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新聞

美中俄角力下 普丁的戰略手腕
中時新聞網     2021/04/25 04:10
 令人怵目驚心的頓巴斯軍事緊張局勢,終於在俄羅斯國防部長紹伊谷宣布撤軍獲得解除。基本上,烏東局勢升級是在兩個大背景之下發生的:一是今年3月是俄羅斯收復克里米亞主權的7周年,這是普丁控制黑海戰略地盤的重大外交成就;二是美國拜登總統上任後的新冷戰延續,結合北約持續施行對俄羅斯的戰略遏阻。

 在美國國務卿布林肯訪問北約總部之後,確認將進行「歐洲防衛者2021」大規模多國聯合軍演,俄羅斯則在今年將預定進行大小規模不等的全國軍區總軍事檢閱近5000次,這樣一來,在俄羅斯境內任何地方的軍演畫面都可能會被解讀為對烏克蘭的入侵。儘管如此,俄羅斯軍事演習或攻城掠地的虛實之間,最清楚的只有普丁本人,而這位領導人的決策與思維充滿了戰略考量,並且精準掌握了進退之間的主動權。

 普丁上任後,一是徹底解決車臣分離主義的危機,二是打擊寡頭,這兩件事件對於普丁殺雞儆猴以確定領導權威產生威嚇作用。然而,面對內外交困的普丁,把發展軍事當作首要任務,因為任何的經濟發展都不可能在國家分裂下進行。自2014年克里米亞事件之後,西方集體對俄經濟制裁,普丁在面對盧布貶值與石油價格暴跌,以及新冠疫情衝擊後外資大幅縮水的逆境之下,仍然在提升社會福利並且成功開發世界首支疫苗。

 普丁自2000年上任至今已經長達20年,綜觀他諸多外交手腕大抵有兩個特色:突圍和防衛。他利用了美國911事件之後的石油高漲機會,償還外債,取得經濟自主權,並且試圖藉由能源外交結合德國和法國進行大歐洲政策。普丁在國內聲望來自於幾點作為:首先,他能御駕親征,果決處理重大危機,包括車臣戰爭、庫爾斯克號核潛艇的爆炸沉船事件,以及劇院人質與別斯蘭小學人質事件。面對北約數次東擴侵門踏戶的圍堵政策下,普丁成功攫取克里米亞,展現俄羅斯捍衛國土和保護俄羅斯族裔的能力。在俄喬戰爭後支持阿布哈茲和南奧塞梯的獨立,確保了北高加索山與黑海之間的邊境安全和地緣利益。甚至在敘利亞的內戰與伊斯蘭國蔓延的問題上,出兵敘利亞突圍,確保了俄國在地中海唯一的空軍與海軍基地。

 本來屬於北約成員國的土耳其,是最能夠在黑海與敘利亞問題上為西方去扮演箝制俄羅斯的馬前卒角色。但普丁在土耳其軍機偷襲俄國SU24戰機事件後與埃爾多安達成諒解,並且與土耳其和伊朗組成阿斯塔納協商機制處理敘利亞政治談判進程。此外,普丁興建了天然氣管道「土耳其流」,銷售先進的S400導彈防禦系統給土耳其,並且鼓勵土耳其對納卡地區進行投資,確保土耳其並以此架空烏克蘭與東歐的天然氣過境利益。俄羅斯維持了地中海和黑海之間的航行順暢,鞏固了中東地緣政治的利益。

 面對俄美中的三角關係,在中美競逐與關係緊張升高的態勢之下,俄羅斯應該如何抉擇?俄羅斯作為大國,最希望扮演樞紐的角色,然而這個角色必須要在美俄關係和解前提之下,才有可能發揮作用。俄羅斯菁英最擔憂的是在中美爭霸中失去角色和聲音,在當前俄羅斯經濟依賴中國並轉向亞洲的前提之下,中俄關係持續深化。

 日前在氣候變遷的高峰會上,普丁強調俄羅斯4成5的核能發電幾近零碳排放,凸出俄國天然氣對歐盟綠能政策的意涵。因此,美俄爭奪歐盟市場就在軍事角力中拉扯,德國的決定關乎歐盟整體外交與國防自主的命運。烏克蘭也是在俄美角力背景之下進行兩面政策:一是,俄羅斯過去依賴過境烏克蘭的聯盟與跨巴爾幹天然氣管道不能成為挾持俄羅斯外交的籌碼,但是俄羅斯又不希望完全掐死烏克蘭,仍然以5年合同的模式維持烏克蘭的基本天然氣需求和過境費;二是,作為脫口相聲演員出身的澤倫斯基總統只需要把反俄的戲唱好,配合華府,就能獲得西方的外交與經濟支援。

 (作者為元智大學助理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