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新聞

社評:美國人這樣看台灣 台灣人怎樣看自己
上報     2021/06/21 17:37

截至昨天(6月20日)為止,台灣自購的1000萬劑AZ疫苗僅到貨11.7萬劑,透過COVAX採購的476萬劑也僅分配到60萬劑,預購的505萬劑莫德納疫苗僅來39萬劑,自購的疫苗總數僅來110萬,遠不及美日捐贈給台灣的374萬劑。花錢買的到不了,免費的倒是一直來,這剛好證明疫苗採購是一件高度政治化的事,疫苗就是這場無煙硝戰爭的戰略物資。

針對外國捐贈竟高於自己購買的這件事,國民黨主席江啟臣痛罵民進黨政府「坐著等疫苗」;這樣的發言不是在裝傻,就是以為買疫苗是在菜市場買豬肉。前者是居心叵測、用心不良;後者是毫無智識、幼稚可笑。歐盟日前控告生產AZ的阿斯特捷利康公司延遲出貨,因為後者原擬在6月底前交貨3億劑,卻由於生產延誤只能交貨一億劑;但法院沒買單,歐盟輸了這一波法律行動。如果歐盟都搶不到英國的疫苗,台灣的最大在野黨憑什麼什麼都不管,認為只有台灣買的疫苗最重要,「只有台灣人的命才是命」?

美國捐給台灣超乎原本預期的疫苗數量,台灣人很雀躍,但美國國務院發言人Ned Price在推特上分享這訊息的留言區卻非常多樣:「印度巴西正遭遇嚴峻的疫情,為何把疫苗提供給受害最輕微的國家?」「很好!那疫苗什麼時候要去蒲隆地跟盧安達(非洲)?」加拿大語言學家考夫曼(Steve Kaufmann)還質疑:「台灣明明是個富裕國家,為什麼需要美國捐贈那麼多疫苗?」很顯然,美國對台灣超量的關注,其實本身也承受了相當程度的壓力。

事實是,全世界目前疫情最嚴重的印度,前天仍有超過10萬人確診,一天仍有近3千人死亡;我們鄰近的菲律賓,前天也有6944人確診,153人死亡;就連美國自己,也有21,820人確診,170人死亡,(美國人口數是台灣14倍)。放眼世界上任何地方,台灣現在每天200例以下的確診數實在微乎其微,憑什麼成為美國此波國際疫苗捐贈最大數量的單一國家?

美國願意獨厚台灣有很多原因。在去年疫情爆發之際,台灣人願意樽節自己的物資,大方地捐助美日歐盟國,是這股良善回報的原因之一;蕭美琴、謝長廷等等前線外交人員沒日沒夜的磋商、協調、遊說,當然也做出了貢獻。但最重要的是,台灣的地緣政治戰略位置與產業結構,對這個世界太重要;而美日盟國發現,台灣內部的政治撕裂,使得此地在面對中國的軍事壓力與認知作戰時,顯得格外地脆弱,必須用超出的比例的援助來穩住台灣。

身為台灣人,一方面對於美日盟國這麼重視台灣,並「呵護」台灣人的生命而感到安慰;但另一方面,也不得不對台灣如此地脆弱恐慌覺得汗顏。台灣從每天500多例確診的高峰走到現在疫情往可控的方向,其實與有無疫苗干係不大,但竟被操作成「台灣人的命也是命」的集體恐慌,還得美日盟國出手相挺。這種隨時會被拋棄、出賣的集體心性到底從何而來?

在Ned Price的推特上,有人貼出美國《華盛頓郵報》專欄作家羅金(Josh Rogin)的「要對抗中國侵略,就給台灣疫苗」文章,努力地解釋為什麼提供疫苗給台灣是如此重要,文章引用日前訪台的民主黨參議員達克沃絲所說:「台灣是唯一被阻攔取得疫苗的國家。怎麼會在疫情期間,這樣掐住另一個國家的喉嚨?這是不人道的。」「美國欠台灣的遠不只是疫苗,要讓台灣知道在面對中國在經濟上、政治上與資訊戰方面日益霸凌侵略之際,不會被拋棄獨自面對。」

世界的格局不一樣了,但很多台灣人卻還停留在自己是「亞細亞孤兒」的階段,心虛、膽怯,沒有安全感,一天到晚擔心自己被出賣,甚而不相信自己可以做出貢獻。如今,美國人公開以行動宣示:「台灣是可信賴的朋友,也是國際民主大家庭的一份子。」倒是台灣人可以問問自己:如何看待自己該擔負的責任?進而付諸行動。 社評:寫給瘟疫中的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