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新聞

「警蟑」事件的反思:息事寧人等於飲鴆止渴
上報     2021/05/05 12:06

在鉅星匯義警聚會時灑蟑螂的四男一女到案了,說法是「債務糾紛」,並非針對警方而來,但其供詞疑點甚多,值得探究。

不斷聞到警方息事寧人的味道

先講地形地物。「鉅星匯」與過去錦華樓的格局不太一樣。鉅星匯是有隔板隔開走道、櫃檯與用餐區的,照理從櫃檯前方應該看不見用餐區內狀況。加上即時新聞再快也得一個小時左右才會播出,那這幾位小兄弟又是怎麼一坐上車就知道「完蛋了,現場怎麼是義警餐會?」警方又怎麼能在誰幹的都不知道之前,就知道這是「債務糾紛,恐嚇店家」?店家也跟林國慶說他未與人結怨。滋事者又「剛好」是前北聯幫成員,偏偏砸松山分局的人也「剛好」是北聯幫的,莫非是北聯幫最近八字犯沖?要不然那有這麼多「剛好」?
就跟那個從大陸開橡皮艇橫越台灣海峽登陸台中港的偷渡客一樣,「太多巧合通常就不是巧合」。真的很想做個民調,看看有多少人相信市警局這些說詞?
從松山分局事件以來,大家都聞到警方的嘴裡,飄出一股濃濃的「息事寧人」氣味。砸警局的不收押,事後辦和解大會?潑蟑第一時間就忙撇清不是針對警方?也許各級長官的政治判斷是別讓此題再延燒,但就長遠而言,這是國家治安與綱紀毀壞的標誌,是「破窗理論」中第一扇破掉的窗戶。息事寧人就等於飲鴆止渴,沒有讓這些混混得不償失知道痛,類似事件還是會層出不窮。
這麼說似乎有點期待「以暴制暴」的味道。沒錯。在文青眼裡,這四個字是低級思維。但現實上,「以牙還牙,加倍奉還」,才是江湖上最有效的溝通方式,因為有些人就是聽不懂人話。據研究,4%的人缺乏良知,除了讓他怕,沒有其他可以制止他胡作非為的方法。尤其對付那些毒虫,任何江湖規矩、法律倫理都沒用,只有讓他痛、讓他怕,讓他得不償失,他才會不敢再犯。
松山分局事件以來,外界從警方的嘴裡,聞到一股濃濃的「息事寧人」氣味。(圖片擷取自蝦皮拍賣、讀者提供)
江湖規矩你來我往

以牙還牙不等於暴力。朱里安尼在用「破窗理論」對付地鐵塗鴉客時發現,塗鴉客一般要用三天才能完成一件「作品」。第一天用炭筆打草稿,第二天修正或上底色,第三天晚上才會完成巨作。於是紐約地鐵便每天檢查車廂,一發現有鉛筆線圖就埋伏監控,不動聲色。直到第三天塗鴉客要完稿時,才發現自己心血結晶全被洗得乾乾淨淨,抱頭痛哭自己做了兩晚白工,從此放棄。
同樣的,在這一連串挑戰警方的行為中,這些小混混是有行為模式的。他們遇事,先會群組烙人,然後仗著人多,便敢於襲警,上一次是在信義區夜店打死警察。事後除了主事者罪責較重,從眾多是社維法等級輕罪,根本不怕。所以警方需要的不是當下驅散,事後逮人。而是預置打擊部隊,再有襲警事件立馬大隊出動包圍開打,打到躺平再關,才會讓他們怕。
至於這幾位酷愛小強的,依社維法先關三天,三餐飯裡湯裡全是小強,監房裡也放個上百隻當作寵物,以免寂寞。放出來他頂多控訴監所衛生環境惡劣,警方可立馬改善,派人消毒了事。至於當初收他們的幫派,先把所有生意狠抄一遍,誰叫你們大哥管不好自己小弟?出事就想撇清,來不及了!
江湖規矩怎麼建立起來的?不論地盤或是行為,都是靠這種你來我往,得不償失、兩敗俱傷的互相殘害,大家才會坐下來好好談,建立起共認的邊界,談完的規矩才會認真執行。警察如果沒有「威」,就沒有「信」。如果無法建立「碰警察會死得很難看」的邊界,以有限警力,如何應付一波波囂張歹徒?

台北市滿腦子打的政治算盤

警察出身的侯友宜,深知這種江湖道理,於是開嗆黑道幫派太囂張,呼籲全國警察狠狠地打擊犯罪,絕對不要手軟,這只是最起碼的宣示。管區市長柯文哲,拖了幾天東扯西拉,被罵了才貼張圖說絕不容忍,接下來怎麼硬呢?依法處理。連基本宣示都像忘了吃威而鋼,滿腦子打的還是政治算盤。
往深點看,古今中外,不論國家如何極權統治,底層社會與黑幫一直存在。那就跟小強可以活幾億年的道理一樣。國家機器與法令永遠不可能細到符合每個人、每個案例的現實狀況,國家機器不論是懲惡還是揚善,都有其極限,就像每間房子都有牆角。黑社會就是在填補國家機器的不足之處,國家機器的力量愈弱,黑社會的力道就愈強。
柯文哲拖了幾天東扯西拉,被罵了才貼張圖說絕不容忍,連基本宣示都像忘了吃威而鋼,滿腦子打的還是政治算盤。(攝影:王侑聖)
而且黑社會不全以恐怖統治,像羅賓漢一樣的人物所在多有,甚至提供許多底層3D工作以維生計。國家機器最後總是與黑社會劃定某種邊界,設定規矩,妥協共存。但若黑社會強到國家機器無法壓制,這國家就要開始亂了。

解決問題才能得到信任

老一輩的江湖人士最懂這個規矩分寸。多年前某位彰化黨國大老的父親,年約90,生性好賭。地方警察一抄賭場,他老人家一定爬窗翻牆狂跑,警員都認得他,邊追邊叫他別跑,怕他跌了摔了。但他老人家回頭正色訓示小警員:「你是官兵,我是強盜,官兵有捉強盜的義務,我看到官兵也有跑的義務。」官兵只好盡義務的將他上銬帶走,再請家人領回。這就叫「規矩」。
最後,還是得用崇禎皇帝的罪己詔來提醒一下蔡政府,真正的問題不是政治問題,而是管理問題。崇禎十年罪己詔寫的,多麼神似現今景況?
「張官設吏,原為治國安民。而今出仕專為身謀,居官有同貿易。…又如勳戚不知厭足,縱貪橫行京畿。鄉宦滅棄防維,肆侵凌於閭里。納無賴為爪牙,受奸民之投獻。不肖官吏,畏勢而曲承。積惡衙蠹,生端而勾引。嗟此小民,誰能安枕!」崇禎寫完這篇好文七年後,1644年4月25日,流寇李自成攻破北京,崇禎自縊。
各位長官們,震怒、自責、宣示、貼文,人們都已無感,有效解決問題才能重建人們信任。建立規矩是管理問題,不是政治問題。放任毒犯,息事寧人,不抓真槍,拼命抓玩具槍,抓鄉民網路言論,成天本末倒置,逐漸喪失威信,讓人覺得黑道治國,警黑一家,如此壞了規矩,砸了邊界,才會是蔡政府與民進黨真正的致命威脅。
※作者為前親民黨文宣部副主任、專欄作家 【黑衣人闖松山分局】最新懲處人事出爐! 中崙所長被記過拔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