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新聞

精算大師被算計了
中時新聞網     2021/06/12 04:10
 以色列總理納坦雅胡被稱為政治精算大師,但近幾年他處境唯艱,屢次大選組不出政府,反對陣營步步進逼,他本人也因貪瀆被起訴。現在8個反對黨成立聯盟,席次足以組閣,如果通過國會信任,就能踢下納坦雅胡,精算大師終於也有算輸的時候了。

 這8個反對黨從右到左都有,簡直是不可能的組合,包括從未參與執政的阿拉伯聯合黨。唯一把他們膠合在一起的力量,就是趕納坦雅胡下台。反對聯盟成軍的真正推手是拉皮德,他的中間派未來黨有12席,是國會第2大黨,但他卻願意支持只有7席的右傾聯盟主席班奈特出任總理,他自己過2年再接棒,這有效凝固了反對聯盟。納坦雅胡的政黨及盟友是國會最大派,只是不過半,以往反對派力量分散,讓他得以苟延,現在如果國會通過新政府信任案,納坦雅胡就得結束12年的執政。但一個只有以拉下納坦雅胡作為中心思想的反對陣營,能不能順暢合作施政,實在很難說。如果國會不通過信任案,以色列將迎來2年裡的第5次大選,政局還有得亂。

 然而,無論以色列政局怎麼變,對巴勒斯坦問題都影響不大,因為以色列人並不怎麼在乎巴勒斯坦,班奈特甚至堅決反對巴勒斯坦建國。邏輯很簡單,以色列已占有了土地,把巴人踩在腳下,「鐵穹」又擋得住哈瑪斯的炮彈,現況對以色列完全有利,哪裡需要再費什麼心思呢?

 1993年以色列總理拉賓和巴解組織領袖阿拉法特簽署《奧斯陸協議》,立下巴勒斯坦建國、以巴和平共存的承諾,但至今沒有實現。拉賓2年後遇刺,以色列雖允許巴勒斯坦成立自治政府,但更激進的哈瑪斯崛起,控制了加薩走廊。阿巴斯在西岸領導的自治政府,在不是糟就是更糟的以巴關係中愈來愈進退失據。

 《經濟學人》認為兩國案已死,不如想想如何在一國的架構下增進巴勒斯坦人權利,並直指目前的狀況有如當年南非的種族隔離政策。之前納坦雅胡和美國總統川普宣布的中東和平計畫裡,西岸、加薩走廊及南邊兩塊地是巴勒斯坦國土,但約旦河河谷、耶路撒冷、以色列人在西岸的屯墾區都屬以色列。換句話說,切幾塊地畫成巴勒斯坦的國土,巴人在其餘的地方不享有公民權。

 這真的和南非的種族隔離政策很像,南非當時是少數白人統治,畫了幾塊小地方成立「家邦」(homeland),說黑人的國家在那裡,至於其他地方,黑人不是公民沒有投票權,免得一投票政權就變天了。我參訪過那全世界都沒人承認的家邦,也有政府部會等等的組織,但感覺像個小小的假模型,裡面的官員是傀儡,整個是一場自欺欺人的戲。

 這種戲最終演不下去,白人總統戴克拉克和反對派領袖曼德拉達成協議,和平完成政權輪替。說起來,南非白人下台的背影算是很優雅的。但南非和以巴問題最大的不同,是南非白人人口遠少於黑人,在民主價值及國際輿論的壓力下,不得不承認大勢已去。以色列人口900萬,巴勒斯坦人口500萬,巴人既沒有多到足以碾壓以色列人,又沒有少到讓以色列能放心接納。現實是,以色列擋著巴勒斯坦建國,又不願視為一國人。說穿了,以色列真心想要的,是不讓巴勒斯坦有壯大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