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新聞

高價的疫苗 被收買的裁判
中時新聞網     2021/07/23 04:10
 台灣政府部門的最高疫苗決策小組為ACIP,全名為「衛福部傳染病防治諮詢委員會預防接種組」。這是一項與全世界都接軌的制度,因為疫苗相當專業,與人命息息相關,絕對不容許一丁點的政治干預。

 在制度上,台灣設計了與世界同步的超然機構,ACIP這個衛福部下屬機構開會時,竟然衛福部長僅為列席。可見僅是來聽取專家意見,拿回去當作決策參考,沒說政策一定要執行。所以ACIP是諮詢單位,但在台灣崇尚專業背書的民風下,ACIP是確實的最高疫苗決策單位。舉凡疫苗採購分配、接種適應症訂定、接種順序訂定、不良反應處理原則都要ACIP拍板才能定案。

 這次新冠疫情中,台灣ACIP的角色已經產生了巨變,由原來的裁判角色,轉變成「被收買的裁判」。所以整場疫情賽局,就有如打假球一樣可惡,看假球賽時老百姓聲嘶力竭的吶喊,在裁判眼裡都只是幼稚而可愛的傻笑而已。

 真正主導台灣新冠疫苗政策的黑手是民進黨政府。去年8月在政府高層拍板「國產為主,進口為輔」的政策後,ACIP就實際參與了「阻擋進口疫苗,創造國產緊急授權空間」的歷史任務。這就是為什麼不論民間如何呼籲,進口疫苗不進就是不進,整整拖了9個月的時間,要不是郭台銘的牛脾氣,美日捐贈不會來,民進黨買BNT也不可能過。

 這批ACIP的專家為什麼會喪心病狂到聽不見百姓的吶喊,看不到數百條人命的死亡,及對政黨選票的流失。原因在於ACIP及民進黨政府都被利益收買,而且已經買了很大才會如此喪心病狂。

 ACIP要收買比較簡單,就像打假球時收買裁判一樣,給點錢就好。但公務超然機構怎能拿錢,在政府機構待久的人都知道,搞個協會給個研究計畫就可以保證讓專家聽話。「台灣疫苗推動協會」就是在要令ACIP專家聽話的重要白手套,不論是先聽話再後謝,或是預付聽話費都是可以操作的方案。打點也講究要面面俱到,ACIP與「台灣疫苗推動協會」的人員高度重疊是當然的。為了要讓政府審查國產疫苗緊急授權時也不能出錯,ACIP的人馬也必須有效滲透到政府的審核委員中。所以ACIP推動了這麼艱鉅的任務,才由「台灣疫苗推動協會」拿了3000萬的計畫,政府實在應該參考一下打假球的價碼,不能虧待假裁判。

 要買通民進黨政府,還要讓他們放棄政府的職責,放棄過去的老戰友,甚至連選票都肯暫時放棄,那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所以疫苗採購的利潤真是高到可以動搖黨本,才會有辦法買斷民進黨政府的魂,讓他們能夠如喪屍般的出動黨政高層,閉著眼睛瞎護航國產疫苗到沒有人性的地步。要不是中途殺出個程咬金,台灣人民現在可能還處在四處找疫苗的水深火熱之中。(作者為中華民國防疫學會理事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