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新聞

觀點投書:黑幫寄生,「綠卡」除罪
風傳媒     2021/05/05 06:10

400萬的Stefano Ricci鑽石皮帶,200萬的Cartier鑽錶,前民進黨台北市黨部評委召集人趙映光,在為其子趙介佑面對媒體「擦屁股」的時候,一身行頭就以600萬起跳,怎麼說呢 ….. 有些人,有個黨,可能從不知什麼叫做「低調」。

搞了半天,原來趙映光有「北聯幫大哥背景」,而且還是北投分局義警顧問團成員,自黑幫轉行搞政治,是為了漂白。難怪了,一身鑲鑽行頭。

這是綠營側翼與網軍集體緘默的難得時刻,民進黨藏污納垢第一名不礙事兒,東窗事發才要命,黨高層必須演震怒,演正義,裝震驚,裝不熟,各種辭令,花式維穩。反正雞飛狗跳一陣子,支持者會買單,中間選民會淡忘,藍營會搞宮鬥噁心選民,「抗中保台」詐騙事業還是穩穩的吸票。

時評者總有源源不絕的黑題材,也真悲哀。

蘇貞昌在2013年黨主席任內誓言反黑,2021年黨卻是更黑,人民應該很清楚了,此公是個反指標,蘇貞昌與他的梗圖說什麼,反過來想就對了。

原本默默無名的趙介佑,現在是個重要人物了,因為他象徵民進黨的作惡多端與「齊頭式腐敗」。黨證通天,靠「綠卡」橫行警局,大啖標案,還可以「在家逃兵」,土匪黨雨露均霑的分贓模式太誘人,江山如此多嬌,引無數雜魚競鑽營,寄生上流,請入此門。

北聯幫,是赫赫有名的外省掛幫派,現在外省掛寄生綠營,似乎已毫無違和感,趙介佑明明就是警方登記在案的北聯幫成員,卻也可以做蔡英文競選總部顧問,民進黨從草鞋黨轉型成皮鞋黨的歷程,顯然是葷素不忌。

趙介佑不過小奸小惡,他手上的黨證才是大奸大惡,論「綠卡」除罪,趙介佑的特權情節,還遠不如最近吵吵鬧鬧的「國務機要費除罪」一案。

纏訟15年的陳水扁夫婦國務機要費一案,至今還在法院審理。以發票核銷國務機要費,本是「扁朝」貪腐的相關案件之一,而今此案未結,民進黨卻想將國務機要費比照特別費辦理,為扁夫婦除罪,等同為政治而沒收司法之劍,也等於為蔡英文大開方便之門。

政治性打瘸司法監督,公然洗白前朝貪腐,疑似方便本朝「續貪」,這才是大奸大惡,難怪陳水扁不認罪,顯然,撐久了就會贏。

機要費的對象是「機關」,特別費的對象是「人員」,個人發票以機關費用核銷,如果這是對的,就不會有人想搞除罪化了,邏輯很簡單不是嗎?丁怡銘吃牛肉麵本想打統編報帳,試問,報什麼帳?如果不是核銷特別費,那問題就大了。

小民不必對機要費與特別費的差別懂太多,只需要小小心證,官員吃牛肉麵打統編可不可以用國務機要費核銷?不是什麼行政費用都可以「歷史共業」一筆帶過,政治濫權的特徵之一就是濫用公帑。

關於趙介佑事件,表面上我們看到的是一個黑幫惡煞,與一個鑲鑽老爸,若往內裡追究,真正令人噁心的是綠卡除罪,綠卡特權,與綠卡利益結構。黑幫寄生與派系惡鬥,只是將政黨腐敗浮上檯面的因子罷了。

蔡朝腐敗的特點是「理虧氣壯」,宣傳大於一切,堅信「低調就輸」。黑幫寄生,罪證確鑿,還能反控「國民黨也一樣」,不要臉的程度堪稱一絕。

民進黨大可持續探索腐敗底線,待今年公投,人民先算一次總帳。

*作者為自由撰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