍會按計畫提供疫苗給台灣」,但這個承諾非常空泛,「計畫」可以是指由代理商上海復星來提供,或是走COVAX的途徑。就算BNT真的願意大費周章,協調上海復星放棄代理權,這中間文書往返曠日費時,台灣的經濟損失也是難以估計。 

以色列和歐洲國家開始使用「疫苗護照」,作為開放國界的依據。台灣很難不甩國際遊戲規則,「接種疫苗、群體免疫」方是正途。當然,等到其他國家疫苗打得差不多了,台灣還是可以買得到疫苗;但越晚買到,台灣就越晚才能開放邊境,經濟、觀光也就被拖遲,這才是疫苗對台灣經濟最大的衝擊所在。 

「有人不希望台灣太高興」充滿挑釁意味,「大中華區不是法定名詞」的理由則是十分荒誕,陳時中意圖繞過大中華代理商的上海復星,直接與BNT總公司談判不成,比去年還高價購買,再拿其他疫苗東拼西湊,根本是拿台灣人民的性命和生計在開玩笑的鬧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