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新聞

觀念平台-唱衰、作衰、唱不衰、見衰不唱
中時新聞網     2021/04/21 04:10
 近十年來,一些享權勢者面對異議者的質疑及警示時,經常以指責異議者「唱衰」反咬,此種反智思維早期只零星見於一些不善思辯的名嘴,但這一兩年卻有向上蔓延、傳染至高層之勢;由於動見觀瞻,為免使已是愚妄橫行的台灣社會陷入更深的智識沉淪,恐須跳脫當下時空,平靜地從史事鑑識唱衰及之後的因緣果報。

 先看可稱唱衰到極致的明嘉靖年間的海瑞,他先為自己備妥棺木、預先處理所有後事,便上了治安疏,指摘嘉靖帝迷信道教、妄想長生、錯聵誤國,更說其誤舉導致天下「吏貪將弱」、「民不聊生」,最後連皇帝年號都用上,稱「嘉靖者,言『家』家皆『淨』而無財用也」。嘉靖閱後,初時怒不可抑,將海瑞下至牢獄判死,但始終沒有行刑,之後還說出此人「可似比干,但朕非紂王」。直到嘉靖過世,海瑞獲釋復官,成為人民愛戴的清官幹員,各地因循貪苟的官員只要聽聞海瑞要來擔任頂頭上司,無不叫苦連天。海瑞作為「唱衰」者,供應組織強大的防腐能量。

 未必所有唱衰者都能如海瑞般幸運。三國袁紹手下謀士田豐警示袁紹會被曹操擊敗,袁紹不喜唱衰之言將其下獄,果然吃了敗仗,回來後殺了田豐;春秋吳國的伍子胥提醒剛擊敗勾踐的夫差,如果放過句踐,最後可能會反被越國勾踐所滅,夫差亦不喜伍子胥唱衰之言,賜死伍子胥,也果然兵敗於勾踐,被逼自殺。

 袁紹、夫差惡懲「唱衰」者,結果自己卻是「作衰」整個組織直到滅亡,這兩人並不是孤例,回看史上因唱衰而亡者,未所聽聞,反倒是因不喜唱衰而自己作衰者,倒是不斷輪迴重演。

 領導者若是因懼怕、或不喜被唱衰,嚴懲唱衰者,眾人便可能見衰不唱,其影響便如同隋煬帝重罰來報各地起兵造反軍情者,結果身邊大臣便都壓下相關奏報,最後在各地起事的壓迫下逃至江都,只能對鏡自攬,感慨「大好頭顱,誰當斫之?」。領導者不喜唱衰,眾人見衰不唱的結果,竟如此孤凄悲愴。

 領導者若是有志有能,面對有理有據地指出惡果將至的的警示,一是應思考理據何在,謙卑以待、慎思敬惕,將可讓組織更妥慎謀劃、或至少有所警醒;如同唐太宗面對魏徵有理有據地不斷警示失德失政的可能惡果,據以改善,反而得以慎始善終;二是以唱衰者砥礪志氣,即使是惡意輕蔑的譏咒,像是韓信早年面對要他從胯下鑽過的大漢、或是姜子牙面對曾嫌他貧窮而離去的前妻,也可讓人惕勵奮進,面對此種譏咒,若陷入彼言彼行的長短計較,韓信、姜子牙也就不成為韓信、姜子牙了。

 台灣在二戰經盟軍轟炸、電力癱瘓,孫運璿面對日人唱衰台灣三個月後將一片黑暗,決定以實際行動修復台灣電力,證明台灣並未在他手上作衰。這些事例說明了掌權勢者對逆己意、傷己情的的言行反應,絕對足以決定組織的成敗。

 組織中在下位的防腐劑及警示者,都可能承受指責、成為唱衰者,有智識者雖未必要如海瑞般拚死相諫,但若憂讒畏譏、擔心被冠以唱衰,則空有智識,無助改善,若是更嚴重到見衰不唱,則如同尸位素餐,斷絕組織再生之路,正確保了組織的滅亡,此為「唱衰」因緣果報的弔詭之一。

 在上位的領導者在面對可能惡果的提醒時,若能謙卑待之、奮發勵進,如孫運璿以實際作為展示唱不衰,尚能使組織可因經歷唱衰而不倒;反之,領導者若是無度量、欠智慮,而鄙斥這些唱衰,甚至如隋煬帝及袁紹一般重懲唱衰者,恐將使眾人見衰而不唱,結果領導者將反因此作衰組織。

 歷史上少有因被唱衰而亡者,反倒是因懼怕聽到唱衰、壓制唱衰者而導致滅亡者屢見不鮮,此為「唱衰」因緣果報的弔詭之二,而下位、上位兩種唱衰弔詭卻又往往相互滋養共生,何等哀嘆;回看台灣社會的唱衰弔詭已向上蔓延到何種地步?又會如何向下席捲籠罩全社會?到底台灣是會被唱衰、還是被作衰?頗耐人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