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新聞

觀察站/南橫斷橋啟示錄 未必人定勝天
聯合新聞網     2021/08/21 06:45
本報記者王慧瑛 南橫公路的壯闊景色令旅人期待,沿線居民更企盼一條安全回家的路,但這個心願能否實現,前途未卜。高山工程變數多,困境還有天候多變,反省明霸克露橋斷橋事件,工程防堵手段、抗洪能力不能再用舊思維,顯然不是砸錢就能解決問題,是否要適度讓環境休養生息,找出更尊重自然的方案,而不是無止盡削山闢路蓋橋,人定未必勝天。

為拚南橫全線通車,公路總局團隊近年幾乎窮盡洪荒力量,要讓用路人殷殷期盼的昔日南橫美景重現眼簾,橫在眼前的難關卻讓工程單位難以樂觀,最痛苦的莫過於居民,受困期間,有果農等不及河床便道搶通,走傳統山徑涉險徒步至少三小時將芒果心血運出,也有學生花約五小時翻山涉水、橫越三條溪溝才下山。

原本期待今年底或明年南橫能全線風光通車,但昨天這種另類情境的高雄到台東端通車,讓工程團隊五味雜陳。甲仙工務段長陳正偉回顧,八月七日當天聽到明霸克露橋被洪水沖斷,當下幾乎腿軟,這座開通四年多便橋像是甲仙工務段命脈,是日夜拚搏成果,一度預期未來十、廿年能安然矗立於荖濃溪,難以接受一夕間就垮了。

最讓陳正偉難以理解的是,明霸克露橋位處荖濃溪、布唐布那斯溪、玉穗溪匯流處。最大的是布唐布那斯溪,細小的玉穗溪像是小綿羊,怎料小綿羊一夕間變野狼,再加入荖濃溪、布唐布那斯溪,接下來挑戰只會更多,斷橋恐凸顯工程單位過於「輕敵」。

陳正偉說,當初會蓋這座便橋是考量當地居民遇大雨就交通中斷,苦不堪言。對於有人質疑當時設計不良,陳正偉反駁,即使再加高三、五公尺也不夠,因為現狀淤高已比橋面板高出七、八公尺,任何工程勢必有局限性。

當地的地質複雜,施工難度高,工程人員壓力大可以想像,但面對極端氣候,必須有更多前瞻思維,也要避免對同一環境過多需索,否則恐將招致大自然反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