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新聞

今日阿富汗 當然不是明日的台灣
上報     2021/08/16 16:13

今日的阿富汗,是明日的台灣?但講這句話之前,你有沒有想過,今日的香港,可能會變成明日的台灣這件事?

近日最大的國際事件,就是美國準備要撤出阿富汗,而且塔利班政權也在近日成功的奪回阿富汗首都的控制權。在2001年911恐怖攻擊事件之後,美國為了清除蓋達組織,發動了阿富汗戰爭至今,也將近有20年之久。但國內甚至是國際輿論界針對這件事,大幅度的批評美國的可信度,讓疑美論再度浮上輿論舞台上的討論重心。許多人都說,因為美國放棄了阿富汗,難保美國未來不會放棄台灣?
過度簡化美國撤軍阿富汗的決定

但這種說法,根本性的過度簡化美國撤軍阿富汗的決定。而另一個核心問題,也就是美國國家利益的轉移,卻完全沒有進行討論。

美國出兵阿富汗,以及美國撤出阿富汗,都是基於自身的國家利益。美國過去因為要控制原油價格的穩定,一直以來都把它的戰略核心放在這些原油出產大宗的中東國家身上。但在川普上台之後,美國開始開採本土的頁岩油,因為這個政策,美國搖身一變成為全球第一大石油儲備國家,具備有足夠的實力與資源來控制全球原油市場。自那一天開始,美國對中東的興趣就大幅度的降低。

除此之外,美國介入中東情勢另一個原因,就是去掃蕩跨國恐怖攻擊組織。而在美國加大對航空業以及旅遊業的安全制度設置之後,這些跨國恐怖攻擊對美國本土的威脅,也迅速降低。換言之,對於現今的美國來說,其戰略核心以及國家利益,並不是在維繫中東的穩定,而轉移為抗衡中國以及經營印太戰略區這件事情上。
正在阿富汗山區執行任務的美軍稍事休息。(湯森路透)
中國的崛起是不爭的事實,而中國也自然是挑戰美國霸權的首要挑戰者。世界霸權的轉移並不一定伴隨著衝突,如同英國在一次世界大戰之後將其霸權的角色轉讓給美國一般,可以是一個和平轉移的狀態。但問題點在於,中國並不是一個民主國家,更不是一個擁戴自由經濟與資本主義市場的國家。當中國成為世界霸權的那一天,中國所創建、或是改造出來的世界秩序會不會如同以美國為首所創制的自由主義秩序一樣呢?還是未來的國際世界,必須全然依循中國自身的國家利益,而去放棄我們現在所謂的自由、人權、民主、以及自由市場這些普世價值呢?

想想看,如果你是美國,你願意拱手把霸權讓給中國,讓自己的未來充滿不確定性嗎?當然不會。那既然美國不願意把霸權轉移給中國,與中國透過強烈的競爭來彼此抗衡,就成為了必經的道路。是此,美國現在的國家利益,就是去抗衡中國,防堵中國取代美國的霸權地位。
抗衡中國絕不是一個短期的戰略目標

從這個角度出發,美國抗衡中國,絕對不是一個短期的戰略目標,而是一個長期的外交與軍事政策方針(從川普政府轉移到拜登政府後,美國對中國政策的延續性就完全證程了這樣的觀點)。現在美國白宮要考量的事情,並不是要不要放棄台灣(或放棄抗衡中國),而是美國到底要以什麼方式來制衡中國。是以現階段的高規模在經濟、軍事、以及外交與國際組織上與中國進行競爭的策略,還是如美國在冷戰時期,杜魯門總統直接跟蘇聯與共產國家打一場完全決裂的冷戰呢?這件事在美國政策圈內部並沒有一個定論。因為美國與中國之間在經濟與貿易上的互賴性,不可能在短時間內完全的消失。再者,美國如果要跟中國打一場冷戰,只有美國一個國家願意參加的話,那必然是無法成形的。

