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新聞

觀點投書:蔡英文「1.5個」博士學位證明的遺失傳奇
風傳媒     2021/05/15 06:00

蔡英文到底是不是「1.5個」博士的真博士?決定於,倫敦大學到底有沒有授予蔡英文「1.5個」博士學位?揭穿詐騙犯的騙局最有效的方式,無疑是,要詐騙犯證明她詐騙的內容。

在蔡英文博士學位證明—1984年的原版正本「1.5個」博士的博士論文和原版正本「1.5個」博士的博士畢業證書—全球遺失到無跡可尋的情況下,除非倫敦大學公開向蔡英文致歉,倫敦大學三間圖書館居然全面遺失蔡英文1984年原版的「1.5個」博士的博士論文,並且公開重新將蔡英文的「1.5個」博士的博士論文入館,在三間圖書館的原始位置上架;並且重新在蔡英文的博士畢業證書上註明她是「1.5個」博士,蔡英文當然不是「1.5個」博士的真博士,而且是偽造「1.5個」博士的博士學歷的詐騙犯。顯然,倫敦大學迄今都還沒有這樣做。

2019年9月23日,總統府開了記者會說明蔡英文的1個博士的博士學歷,記者會當場拿出了兩張1個博士畢業證書,分別是1984年版本的影本,沒鋼印;2015年版本的正本,有鋼印。沒想到,當晚,管碧玲臉書貼出另外一張蔡英文的1個博士畢業證書,2010年版本的影本,沒鋼印,有駐英代表處印章。所以,目前蔡英文公開的1個博士畢業證書有三個版本。

英美名校的「1.5個」博士的博士畢業證書,何等珍貴?原版正本搞丟一次,一定就會心疼遺憾不已,好好小心保存補發的博士畢業證書。沒想到,宣稱自己是倫敦政經學院法律系「1.5個」博士的蔡英文,還遺失至少兩次?

倫敦政經學院「1.5個」博士的博士畢業證書遺失至少兩次,當然已經夠奇怪了。但是,博士畢業證書之於蔡英文,更奇怪的應該是與其職涯連動的關係。整理附表如下。

總統蔡英文三種版本博士畢業證書及其用途。(宗懿提供)

從以上表格可以很清楚看到,蔡英文自27歲起的職涯都是用1個博士的博士畢業證書影本來取得工作的,從1984年政治大學法律系副教授到參選總統;而1個博士的博士畢業證書正本是用來申請DCARD會員資格。蔡英文是不是應該清楚說明,到底怎麼回事?1984年1個博士正本畢業證書遺失後,申請補發,怎麼沒有要求倫敦大學註明「1.5個」博士?2010年版本的正本1博士畢業證書遺失後,也沒有要求倫敦大學將2015版正本博士畢業證書,註明「1.5個」博士?不過,如果沒有遺失,為什麼要申請補發?為什麼不把正本拿出來?

從以上表格也顯示,蔡英文在更換職涯跑道時,有遺失以及申請補發倫敦政經學院1個博士畢業證書的慣性。1984年到2007年,任教職和公職時,用1984年的影本1個博士畢業證書。而由於,中選會參選辦法中規定,候選人以國外學歷參選公職,只需第一次驗證畢業證書,此後就無需再次驗證。所以,蔡英文2010年到2020年,參選公職,全部用的都是2010年版本的影本1個博士畢業證書。無法證實的是,2016年和2020年,蔡英文就任總統時,是否是用2015年版本的正本1個博士畢業證書?

事實上,蔡英文最早白紙黑字公開宣稱她自己是博士,是在1983年6月,政大法學評論第27期,但是,並沒有註明她是「1.5個」博士。如果從蔡英文投稿到政大法學評論第27期,至少是期刊出版前三個月算起,蔡英文至少是在取得目前拿出的博士畢業證書之前一年,就以倫敦政經學院博士頭銜在國內學術界走跳了。這也是蔡英文博士學歷啟人疑竇的主要原因之一,可以合理懷疑,蔡英文可能還有另外一張「1.5個」博士的博士畢業證書,是1983年3月畢業的。

由於,1983年,蔡英文的博士學歷狀況有點複雜,整理附表如下。

作者整理總統蔡英文的學歷狀況。(宗懿提供)

上表都是有憑有據的公開資訊,那麼,蔡英文宣稱的博士學歷就有很多疑問,應該要澄清。

如果總統府給的期程沒有造假,首先,1983年的蔡英文,已經公開在6月的政大法學評論第27期宣稱自己是倫敦政經學院博士之後,是用什麼理由跟東吳大學和學生「請假」,在1983年10月去倫敦進行博士論文口試?如果,蔡英文是以博士論文口試為由,跟東吳大學和學生「請假」,怎麼10月16日才在倫敦進行博士論文口試,10月20日就以倫敦政經學院博士頭銜在聯合報讀者投書?東吳大學和學生都不覺得奇怪嗎?

