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新聞

失業率攀升、政府砍預算……誰放任殭屍繼續蹣跚前行?:《克魯曼戰殭屍》書摘(3)
風傳媒     2021/05/05 04:20

在資訊時代,數學錯誤可能導致災難。美國太空總署(NASA)的火星軌道探測器因為工程師忘記轉換公制度量系統而墜毀;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的「倫敦鯨」(London Whale)投資失利,部分原因是模型以總數而非平均數作為公式的除數。那麼,一個Excel的程式錯誤可能毀掉西方世界的經濟體嗎?

在2010年初,2位哈佛經濟學家萊因哈特和羅格夫發表一篇論文〈債務時代中的成長〉,聲稱已確認政府負債的一個關鍵「門檻」或臨界點。他們指出,一旦債務超過國內生產毛額(GDP)的90%,經濟成長將大幅滑落。

Excel帶來的蕭條   2013年4月18日

萊因哈特女士和羅格夫先生信譽卓著,這要歸功於之前他們寫了一本談論金融危機史的書備受讚揚,而且他們把握的時機恰到好處。這篇論文發表時正好在希臘陷入危機時刻,正值許多官員企望從振興政策「轉向」緊縮。結果是,這篇論文立即聲名大噪;它當時肯定是、現在也是近幾年來影響力最大的經濟分析文章。

事實上,萊因哈特和羅格夫很快在自稱的財政負責守衛者間達到近乎神聖的地位;他們的臨界點說法不是被視為有爭議的假說,而是不容置疑的事實。例如,今年稍早《華盛頓郵報》一篇社論警告在赤字戰線上不容有一絲鬆懈,因為我們正「危險地接近經濟學家視為永續經濟成長威脅的90%界線」。注意這裡的用語:「經濟學家」,而不是「部分經濟學家」,當然更不是「引起同樣信譽卓著的其他經濟學家激烈爭辯的部分經濟學家」,而這句話是事實。

事實是,萊因哈特和羅格夫從一開始就備受批評,而且這個爭議愈演愈烈。那篇論文發表後,許多經濟學家立即指出債務和經濟表現的負向關聯,不一定表示高債務會導致低成長。它的結果很可能正好相反,低落的經濟表現導致高債務。日本確實就是明顯的例子,日本在1990年代初期成長大幅下滑後,才深陷債務泥淖。

長期來看,另一個問題開始浮現:其他研究人員使用看起來可比較的債務與成長資料,卻無法複製萊因哈特和羅格夫的結論。他們往往發現高債務和低成長間有一些關聯性—但這些關聯性都與90%的臨界點無關,甚至與任何債務水準無關。

最後,萊因哈特女士和羅格夫先生允許麻州大學的研究人員檢視他們的原始試算表—於是這個無法複製結果的謎終於解決了。第一,他們省略掉一些資料;第二,他們使用不尋常且高度可疑的統計程序;最後,是的,他們的Excel程式出了一個差錯。矯正這些特異之處和錯誤後,得到的結果就是其他研究人員的發現:高債務和低成長有一些關聯性,但沒有證據顯示何者導致何者,而且完全沒有90%「門檻」的跡象。

萊因哈特女士和羅格夫在回應中承認程式錯誤,但為其他結論辯護,並表示他們從未聲稱債務必然導致低成長。這有點不坦誠,因為他們屢次暗示那個結論,雖然避免直接這麼說。但不管如何,真正重要的不是他們的本意,而是他們的研究如何被解讀:緊縮的熱烈支持者把這個假想的90%臨界點,視為一個已經經過證實的事實,和一個削減政府支出的理由,即使我們面對了大規模的失業。

所以萊因哈特和羅格夫的慘敗必須處在更廣大的緊縮狂熱背景下看待:西方世界的政策制訂者、政治人物和名嘴顯然強烈地想要背棄失業的大眾,並以經濟危機做為削減社會計畫的藉口。

萊因哈特和羅格夫事件顯示的是,緊縮被以虛假的證據推銷的程度。過去3年來的轉向緊縮不是以一個選項被提出,而是被視為必要。緊縮擁護者堅稱,緊縮的研究顯示一旦債務超過GDP的90%,壞事就會發生。但「經濟研究」並未證明如此;2位經濟學家提出那項主張,但許多其他經濟學家不同意。政策制訂者背棄失業者而轉向緊縮,是因為他們想要這麼做,而不是他們必須這麼做。

