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新聞

解盲成功 反讓國產疫苗一槍斃命
中時新聞網     2021/06/11 04:10
 高端疫苗終於在政治力的加持下以及擋路的大石頭自動走開後,順利解盲通過。本來這次若能公正的解盲,將或多或少緩解老百姓的疑慮,也將是擺脫國產疫苗種種紛擾的最好機會。但此機會已在政治操弄下,消失殆盡。

 國產疫苗是全國人民都希望它有出息的,能夠為國爭光。這好比上市公司董事長的兒子想要接管大位,若能按步就班歷練,才能服眾。一天到晚說謊的孩子,也不願接受良好的訓練,只想在只會吹牛說謊的老子加持下,就想接管大位,當然沒有人會服,順便也把老子的形象一起賠葬下去。

 新藥與新疫苗要能在人體使用,當然首先必需證明確實有效。有效不能以具有如喝水一般的安全性就能搪塞,也不能以有抗體反應就一筆帶過。因為誰知道你這疫苗不是水呢?這抗體真有保護效果呢?因為臨床上看到太多沒有保護力的抗體,愛滋病與部分B肝抗體就是如此,老百姓當然不願意再上當。

 陳培哲院士還真的點出了重點,國產疫苗都是在體外合成的次單位蛋白疫苗,保護性絕對低於體內原汁原味合成的疫苗,就連現在已全面噤聲的指揮中心專家以前也都是如此認為。加上國產三兄弟疫苗中,國光因先冒出頭,已被政府以抗體反應不佳,早就排除在政府疫苗獎勵之列。這也是陳院士堅持在國產新冠疫苗,疫苗效果絕對不能以二期替代三期的理論基礎。

 本來國人對於國產疫苗都是抱持期許的態度,希望它能成為另一個台灣之光。即使在經過上個月的疫苗風風雨雨之後,仍是不乏支持者。這些支持的熱情,在遇到一些政治豬隊友的揠苗助長後,又消退了一大半。

 大仁哥不經意的透露打了高端疫苗,暗示雙盲的研究被破壞。陳時中部長先前也說打國產疫苗是有錢的,是公然破壞臨床試驗不能公然以金錢作為收案誘因的收案法則。總統為國產疫苗開法說會,公開預告成功授權及預告政府採買的支票。都對國產疫苗的臨床試驗過程公正性留下陰影。加上解盲前突如其來的審查委員因為拒絕政治力介入而辭職,真的如武昌起義一般,將國產疫苗一槍斃命。國產疫苗希望能因公正解盲而挽回顏面的最後一點希望都被撲滅。

 這時應該只有公正的解盲失敗,調整再出發,才有辦法贏得信任,任何被挑出瑕疵的解盲成功都會將國產疫苗打入無底的深淵,因為沒有人會相信一個程序既不正義,審核又不公正的解盲結果。

 政府其實是殺死國產疫苗的凶手,但是解鈴還需繫鈴人,要重建國人對國產疫苗的信任,依然要靠政府。政府可以依據自己的職權任意給與國產疫苗緊急授權使用,但必須要求廠商同時執行三期臨床試驗,而且要訂定不執行與執行失敗的罰責,標準以限期通過世衛組織授權作為標準。限期內不通過將賠償全部採購金額作為懲罰,等於是退回全民賠上生命信任的合理償還,賠償金額將全面發還接種民眾。唯有如此決心的宣示及執行,才能有效挽回國人對國產疫苗與政府體制的信任。

 (作者為中華民國防疫學會理事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