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新聞

觀點投書:身障者的手足功課
風傳媒     2021/04/07 05:30

大學個人申請正如火如荼的進行中,而今年高三的我自然也參與其中,因為家中有腦性麻痺的哥哥,特殊教育學系一直是我的首選之一,直到上大學的前一刻,我不禁開始思考,我與身心障礙者之間到底有著甚麼樣的連接?

今天,我想用自己的角度出發,和大家分享手足身分所帶給我的不同思考。

一、我與障礙者的日常生活

談起我對哥哥的印象,大概是那左側總是斜一邊的衣服吧,因為走在大街上他的手總是會不由自主地搭在我的肩上然後慢慢的向前走,這大概是我與身心障礙者最真實的日常吧。

從小雖然我的哥哥在行走上略有不便,但在我心中他與其他人都是一樣的。至今我依稀記得,升大二那年的暑假,他獨自一人參加了在中國舉辦的特殊教育營隊,帶著一群與他一樣擁有身心障礙的孩子到萬里長城進行長達兩週的健走活動;當哥哥傳回他與萬里長城的合照時,頓時我內心充滿了對哥哥的驕傲與敬佩,看見如此努力的他,我不禁反問自己,身為身心障礙手足的我,又有什麼特質可以幫助他們呢?

二、從障礙者的戀愛看同理心

24歲的年紀,正是與愛情相遇的好時機;但是哥哥卻遲遲沒有踏出感情的第一步,旁人總是不能理解為什麼他不願意勇敢地去追求屬於自己的愛情,但從小陪在他身旁長大的我,似乎特別能夠理解他心裡面真正的感受,那個藏在身障者心中真正的煩惱。

一直以來,我都認為體諒他人是一件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但身旁的人似乎都不能理解哥哥心裡頭真正的想法,包括自己的父母也是。記得有一次父母又再一次的質問哥哥:「都24歲了,怎麼還不談戀愛」?我在旁忍不住問了一句「自己一個人不好嗎?」

當時心中感到十分困惑:「身為父母的你們,怎麼就不了解自己的孩子是因為身障所帶來的自卑所以才遲遲沒有一段屬於自己的愛情呢?」誠如上面所言,24歲正是談戀愛最美好的年記,我想哥哥同樣也期待能夠在這遇到一個自己心儀的人,但由於身障的關係,即使遇到了,我想他內心的焦慮與憂愁一定比常人還要來得多。

「同理心」我想是生而為人與生俱來的一種本能,我們在成長的過程中卻常常丟失了它;但幸運如我,因為有著一位障礙手足,同理的特質是我比一般手足關係更加可貴之處。

三、我與其他障礙者的相處

走筆至此,我想起了一個故事,某次哥哥帶著我與他的朋友們一起聚會;在同行的同學當中有輪椅使用者以及視覺障礙者,從公車下車到進入餐廳之前,我從旁協助司機使用斜坡板;好讓他順利下車。點餐時,我也有協助視障的同學報讀菜單,而這些生活中的細微動作也讓我從協助身心障礙者的過程中獲得成就感,也在這一來一往的互動當中,「我認為我是被需要的」而我認為這樣的感受能夠使我在將來的特殊教育工作當中更加的得心應手,與此同時,我相信我也能夠在與身心障礙者的相處裡,找到那個原本的自己。

四、障礙即是手足間的共同功課

從我與哥哥相處十餘年來,他所給予我的不只是親情上的支持,更多的是一顆想要幫助他人的真心;在不久的將來能夠走入特教領域學習是我現在堅定前進的目標,因為身心障礙是我一輩子的生命課題,我也相信,它能夠將我平凡無奇的人生變得精彩絕倫。

若有人問我,有個障礙手足是種什麼體驗?

唯一的不同就是一切都不同。

*作者高三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