所以,美國現在的外交重心,就是在經營印太戰略區國家(如四方會談中的印度、澳洲、與日本等)以及自身長年以來的盟友(英國、歐盟國家、加拿大等),先讓這些國家在面對中國的人權問題、透過國家資本主義與半開放的市場來大幅提升自身的經濟實力、以及可能擴張的軍事實力這三個要點上,取得抗衡中國的共識。更遑論美國及其盟友與中國之間的經濟互賴性,也可能在未來數年內大幅度的改變。因為中國作為世界工廠的角色,已經漸漸失去自身的競爭力了(基礎勞工價格的提升加上對外資企業與投資的政策限縮),在伴隨著自動化工廠的興起,未來全球生產鏈的轉移指日可待。

從這些角度來看,美國自然不會現在就想跟中國打一場新冷戰,但目前所有的趨勢都指出,美國希望自己與其盟友降低對中國經濟的依賴程度這件事,是絕對沒有錯的。雖然說中國有14億人口的市場,但因為中國對自身市場的保護以及對於外資企業的予取予求,中國只會讓自己變成一個越來越不受歡迎的市場(更不要提在威權國家中的投資風險有多高這件事)。從這些觀點出發,不難發現美國的確一步一步地在加大自身的籌碼,讓所謂的抗中包圍網得以成形。

上面的論述,是去釐清美國為何會放棄阿富汗,以及美國現在的戰略核心與國家利益(抗中)是如何改變的。但有不少的輿論、甚或是專家學者都認為,反正台灣就是一個美國操縱的棋子,美國可以棄阿富汗於不顧,那你如何能保證它不會也棄台灣於不顧?
美國與台灣的國家利益完全吻合

大哉問!但拿台灣與阿富汗相比根本就是一個錯誤的類比。首先,你要理解美國撤離阿富汗,是因為國家利益的轉移。美國現在的戰略核心就是抗中,而台灣的國家利益是維繫自己國家的主權(某種程度來說,也就是抗拒中國的文攻武嚇)。從這個角度來看,美國與台灣的國家利益基本上是完全吻合的,何來放棄之有?

其次,美國出兵阿富汗的主要目的,是去掃除協助蓋達組織的塔利班政權以及蓋達組織本身。換言之,這是一場反恐戰爭。台海之間現在明明就是和平的態勢,美國是要怎麼樣捨棄你?更遑論美國也在自己不改變台海現狀/一中政策的條件之下,做出最大的努力來幫助台灣(例如持續的軍售、正名台灣駐美代表處[審議中)、透過《台北法案》來提升台灣的國際能見度、或是透過《台灣旅遊法》來加深雙邊之間的交流等等)。
神學士攻入首都喀布爾之後,喀布爾機場附近的景象。(湯森路透)
當然你可以說這些幫助都是虛情假意,因為等到美國的國家利益在未來進行根本的改變之後,它可能會對台海問題撒手不管。但與中東問題相比較,美中之間的抗衡,並不是單純因為原油資源以及區域穩定這種問題所進行的抗衡,而是如同美蘇冷戰一般,在霸權角色上進行全面性的抗爭。這是一場龍虎鬥;做為既定霸權的美國,要想方設法的制衡中國這個與美國在價值觀與政治經濟制度上完全不同的挑戰者,不要讓中國取代美國,改變了自由的世界秩序。是此,除非中國今天在政治與經濟上進行結構性的改革(民主加上自由經濟市場),否則這場龍虎鬥是不會結束的。簡單來說,這是一場長期的抗衡。
疑美論的背後:中國才可信?

