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新聞

陳婉真說故事》末代政治犯 我的同窗難友鄒武鑑
優傳媒新聞網     2021/04/21 09:29

1992年5月18日,因立法院通過修正刑法100條條文,「預備內亂」除罪。被關押在台中看守所的5名被告:前排左起許龍俊、林永生、陳婉真、鄒武鑑、江蓋世立即被看守所「請」出鐵窗外,連鞋子都來不及換,就穿著牢房裏的拖鞋和大家合照,媒體也爭相來拍攝。(陳婉真提供)

作者/陳婉真

台灣雖然號稱在1987年解除戒嚴,事實上很多重大政治事件都發生在政府宣告解嚴之後,最著名的是1988年的520農民事件,以及1989年鄭南榕自焚事件,還有1991年的獨台會事件。其中,520農民事件受難者被依「妨害公務」判刑,鄭南榕的「涉嫌判亂」起訴因他的自焚而結案,獨台會案則因社會反彈及刑法100條修正而獲判免訴。

另外有一件台建組織及台獨聯盟遷盟回台案,雖然在當時引起很大的社會震憾,卻因各方有意無意間的忽視,已經很少人知道這個事件。從時間上算起來,本案才是台灣最後一件政治案件,本案牽涉的10人也成為台灣末代政治犯。


台獨聯盟大批幹部被捕後製作的傳單。(鄒武鑑臉書)

本案的起因是鄭南榕自焚後,身為無法返鄉的「黑名單」,作者本人成功闖關回台參加他的喪禮,連帶引發海外黑名單的返鄉潮。而鄭南榕生前推動的「新國家運動」,則由黃華及林永生繼續推行,卻因被認為太激烈,同時遭到民進黨美麗島及新潮流兩大派系的暗中抵制,郝柏村擔任行政院長時當然知道「新國家運動」的處境,因而決定逮捕已經「三進宮」的黃華,曾是「筆劍會案」的政治受難者林永生情況也岌岌可危。

作者本人目睹「新國家運動」在民進黨內的推動困境,因而告訴黃華:如果他被捕,我會繼續出面推動,我們很快決定由黃華、林永生及作者本人於台中成立「台灣建國運動組織」,會選擇台中,是希望台灣建國後,首都設在台中。惟黃華隨即被捕,來不及參與台建組織的運作。

2012年台灣教授協會舉辦的「刑法100條修正20週年座談會」,會後5名台中看守所「同窗」合照,但林永生已辭世多年,由林永生的太太高麗姍前往,想不到沒多久高麗姍也過世,「台中5人組」永遠少一咖。(陳婉真提供)

台建組織會推動海外黑名單返鄉,是作者本人與時任台獨聯盟美國本部主席郭倍宏的共識,但在台獨聯盟內部也有不同聲音,反倒是台灣內部的台獨聯盟盟員,其中很多是曾受邀赴美的基層草根工作者態度積極。因此當台建在台中推動台獨聯盟返鄉運動後不久,趁著由中研院院士李鎮源、學者陳師孟及台灣教授協會諸多教授出面成立的「100行動聯盟」積極推動廢除刑法100條運動,引起社會極大的關注,台獨聯盟在台盟員也醞釀一項盟員現身運動。以當時的法律,因為台獨聯盟被認定是叛亂組織,只要盟員現身,都可能被依「預備內亂罪」逮捕起訴,而我們當時的策略是海外黑名單一波波推動返鄉,島內盟員配合一起現身,作好被一舉逮捕的打算,以蓄積更多反抗的能量。

台獨聯盟盟員現身大會於1991年10月18日在台北海霸王餐廳舉行,會後「台獨聯盟遷台籌備會總幹事」江蓋世及副總幹事鄒武鑑雙雙被捕,並被送至台中看守所,在台中的林永生及許龍俊也被逮捕,加上第二年農曆春節期間被捕的本人,總共有5人被關在台中看守所。

台北看守所方面,那段時期先後被捕的有黃華、張燦鍙、郭倍宏、李應元、王康陸等5人,總計全台有10人被捕,算是國民黨政府對海內外台獨勢力的總清算,也是郝柏村時代一舉逮捕最多政治犯的事件。

鄒武鑑在獄中思念幼子的心情,經難友江蓋世寫成詩,感動了《搖嬰仔歌》作曲者呂泉生,特別將這首詩譜成《囚人搖藍歌》,呂泉生是鄒武鑑台中一中的學長,兩人年紀相差34歲,卻都遭逢至親生離之苦,也因而留下感人至深的歌謠。(鄒武鑑臉書)

