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新聞

【台鐵災後會議】爆「心理師不懂心理重建」狂言 衛福部挨轟藐視專業
上報     2021/04/17 17:50

台鐵太魯閣號釀重大事故,乘客、家屬及救難者創傷復原路迢迢。為啟動災後心理重建工作,衛福部心理及口腔健康司13日召開會議,邀集跨部會、地方衛生單位和心理專家學者出席,各方於會中提出多項建言,卻爆出被官員口出狂言「洗臉」,甚至反指「心理師不懂心理重建」,令與會者大為傻眼,不滿連政府都帶頭藐視專業,怎麼縝密處理災後心理復原工作?

台鐵事故衝擊大 心理重建路迢迢 

太魯閣號出軌死傷慘重,事故現場大體分離、血肉模糊畫面怵目驚心,不只衝擊生還者及家屬,包括第一線救難者、醫療人員及社工,亦可能面臨創傷後壓力症候群,令各界不斷疾呼災後心理重建的重要性。
台鐵太魯閣號出軌死傷慘重,事故現場讓人怵目驚心,衝擊生還者、家屬及救災人員,令各界疾呼重視災後心理重建。(合成畫面/取自中華民國紅十字會臉書)
為此,衛福部心口司13日召開「太魯閣災難心理重建會議」,邀集教育部、內政部及國防部等跨部會、各地方政府衛生單位,以及臨床心理、諮商心理和精神醫學界代表與會,討論後續執行工作,卻爆出專家學者和地方衛生局於會中提出多項建議,屢遭官員打斷、回嗆,甚至反過來質疑發言者專業性,引發眾怒。
提供政府專業協助 心理師建言竟被消音

當天受邀的台灣輔導與諮商學會理事長、彰師大教授郭麗安,會後直接點名主持會議的心口司長諶立中,引述其會中發言,包括「心理師怎麼會做心理重建」、「心理師在災難現場也只能拍拍受難家屬的背」、「系統合作是細枝末節的事情」等,不滿心理諮商專業被找來談如何幫政府做事,卻從頭到尾被消音、輕蔑,質疑「到底發生什麼事?」
台灣輔導與諮商學會理事長郭麗安應邀出席衛福部會議,不滿怒批政府找心理諮商專業談心理重建,卻藐視專業意見。(取自臺灣師範大學校友官網)
與會者透露,當時郭麗安在會中提醒,警消單位固有的性別文化,容易使災後心理受創者不敢主動申請協助,甚至有擔心被扣點、被主管貼標籤等顧慮,政府應主動把心理輔導資源送到各單位;但諶立中卻回覆,警消人員因男性氣慨難以求助,已是多年前的狀況,現在時代不同了。
另外,郭麗安也提及,心理師進入災區服務的過程,或聽生還者描述現場怵目驚心的狀況,自己也可能受到衝擊,且多數心理師在大學及研究所階段,並未受到災難心理學和創傷心理學的訓練,有必要提供事前的教育訓練和服務中的督導,學會願意協助。但諶立中聽聞直說,現在不討論這個,並指郭的發言「我們幾年前就聽過」,令在場不少專家學者面面相覷。
分享普悠瑪經驗遭嗆 「心理師不懂得心理重建」

與會者更轉述,當天中央跨部會、地方衛生單位及心理專業領域學會、協會代表均在場,有專家建議應加強各系統合作,同樣被主席打斷,並稱之為「細枝末節」。還有學者分享過去參與普悠瑪事故心理重建的經驗,欲提供相關建議,但話還沒說完,主席竟說心理師不懂心理重建,「我們聽到快昏倒啊!」
有學者在會中分享過去參與普悠瑪事故心理重建經驗,但話還沒說完,竟遭當天主席嗆「心理師不懂得心理重建」。(資料照片/李智為攝)
不只專家學者頻被官員「洗臉」,在場者透露,就連宜蘭縣衛生局代表在會中發言,針對可能需要輔導的民眾,縣府3個月會追蹤一次,6個月後再追蹤一次,確保其心理重建需求能被照顧到;但諶立中卻回應,不知道你們的專業評估是什麼,長官怎麼會有這種想法?令在場官員私下直嘆,對地方政府很不尊重。
另有地方衛生局代表提問,不少民眾戶籍地與接受心理諮商的地點不同,後續若有團體服務的案例,有無適合的場地,或是否編列場地費?諶立中聽聞則說,場地要自己想辦法,中央不會編列經費,「否則你們若跑去101租場地怎麼辦」,此話一出令在場者直搖頭,不解衛福部官員是否「壓力過大」,何以不斷口出狂言,用不耐煩、不屑專業的態度跟與會者溝通。
衛福部心口司司長諶立中召開心理重建會議,卻多次「洗臉」會中專家學者及地方衛生單位建議,引發與會者譁然。(資料照片/蔣銀珊攝)
與會者對政府運作「切心」 憂服務不符災民需求

據了解,衛福部發函的開會主軸,是針對太魯閣號事故後心理重建事宜研商,但當天2小時會議,其餘部會鮮少發言,幾乎由心口司官員從頭說到尾,期間心理專家學者及地方政府提出建議和經驗談,屢遭主席打斷,原以為是意見諮詢與交流,但完全沒有討論空間,官員在在強調計畫已經訂好,補助項目和金額都列好,就照草案去執行。
「一案補助多少錢根本不是重點,大家又不是要來搶資源。」一名學者不滿直說,與會者是抱著共赴國難的心情,願意貢獻己力,提供專業資源給政府,很怕國家投入大量資源,卻無法符合災民的期望,為此不斷提出建議,盼心理重建服務做得更周延、更全面。
有學者指出,與會者抱著共赴國難心情貢獻己力,提供專業給政府,幫罹難家屬等做心理重建,就是希望服務能做得更周延。(資料照片/陳愷巨攝)
他更明言,當天各單位都是應衛福部邀約出席,大費周章把大家找來,卻又擺出一副心理師沒什麼了不起,地方經驗沒什麼好參考的態度,不斷藐視專業,發言極不尊重與會者,實在令人費解,「若不需要協助,到底找我們幹嘛?」他直呼對政府運作感到失望,只盼民間善款、政府相關經費可以被妥善運用。
缺前後文易引誤解 諶立中認「應少發言」

然而,也有與會學者替心口司緩頰稱,不論中央或地方,衛生單位承辦人員都很辛苦,大家在疲累狀態下,說話可能比較直接,語氣較不耐煩,溝通上難免有衝突。當天與會專業人士非常多,也有把握會前及會後時間交流意見,大家都是有心要做事,只是切入的角度可能不同,事後衛福部有向與會者溝通解釋,盼能化解風波、平息不滿聲浪。
對此,衛福部心口司司長諶立中解釋,該場會議主要是將做好的計畫,在執行前給地方衛生單位及跨部會確認,也請心理師看看有無疏漏。部分學者可能較少參加衛生單位會議,誤以為是請他們來做計畫前的諮詢,但其實相關內容已很完整,再修正空間不大,會議上也沒有足夠時間,針對太詳細的內容討論。
對於會中發言引發諮商心理師反彈,諶立中強調,對話還是要看前後文,會對文意有較完整的理解,有些議題雖是他的想法,但引起大家爭議,又沒有足夠時間討論,確實會產生誤會,他事後也後悔自己「太多話」,當主持人應該少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