而台灣夾在兩個強權之中,必定要做出選擇。在美國與中國的抗衡之間,台灣是沒有辦法搖擺於其中的;這並不是一個0到1之間的選擇,而是一個0與1的選擇。因為當美國與中國之間的抗衡持續白熱化之後,在0與1之間持續搖擺,必定只會讓自己兩面不是人,甚或遭致美國的唾棄。

更甚者,從疑美論擁戴者的角度來說,美國是一個會背叛盟友的國家,所以美國不可信(不只是美國撤軍阿富汗,台美斷交也是他們最喜歡舉的例子之一);但我反過來問,難道中國就可以信?中國對台政策這麼明顯,就是要消滅你的主權,把你變成中國的一部份,完成自己大一統的夢想。難道面對這種愛不到你就要消滅你的恐怖情人,會比美國更可以信任?台灣主權是不可以分割的(講更白一點,沒有任何一個國家的主權是可以分割的),一國兩制也不是台灣人想要的未來。如果知道這些簡單的道理,那繼續去提倡疑美論,質疑美國不可信,其目的何在?難道要推導出中國這個恐怖情人才是台灣的真愛嗎?

當然,美國現在也沒有公開說過要不要協防台灣,繼續維持它一慣的戰略模糊政策。但在美國還沒有準備好跟中國打一場決裂式的新冷戰之前,戰略模糊一個非常合理且明智之舉。美國的戰略模糊,可以成為對中國武力犯台最好的嚇阻(因為算不出美國到底會不會出兵協防台灣,讓中國在計算台海戰爭的花費與結果上蒙了一層很厚的紗,完全看不清)。如果美國現在就把戰略模糊變成戰略清晰,直接公開說要協防台灣,那在美軍完成台海軍事布局之前,反而是人民解放軍侵略台灣的最佳時機。畢竟現在不趕快打一打,以後就沒機會打了(武統講了那麼久,總不能跟人民說這只是一個口號吧。跟兩蔣政權說反攻大陸一樣被台灣人自己笑)。所以,放棄戰略模糊,反而會讓台灣陷入台海戰爭的危機之中,得不償失。
在美國與中國的抗衡之間,台灣是沒有辦法搖擺於其中的;這並不是一個0到1之間的選擇,而是一個0與1的選擇。(湯森路透)
但這並不代表,美國會永遠維持對台海的戰略模糊。如果美國在不久的將來,選擇要跟中國完全決裂,進入新冷戰時期。那美國對台灣的策略,因應於台灣作為第一島鏈的戰略價值,必定會有大幅度的改變,甚至直接建立邦交與雙邊/多邊安全協議,或是乾脆直接把薩德導彈部署在台灣,都是可能的未來。

這一天會不會到來,只有時間才會知道。但因為美國對台採取戰略模糊的態度,加上美國過去背叛盟友的歷史,就一口咬定美國一定會棄台,進而倡導「今日的阿富汗,明日的台灣。」這種說法,完全是基於對國際關係以及美國外交政策不成熟的解析才會倒出來的結論,也沒有看懂美國為什麼會在台美斷交之後硬是要弄一個《台灣關係法》以及《六項保證》,來確保台海之間的安全。更沒有看懂美國以國家利益作為出發點的外交政策,在現今或是未來的國際社會會如何運行。

如果維繫台灣的主權,守護台灣得來不易的民主與自由,是所有台灣人的當務之急,那錯誤詮釋美國撤軍阿富汗這個行為,或是繼續大鳴大放的討論疑美論,其背後的目的到底是什麼呢?難道今日的香港,明日的台灣,才是台灣要走的路嗎?如果你認為維繫台灣的主權,守護台灣民主與自由都不重要,「和平」才是最重要的;而為了確保台海的和平,你願意直接跟中國簽訂什麼和平協議,或是直接變成中國的一部份,用這種跟恐怖情人在一起就天下太平的方式來達到你要的「和平」,那我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麼了。我只能說:請你回火星好嗎?

※作者為美國聖湯瑪斯大學國際研究與當代語言學系副教授兼系主任 擬撤駐阿富汗大使挨批背叛 英防長:我們無法獨自解決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