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新聞

近期貿易談判或是美中關係改善的契機
上報     2021/06/09 22:33

美中貿易代表拜登上任後首度通話

在經貿政策上,拜登政府一定程度延續了川普時期的方向。不過,或許我們即將看到拜登政府在對中經貿政策上的調整。5月26日,美國貿易代表戴琦(Katherine Tai)首度透過視訊,與中國國務院副總理、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中美全面經濟對話中方負責人的劉鶴完成首次對話。根據會後新聞稿表示,雙方進行了「坦率」的交流。

而通常外交用語上使用「坦率」交流,表示雙方各自犀利地提出關切的敏感議題(美中的關稅戰、以人權或國安為由發起的科技制裁等。)

在雙邊經貿代表首度通話後僅一週,美國財政部長葉倫(Janet Yellen)與劉鶴再度進行通話。在通話中,雙方認為美中經濟關係十分重要,秉持著「平等且互相尊重」的態度,於全面經濟形勢和多項領域的合作進行廣泛交流,對相互重視的議題交換意見。
美中貿易現狀極度不平衡

就目前的美中貿易關係來看,美中的逆差可以說是非常誇張,根據美中經濟和安全審查委員會(U.S.-China Economic and Security Review Commission)於5月18日公布的《美中貿易報告》中有提到,今年美中貿易第一季的逆差高達786億美金,相比去年升高了45.7%。

並且,根據《彭博》(Bloomberg)引用中國海關總署(China's General Administration of Customs)的報告中指出,美國自去年5月以來,從中國進口商品數量大幅提升,即便中國在進口美國商品上有些微提升,但雙邊進出口上升的幅度不同,也進而造成貿易逆差持續擴大的情形。
美中經貿重大議題

對目前拜登政府來說,貿易逆差勢必是美中經貿關係上最急需解決的問題之一,這也是為何拜登和戴琦都多次表達美中經貿關係相當「不平衡」且「不公平」。她在日前的亞太經濟合作會議(APEC)貿易部長視訊會議前的記者會就表示:「美中經貿向來嚴重失衡,不僅是貿易表現,還有雙方對彼此市場所提供的機會與開放程度。美國致力於盡己所能讓美中貿易關係恢復平衡。」

此外,戴琦也曾說過,將會持續檢視中方在履行《美中貿易階段第一階段協議》的進度。根據5月5日她的發言表示,未來拜登政府對中的經貿政策,將會建立在此協議上。而根據《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的報導,截至4月止,雖然中國距離履行協議仍有22%的採購量,但正以快速增加的採購量追上。其餘結構性問題像關稅壁壘、強制外國公司技術轉移和不公平市場競爭也會被搬到檯面上。

對美國農民來說,中國履行此協議的程度會大大影響他們的生計,根據美國農糧署(U.S. Department of Agriculture)的統計,中國約在2019年超越歐洲,成為美國最大的農產品出口國,且之後持續增加。更在2020年初簽訂完第一階段貿易協議後的效應,加上先前政府因美中貿易關稅戰的補助,使農民2020年的淨利潤是繼2013年後的新高。

而這也是為何此協議對拜登政府如此重要。除了實質層面的影響外,政治上來看,一方面拜登要對內表態對農民的支持,進而打破去年外界對他的質疑。而另一方面也希望取得農業州的支持,為明年的期中選舉做鋪路。
相信拜登會盡一切可能,遵守他上任後首場白宮記者會的發言:「中國別想在我任內超越美國。」(湯森路透)
拜登結合「國安」和「普世人權」在談判前拉抬姿態

隨著雙邊經貿高層的對話開始暖身,拜登政府也決定在未來談判前,繼續累積美國現有的籌碼,那就是對中的「科技戰」。上週在6月3日,拜登簽署行政命令(executive order),將原先川普於行政命令「黑名單」中的48家因國安和侵犯人權為由,禁止美國個人或機構投資的公司,將擴增到59家。

無獨有偶,5月底時,美國以「強迫勞動」的理由,美國海關宣布暫停進口中國「大連遠洋漁業金槍魚釣有限公司」旗下30多艘船隻的所有進口海產。

從這能看出川普和拜登的不同,川普時期對中發起的科技制裁,多是以「國安角度」為由。然而到了拜登政府,則是結合國安和人權為由。雖說這確能幫美國在未來發起制裁上更「站得住腳」,但也可能使未來對中制裁複雜。畢竟,人權議題在美中關係上,是相當敏感的。
美中經貿對話或成改善雙邊關係的機會

外交上,美、中於3月18日阿拉斯加會談上的唇槍舌戰後,可明顯看出雙方分歧巨大、互劃紅線,試圖求同存異。以目前雙邊的關係和氣氛來看,短期內雙邊關係要改善相當困難,且目前拜登仍先專注近期的歐洲行和美俄峰會,並待6月底初步對中政策的出爐。

軍事上來看,美、中的緊張關係並未因拜登的上任而緩和,南海的爭議持續不斷,且美、中雙方在印太地區單邊或是多邊的軍事演習也持續進行。此外,先前報導更指出,美國國防部長奧斯丁(Loyld Austin)有意與中方中央軍委會副主席許其亮進行對話,但中方以「不符合外交禮儀」為由拒絕溝通,使得雙邊軍事關係更加緊張。缺乏溝通的軍事關係,可能使雙邊軍事上的風險升高。

由於外交、軍事兩國關係都不合的情況下,近期暖身且雙方都認為必要的經貿對話,或許是改善美中關係的一個契機。我們觀察,未來中國應會持續加大購買美國農產品的力度,展現出履行第一階段貿易協議的誠意和對美國的善意。

而美國未來也可考慮,是否要放寬對中國的關稅名單。畢竟關稅戰的方法是「傷敵一百、自損八十」。若能減少徵收關稅項目,一方面能為改善美中關係打開一扇窗,另一方面也能提高美國的產業的利益。且拜登和戴琦也曾對於川普對中關稅戰的方法表示反對,這似乎也顯示出在一定條件下,拜登政府願意取消關稅戰的方式,與中國公平競爭。

當然了,如同美國印太協調官(Asia Tsar)坎貝爾(Kurt Campbell)日前於史丹佛大學演講中所說:「美對中的『接觸政策』已經結束,未來將以『競爭模式』主導」,即便雙方在經貿或某些領域上有所合作,但在多數領域上雙方恐怕都難以讓步,只有競爭。而相信拜登也將盡一切可能,遵守他上任後首場白宮記者會的發言:「中國別想在我任內超越美國。」

※「FBC²E 霧谷晶策的國際事務」專頁旨在幫助更多台灣人了解國際事務相關的正確資訊,進而促進台灣人在國際視野上的持續開拓和更新。 【影片】「故鄉的人,望你平安」!日本 124 萬劑 AZ 疫苗抵台 謝長廷:放下心中一塊大石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