至於,自稱是蔡英文博士論文口試時室友的賴幸媛的說法,最亂入。除了賴幸媛並不知道蔡英文是「1.5個」博士,也不知道蔡英文姊姊蔡英玲有在她說的蔡英文博士論文口試時,去倫敦陪她。甚至,還完全推翻總統府的說法,卻不見總統府出來駁斥,更不見賴幸媛出來更正。賴幸媛對蔡英文博士論文口試1983年夏天的時間的說法,雖不能確認,但不能否認的是,1983年夏天,蔡英文絕對人在倫敦,跟賴幸媛同住時,蔡英玲沒有去倫敦。之後,蔡英文就回台灣,1983年9月到東吳大學任教。

1983年10月,蔡英文匪夷所思地博士很忙:

除了在台灣戒嚴時期,在台灣、倫敦兩地沒有直航的情況下當空中飛人。 還要為東吳大學兼任講師備課授課,並指導碩士生林桓。 要完成「1.5個」博士論文口試與繳交「1.5個」博士論文給倫敦大學三間圖書館。 還有餘裕,關心時事,(在「1.5個」博士論文口試之前,從英國郵寄稿件?)讀者投書到聯合報。 更必須完成政大法學評論第28期的投稿。稍稍輕鬆的是,政大法學評論第28期的內容,不是新的學術研究,而是全文翻譯自蔡英文「1.5個」博士論文;一如蔡英文政大法學評論第27期的文章,也與「1.5個」博士論文一樣,一魚多吃。

不過,關於蔡英文的博士畢業證書,最值得一提的是,蔡英文雖然拿出三個版本的博士畢業證書,但是,三個版本都沒有註明她2011年自傳洋蔥炒蛋與小英便當宣稱的「1.5個」博士。

2011年之前,蔡英文已經擁有1984年和2010年兩個版本的博士畢業證書了,都沒有註明「1.5個」博士,為什麼2011年10月,蔡英文出版自己第一本自傳時,居然還宣稱自己是「1.5個」博士?而且,也在2011年公開演講中,把自己的「1.5個」博士論文口試現場,講得活靈活現,說自己的博士論文口試是倫敦政經學院百年難得一見的驚奇。

然而,被林環牆、賀德芬和彭文正質疑博士學歷造假後,蔡英文連證明自己是1個博士都捉襟見肘,已經絕口不提她「1.5個」博士的驚奇了,像從來都沒有說過似的。更不可思議的是,蔡英文自傳書中,白紙黑字宣稱姊姊蔡英玲特地飛到倫敦,在獲得「1.5個」博士的博士論文口試場外陪她,說是在倫敦街頭拍的照片,也被踢爆,其實是在美國波士頓拍的,蔡英文的自傳連照片都是假。

因此,「1.5個」博士顯然是蔡英文為了參選總統,在自傳中杜撰唬爛的。如此行徑,不禁讓人搖頭嘆息,如果蔡英文不是妄想症患者,那麼,蔡英文真是瞧不起台灣人民的智商,居然敢在自傳中杜撰唬爛自己是「1.5個」博士。當然,假的真不了,唬爛的也真不了。

不過,在蔡英文親自出來承認「1.5個」博士是她杜撰唬爛的之前,一定要繼續要求蔡英文拿出她是「1.5個」博士的博士畢業證書出來。否則,就把壓力給倫敦大學,要倫敦大學重新在蔡英文的博士畢業證書上註明,蔡英文是「1.5個」博士。否則,蔡英文當然就是「1.5個」博士的假博士。

蔡英文除了至少兩次遺失「1.5個」博士的博士畢業證書,她不可能是真博士的質疑還有,她連1984年原版的「1.5個」博士的博士論文也在台灣和英國兩地,徹徹底底全部都遺失了。

不只蔡英文自己在台灣,遺失了所有自己原本應該保存的按學校規定裝訂的原版「1.5個」博士的博士論文,只剩需要總統府秘書在記者會上戴白手套保護的一張一張的紙,一張一張的紙是不能被視為通過博士論文口試的博士論文的。起碼,在博士論文口試之前,要將一張一張的紙裝訂好,交給口試委員閱讀。蔡英文不知道博士論文要按照學校規定裝訂嗎?或者,蔡英文不知道,沒有裝訂的一張一張的紙,不能宣稱是博士論文嗎?