那麼,推翻萊因哈特和羅格夫的主張會改變任何事嗎?我寧願相信會。但我預測那些慣犯會繼續尋找其他可疑的經濟分析並將它神聖化,而蕭條將沒完沒了。

工作、技術和殭屍  2014年3月30日

幾個月前,摩根大通執行長戴蒙(Jamie Dimon)和未來工作(Jobs for the Future)執行長塞爾澤(Marlene Seltzer),在《政客》(Politico)發表一篇文章,標題為〈填補技術缺口〉。他們以不祥的語氣說:「今日有近1100萬美國人失業,但在此同時,有400萬個工作找不到人做」—這應該是表示「目前求職者擁有的技術與僱主需要的技術間存在著鴻溝」。

事實上,在不斷改變的經濟體系中,總是有一些職務懸缺,同時卻有一些勞工失業,而目前的職缺對失業者的比率遠低於正常水準。另一方面,許多慎重的研究發現,沒有證據證明勞工技術不足是高失業率主因的說法。

但美國有嚴重「技術缺口」的信念,這是每一個重要人士必須知道的事實之一,因為他們認識的每一個人都說那是事實。這是一個殭屍想法的基本例子—一個應該已被證據殺死、但拒絕死去的想法。

作者認為,美國人對就業市場抱有「技術缺口」的信念,是一個應該已被證據殺死、但拒絕死去的想法。(niekverlaan@pixabay)

而它造成的傷害很大。不過,在我們談它之前,我們究竟對技術和工作了解多少?

想想如果真的有技術短缺,我們預期會看到什麼。最重要的是,我們應該會看到有正確技術的勞工將如魚得水,同時只有那些沒有技術的勞工處處碰壁。可是我們並沒看到這樣的結果。

是的,受過較多正式教育的勞工失業率低於受較少教育的勞工,但這在任何情況下都是存在的事實,不管景氣好壞。重點在於所有教育程度的勞工的失業率,仍然高於金融危機前的水準。所有行業的情況也是如此:每一個主要類別的勞工情況,都比2007年時更糟。

一些僱主確實抱怨他們難以找到具備他們所需技術的勞工。那就把錢拿出來:如果僱主真的迫切需要某些技術,他們應該願意提供更高的薪資以吸引擁有那些技術的勞工。不過,現實情況是很難找到某一類勞工獲得大幅加薪,而且你能找到的例子完全不符合一般看法。例如,懂得操作縫紉機的勞工薪資大幅上漲是好事,但我很懷疑那會是很多人抱怨的那種技術缺口。

而且駁斥技術缺口說法的不只是失業和薪資的證據。針對僱主的審慎調查—例如近日由麻省理工學院和波士頓顧問集團(Boston Consulting Group)做的調查—都發現(該顧問集團宣稱)「技術缺口危機的憂慮被過度誇大」。

你可能用來支持技術缺口說法的一項證據,是長期失業率大幅攀升,說那可能是許多勞工不具備僱主想要的技術的證據。但實際上那不是。到現在,我們已知道長期失業者的情況,而且這些人的技術與被裁員但很快找到工作的勞工具備的技術很難區分。那麼他們的問題是什麼?問題正好是他們的失業讓僱主連考慮他們的資歷都不願意。

既然如此,為什麼技術缺口的神話還繼續存在,而且仍然是「每個人都知道的事」之一?去年秋季就有這個過程的一個好例子,當時一些新聞媒體報導92%的高層主管說,技術缺口確實存在。這種看法的理由何在?一項電話調查詢問主管:「下列敘述哪一個你認為最能描述美國勞工技術缺口中的『缺口』?」接著是一串選項。在這個有既定立場的問題下,令人驚訝的是有8%的回應者回答沒有缺口。

重點是有影響力人士以迂迴的方式不斷重複述說技術缺口的故事—或者更正確地說,在像《政客》這種媒體上寫技術缺口—已成為認真胸章,一種部落認同的主張。所以殭屍繼續蹣跚前進。

遺憾的是,技術缺口神話—和債務危機迫近神話一樣—對真實世界的政策造成可怕的影響。重要人士不但沒有注意到頑固的財政政策帶來的災難,和聯準會的措施不夠強力已削弱經濟,進而要求採取行動,他們還假裝擔心美國勞工的苦難。

此外,藉由怪罪勞工的苦難是自己的問題,技術缺口神話在就業和薪資停滯的情況下,把注意力從驚人的獲利與紅利激增轉移開來。當然,那可能是企業主管那麼喜歡這個神話的另一個理由。

所以如果可能,我們必須殺死這個殭屍,並停止為這個懲罰勞工的經濟找藉口。

《克魯曼戰殭屍》書封。(時報出版提供)

*作者為普林斯頓大學經濟系教授,2008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也是《紐約時報》最受歡迎的專欄主筆、《時代雜誌》評鑑最佳的財經部落格作家。本文摘自其新書《克魯曼戰殭屍》(時報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