這10人中除了黃華及張燦鍙之外,其餘8人都在1992年5月18日,因刑法100條修正,「預備內亂」除罪而被釋放,但因為都還在偵訊過程中,並未被判刑。因此,我們雖然被依「預備內亂罪」起訴,法院卻找不到資料。鄒武鑑、林永生等人被關了整整7個月,作者被關了100天,其中林永生懷疑是在看守所中吃了來源不明的食物而罹患罕見的癌症,出獄沒多久即過世。但這批人不但得不到寃獄賠償或任何補償,法院更沒有任何判決案號可查,雖然大法官會議於2008年作成644號解釋,認定禁止主張台灣獨立的法律是違憲的,本案在官方卻找不到任何涉案相關資料。20多年後鄒武鑑的女兒參加公職考試錄取,任職單位要她出示父親涉案的案號,竟然完全找不到,台灣末代政治犯的記錄從此被塗抹殆盡。但女兒永遠不會忘記父親坐牢時母親帶她去探監,父親因抱不到女兒深感難過,同窗難友江蓋世特地為他創作了一首《囚人搖藍歌》,歌曲是呂泉生譜的。

說起來鄒武鑑在他那個年代也算是學霸級人物,在南投市新豐國民學校畢業後,校方將他保送至縣立南投中學(今南投國民中學)。他放棄保送,考取省立南投中學,初中畢業後直升高中部,高二下學期他自己跑到台中一中參加轉學考試,考取後還在猶豫要不要去就讀,綽號「大頭仔」的導師說:「不去?你留在這裡要衝啥?」

「到了台中一中,感覺和南投完全不一樣,同學之間沒什麼感情,大家下課後就往補習班跑,爸爸每個月給500元,繳房租200元,伙食費270元,每個月只剩下30元零用。」鄒武鑑說。

他後來考取中興大學應用數學系,大學畢業後繼續讀研究所,並擔任助教,1984年考取公費留學考試,取得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入學許可,並考取傅爾布萊特計畫(Fulbright Program)獎學金,赴美讀書。

他在大學畢業即奉兒女之命結婚生子,後因與前妻相處發生一些問題而離婚。擔任教職時認識來自高雄的蘇惠珍,兩人陷入熱戀,1985年蘇惠珍剛滿23歲就當選高雄縣議會議員,鄒武鑑遠在美國紐約讀書,特地跑回台灣幫她助選,蘇惠珍選上後,卻寧可跑到美國唸書而放棄議員生涯,她一方面就讀紐約市立大學,一方面在台獨聯盟的機關報《公論報》擔任記者,就在那段時間內,鄒武鑑和蘇惠珍兩人雙雙加入台獨聯盟成為盟員。


鄒武鑑和妻子蘇惠珍合影。(鄒武鑑臉書)

兩人於1988年回台,鄒武鑑沒有再攻讀博士是他最大的遺憾,這幾年飽受帕金森氏症之苦的鄒武鑑說,可能因那時已經罹病,總是感到精神無法集中,兩人又熱衷台獨革命事業之故。蘇惠珍擅長經營事業,回台後很長一段時間是台獨聯盟的大金主。她也支持鄒武鑑做愛做的事,譬如早年回台後在高雄市開辦《高雄生活》社區報,因為鄒武鑑認為台灣人要建國一定要從建立社區意識做起。該報曾經訪問60年代知名度極高的鹽埕區長郭萬枝;1989年還製作了高雄二二八事件專輯,作家李喬特別寫信稱讚他做得好,可惜因為缺錢缺人後繼無力而結束。

他也曾創辦「新台唱片股份有限公司」,發行過鄒族二二八受難者高一生的專輯,並發行沈文程專輯,問他沈文程是不是他捧紅的?他說可以這麼說,至今還傳唱不絕的〈來去台東〉、〈舊情亦綿綿〉都是他發行的專輯的名歌。問他有沒有賺到錢,他說因為廣告費負擔太重,雖沒虧本,也沒賺到錢。

他也曾砸下1千萬和黃明川合作拍攝一部電影,可惜因票房不佳而血本無歸。可以說,他是台獨運動者中極少數特別重視深耕文化的實踐者,可惜終究因曲高和寡而後繼無力,近年又因疾病纏身而戰鬥力大減。但像他這麼努力付出的精彩人生,在台灣近代史中不應該被遺忘。

作者簡介

陳婉真曾擔任《中國時報》記者、美國《美麗島週刊》創辦人、立法委員、國大代表、台灣產業文化觀光推展協會理事長、綠色台灣文教基金會執行長等職務。

她生於彰化縣,從小立志當新聞工作者,台灣師範大學畢業便後順利考進中國時報,仗義執言和使命必達、務實求真的精神,讓她在新聞界以犀利觀點聞名。

她在戒嚴時期挑戰禁忌,即投入政治改革,因此成為黑牢裡的政治犯,但是無畏無懼的堅持理想,不論藍綠執政,從不向威權低頭。

現在是自由撰稿人,想記錄主流媒體忽略的真實台灣故事,挖掘更多因為政權更迭而被埋沒的歷史

(資料來源:優傳媒新聞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