在英國,蔡英文當年要取得博士學位資格,必須繳交給倫敦大學三間圖書館典藏的原版「1.5個」博士的博士論文,也在三間圖書館全部都遺失了,遺失到無跡可尋,全世界沒有人引用過蔡英文1984年的「1.5個」博士的博士論文。2019年,彭文正親赴倫敦大學圖書館查詢時發現,蔡英文的博士論文連入館的編碼資訊都遺失不見,呈現三間倫敦大學圖書館從未在1984年收到過蔡英文1984年原版「1.5個」博士的博士論文的狀態。

不過,1984年其他倫敦政經學院105位1個博士的博士畢業生的博士論文都沒有遺失,林環牆和彭文正都曾經親赴倫敦大學總圖書館證明,都安好地保存在倫敦大學總圖書館。只有宣稱自己是倫敦政經學院1984年3月14日畢業的蔡英文一人的原版「1.5個」博士的博士論文,遺失了。簡言之,迄今,全世界從來沒有出現過一本蔡英文按照學校規定裝訂的1984年原版「1.5個」博士的博士論文實體本。

可能有人會像教育部高教司司長朱俊彰一樣,被2019年7月在倫敦政經學院婦女圖書館上架,與1984年倫敦政經學院博士論文裝訂的藍色外皮完全不同的黑皮書,給唬弄了,認為蔡英文是有裝訂過的博士論文實體本。林環牆和徐永泰親赴倫敦政經學院婦女圖書館閱讀過那本不准外借的黑皮書,頁碼缺6頁,第5-10頁。總統府發言人黃重諺在2019年9月23日總統府記者會上證實,那本黑皮書確實頁碼缺6頁。所以,連蔡英文自己應該都不會辯稱那本頁碼缺6頁的黑皮書是她1984年原版的「1.5個」博士的博士論文吧!

顯然,蔡英文的博士學位牽動了一個長達38年龐大跨國的遺失陰謀,是阿共的陰謀嗎?還是國民黨的陰謀?全面遺失原版「1.5個」博士的博士論文和原版「1.5個」博士的博士畢業證書的蔡英文,是「1.5個」博士的真博士嗎?或者應該反問,一個拿不出原版正本「1.5個」博士的博士論文和原版正本「1.5個」博士的博士畢業證書的人,怎麼敢宣稱自己是「1.5個」博士的真博士呢?尤其是國際名校倫敦政經學院法律系「1.5個」博士的法學博士?

蔡英文必須提出,比2015年才補發的1個博士的博士畢業證書正本單一的博士學位證明,更有說服力的證據,例如,彭文正提告蔡英文的1984年博士論文不存在之訴的1984年按學校規定裝訂的博士論文實體本,並且要求倫敦大學三間圖書館公開重新入館,在原始位置上架;並且補發一張有註明「1.5個」博士的正本畢業證書,才是「1.5個」博士的真博士。否則,無法杜絕質疑,蔡英文宣稱的原版「1.5個」博士的博士學位證明遺失,其實只是「1.5個」博士的博士學歷造假的遮羞布。

作者指出,針對彭文正提告總統蔡英文的1984年博士論文不存在之訴,必須提出比「2015年才補發的1個博士的博士畢業證書正本單一的博士學位證明」更有說服力的證據。(資料照,總統府提供、顏麟宇攝/照片合成:風傳媒)

蔡英文1984年任國立政治大學法律系副教授時,台灣還是戒嚴時期。將近40年的時間,表面上,台灣社會似乎非常努力追求民主法治,反觀,蔡英文身為總統,僅僅是用兩張不同版本的1個博士的博士畢業證書影本,沒有實體本的原版「1.5個」博士的博士論文,還在自傳中杜撰唬爛自己是「1.5個」博士,一路從國立的政治大學法律系和國貿系、政府高官和立法委員到當上總統。老實說,蔡英文不但不像「1.5個」博士的真博士,比較像「1.5個」博士的詐騙犯。

*作者為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