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新聞

塔利班拿下天下之後
中時新聞網     2021/08/23 04:10
 阿富汗塔利班8月15日以出乎預料的速度進入喀布爾,總統甘尼倉皇辭廟,震驚了全世界。阿富汗易幟,或曰陷落,或曰復國,角度不同,看法不同,但對國際政治造成的震盪與漣漪效應,卻需要好長一段時間才能被國際秩序消化。

 美國的外交信用是阿富汗變天之後首先受到國際質疑的。不只台灣內部因阿富汗情勢可否類比爭吵不休,在南韓、烏克蘭、歐洲也一樣有類似辯論,逼得美國只有四處滅火,重申美國的承諾依然堅定可信。其實這種辯論是沒有意義的,因為就算這一任美國政府的承諾可信,下一任會怎麼想誰也沒把握。何況國際政治從來就不是靜止不動的,怎能期待承諾永遠不變?

 歷史是不會重複的,但是卻會有類似之處。就像馬克吐溫說的:「歷史不會重演,但會押韻。」我們擔心的不是類似阿富汗變天的事是否會重演,而是美國為何把撤軍一事處理得如此粗糙,而且是沒有必要的粗糙。這個粗糙與情報失靈有可能成為美國外交政策的韻腳。塔利班搬師回朝不是無法想像的黑天鵝,而是遠遠看著它會衝過來的灰犀牛。既然可預期,何以未做綢繆?

 也許,阿富汗政府軍就是預期甘尼政府在失去美軍支持後遲早潰敗,所以才放棄抵抗。但美國為什麼沒預期到這一點?拜登說沒想到阿富汗軍隊會不抵抗,但若塔利班回朝是灰犀牛,拜登又為什麼會認為阿富汗軍隊會抵抗?太多想當然耳,重創了美國的外交信用。

 美軍進入阿富汗20年,阿富汗也在變。教育普及、社會開放、價值觀蛻變,以及與外界交往、內部社群網絡的聯繫,都和20年前不一樣。塔利班也說他們不一樣了,會更溫和會更尊重女權。情勢真的這麼美好嗎?

 我們看到塔利班努力刷新他們在國際上的形象,但那是溫和派塔利班。塔利班還有激進派,他們在首都以外的各個省分,都會像上層宣布的一樣溫和嗎?一些報復性的殺戮已經出現,溫和與激進派的角力已經開始。與塔利班搶地盤的IS更批評溫和派塔利班是美國代理人。在局勢依然動盪下,連一再宣稱要幫助阿富汗重建的中國大陸都不敢讓新的建設項目輕易涉入。果如此,塔利班將如何重建阿富汗經濟?

 阿富汗塔利班回朝,對巴基斯坦塔利班也是莫大鼓舞,但這卻對巴基斯坦政府造成威脅。而其他激進組織,從基地組織到喀什米爾的回教恐怖組織,到疆獨的東伊運,都和塔利班關係密切。伊朗雖是什葉派,但因水源的關係也與塔利班相善。讓外界在處理阿富汗問題時變得更為複雜。

 眼下區域國家能做的,是在阿富汗周邊加強警戒,避免萬一阿富汗爆發內戰,衝突會外溢。塔吉克呼籲前蘇聯的盟國,幫她在與阿富汗的邊界開出一個緩衝區;中國也與塔吉克進行反恐演習,並與俄國在寧夏進行大規模軍演,都在為中亞的情勢預作綢繆。為了避免阿富汗難民湧入歐洲,首當其衝的希臘甚至加強了與土耳其邊界的圍籬。

 大家都在等,等著看阿富汗情勢會怎麼變,再擬定下一步行動。同時也沉澱情緒,慢慢在阿富汗變天的震撼中,各自提煉自己得到的教訓。(作者為東吳大學政治系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