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新聞

【桃園文選】摩天
桃園電子報     2021/04/06 16:37
四月的高山,是披紗待嫁的新娘;而奪目的髮飾,則是含苞待放的杜鵑;有一點羞,有一點豔,在箭竹與草場的護衛下,於涼露與冷霜的澆灌中,尤添媚色。蠢蠢欲動的杜鵑呀!總盼豔陽柔和地撫觸,也望寒風嚴肅地摩娑,唯有如此,才能在白雲與藍天的見證下,次第發放。

鈴鳴山的日出,彩光四射,甚是美麗。圖 : 江冠霖提供

闃黑而綿長的730林道,植滿了濃稠而詭譎的寧靜,除了偶爾經過的頭燈以及沉甸甸的跫音之外,再無聲響。也許幾齣唧唧的蟲鳴,也許幾曲哦哦的鳥囀,劃破了黎明來前懸掛之悵氛,但隨即復歸為默靜之貌態。

730林道的晨曦有一種特殊而寧靜的美,步行其間,心曠神怡。圖 : 陳文發攝

通往閂山以及鈴鳴山,就像通往天堂的路,既不輕鬆容易,也不平坦開闊,而是崎嶇難行、起伏綿長,要吃上一些些的苦,一點點的辣,才能享受極目帶來的暢適以及遼夐貢獻的盛景。但沉重的步伐,是不撓的毅力;龐大的行囊,則是征服的決心;故而頭燈照射處,便是腳步邁向處;心跳加快處,便是懸崖峭壁處。隨著地勢的不斷增高,豐沛的體力也逐漸消耗,但辛苦是值得的,付出是有回報的,才會在遠峰絕頂之上,迎來篝火似的朝霞以及巍峨摩天的群峰。

趁著日出的前一刻,登上峰頂,迎接迷人的第一道霞光。圖 : 廖淑敏提供

北宋郭熙於(林泉高致)提到:「春山淡冶而如笑,夏山蒼翠而欲滴,秋山明淨而如妝,冬山慘淡而如睡。」在登上峰頂的這一刻,竟感覺到群峰與我相視而笑了!這片闃黑後的朝霞,這幅酣眠後的初醒,嫵媚極了!故能蕩懷而撩人不已。

欲登鈴鳴山,必先攀爬陡峭的草坡。圖 : 陳文發攝

南朝吳均在(與宋元思書)中提到:「鳶飛戾天者,望峰息心;經綸世務者,窥谷忘反。」這些都是文人逢時的心情,也是雅士遇景的共鳴。我們醉心於風煙俱淨,也陶然於天山共色;既欣喜於並概青雲,更醉倒在一派霄漢。這百里瑰偉之橫幅,唯意願者而得之,除此之外,更無繆巧。

高山杜鵑已於四月起,次第開放,這是高山一年一度的盛宴。圖 : 陳文發攝

凌晨三點上攻鈴鳴山,頭燈猶如闃黑中的一列火車。圖 : 陳文發攝

(資料來源:桃園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