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新聞

李濠仲專欄:關中「台灣非戰區」之說是在迴避真實的中共
上報     2021/05/05 07:00

前考試院長關中近日出版《川普和川普主義:分裂的美國》新書,主要論及川普加劇了美國的分裂,並讓美國引以為豪的民主陷入崩壞。在接受《上報》訪問時,關中談到值此之際,台灣在中美競爭下,或可爭取「中立化」或成為「非戰區」,以此避免成為兩強互鬥的犧牲品,論點則和前副總統呂秀蓮過去曾有的「讓台灣成為東方瑞士」主張相似。

提出這樣的觀點,自然是有感於「美國的衰弱」和「中國的崛起」,期以表態中立,好讓台灣從美中戰局裡切割出來。如今「美國不太行、中國一定強」,不光台灣一方有人做此想,年初,《世界是平的》的作者,同時也是美國知名專欄作家佛里曼(Thomas L. Friedman)在接受遠見雜誌訪問時,也曾對自家美國多所批評,對中國影響力語多肯定,且指中國的優勢在:「像中國這樣的一黨專政,你的領導人至少相信物理和工程,當然他們不相信人權,但如果你的領導人夠聰明,你至少可以由上而下指揮,去做對的事...」至於美國的劣勢即:「因為我們制度是分權的,並假定彼此分權卻能妥協去成就大事。但當你無法為了做大事而妥協,這樣的多黨、兩黨民主就什麼事也幹不成…一黨執政,另外一黨拚命搞破壞,就是美國所發生的事。」

身為專欄作家,對自己國家提出嚴厲批判無可厚非,儘管民主、共產制度的優劣根本無法就表象驟然下斷,問題在佛里曼由個人腦際的中美圖像,衍生出給予台灣的建議卻是:「如果你付夠多的錢給華盛頓的人(政客),那他們會對你說各種好話、給你武器!」「(如果是我)我會很小心,我不相信他們會來救援我!」而他對中國的提醒為:「一個有自信的大國不需要去在意批評、但必須要謙虛,太強勢會招致全球的反彈!」

從呂秀蓮、關中到佛里曼,反映出不同領域、不同情境,無論台美,直到現在確實有一部分人仍抱持這番看法,即,一、美式民主不行了;二、中國專制並非無益,只要謙遜一點就好;三、台灣自處之道,就在上述一、二的情勢下,不要盡信美國,且對「地理上和中國較近,應該更傾向迎合中國」給出強烈暗示。

例如二戰期間瑞士就是這樣,先依恃自身足夠的武力,讓德國有所顧忌,再藉由對德國納粹提供經濟支援(也就是親德),然後宣布中立,避開戰火。問題就在,台灣今天面對進化版的納粹-中國,有以瑞士為師的空間?當下,中國駐聯合國官員正忙不迭強勢推銷中共版「聯合國大會第2758號決議」的解釋(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中國唯一合法政府),動輒就斥責他國觸犯「一個中國」底線,連香港教科書都已把「中華民國遷台」修改為「中國國民黨遷台」,台灣連保留「中華民國」都不可得,所以關鍵不在台灣如何「不選邊」去避開中美爭端,而是中共已認定台灣不跟他站在一起,即便維持現狀也會是敵人,且就該打。

佛里曼或因遠居太平洋彼端,對中國可採大行不顧細謹、經濟優先人權的態度,中國治下的種種反動和箝制反正與他無涉,但實際上佛里曼所言,近年在美國已受到很大挑戰,但不是川普造成的,是中國自己的實際作為,直接侵蝕了佛里曼的論述基礎。

如同三月底,美國前民主黨資深議員弗蘭克(Barney Frank)便曾投書《國會山莊報》(The Hill),疾呼「美國必須確保一個繁榮的亞洲民主政府(台灣),不會被一個無恥、以剝奪基本人權為其典型作風的殘酷政權併吞」。今天之前,弗蘭克其實是被歸為鴿派,還屢屢反對增加軍費和以軍事力量介入他國爭端,因為無論韓戰或阿富汗戰爭,美國都因介入而受到內傷。
弗蘭克三月底投書《國會山莊報》(The Hill),疾呼美國必須確保台灣不會被一個殘酷的政權併吞。(維基百科)
如今他卻一轉成為主張美國應該協助保衛台灣的其中一人。他原本認為保護弱勢、伸張正義、調和區域緊張、維持和平,不該是以軍事力量介入為手段,因為有時還可能遭致反效果,如同當初美國出手推翻了格達費,利比亞人未必就此生活得更好。如今「悵然悔悟」,則為另一例所觸發,也就是當年若非美軍馳援科威特,趕走伊拉克強人海珊,如今科威特人民的日子肯定會很糟糕。

今天兩岸之間,是該類比於「利比亞」還是「科威特」?以佛朗克所見,當是後者無虞,眼前事實正是,一個自二戰以來,逐漸從專制走向民主的少數成功範例,正面臨一個以剝奪基本人權遂行統治目的者的威脅,他想不到除了武力協防之外,美國還有什麼方式可以真正確保台灣兩千三百萬人不會失去民主自由。因為當下的中國唯獨忌憚武力,對「任何其他可以促使其和平對待台灣的因素都置若罔聞」。

民主黨、鴿派、反軍事介入的佛朗克,近期的言論恰恰和以自由派自居的佛里曼相反,但就如佛朗克所說,只有當初看著希特勒將種族滅絕蔓延到全世界而無感的人,才會在台灣受到中國威脅時袖手旁觀。當年未盡早阻止納粹侵犯他國,全世界為此付出慘痛代價,而今又豈能讓舊事重演?原本中美只是為國力較勁而爭,一旦民主、自由、人權的道德考量因短視利益退位,中美各自的損失可能就要重新評估。

相似佛朗克的言論,近期確實在美國政界有益發明顯之勢,關鍵恐怕不在於是川普還是拜登執政,而在他們面對著同一個中共治下的中國,只要中共繼續保持當下原樣,支持佛朗克之言就會更多,反之,佛里曼迴護中國之論就會愈加為難。至於是誰把台灣拖入「戰區」而很難「中立」,就別再費心為中共找理由開脫了。

※作者為《上報》主筆 【影片】北市宣布防疫暫不升級 柯文哲:疫苗是最終極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