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新聞

病毒的滲透 總在人們獵巫時開始
上報     2021/09/10 00:02

今年五月,總是「加零」再「加零」的台灣爆發華航和諾富特飯店群聚感染,許多人猛批機組員檢疫規定的同時,殊不知Alpha變異株已在茶室等特別處所散播,結果造成八百多人不幸喪命的一波嚴重疫災。

Alpha殷鑑不遠,長榮三名機師最近感染Delta變異株之後,不少人再次抨擊機組員檢疫規定,甚至直指機組員行為不檢,沒想到新北市立即爆發幼兒園群聚感染,而且防疫單位九月八日公布的病毒基因定序證明,幼兒園Delta群聚的感染源不是長榮機師。很顯然地,某些人汲汲於「獵巫」的同時,病毒又再次找到它可以滲透的縫隙。

Alpha的「劇情」之所以馬上在Delta上面重演,根本問題恐怕在於台灣社會已經「被教育」成「檢討防疫破口比什麼都重要」的一個群體。只顧著抓「破口」大家,似乎對變異株病毒的厲害程度認知不足,以為「堵住這裡,堵住那裡」,變異株就不會進入台灣,殊不知變異株早就「完全無來由」地横掃許多國家,台灣絶對不可能自外於這籠罩全球的疫情大勢。

台灣的防疫領導者和大多數意見領袖,在去年「加零」再「加零」的成就感之上,也難免累積出「人定勝天」的超高信心指數,以為把去年的招數——嚴格的邊境管制和嚴格的隔離檢疫「加嚴」再「加嚴」,無論多厲害的變異株病毒都能阻絶於境外,但可惜事與願違。

跟上述幼兒園病毒基因定序同日公布的案16160,就是最佳例證。這名埃及籍三十多歲男性未接種疫苗,8月4日自埃及來台探親,持有搭機前3日內檢陰性報告,入境時機場採檢也是陰性,至防疫旅館隔離至8月16日期滿採檢又是陰性,可是9月6日因曾接觸確診者,由衛生單位安排採檢卻驗出陽性,被列為「境外移入」案例,這證明再嚴的境管、再長的隔離、再多的檢測,也不可能滴水不漏。

尤其,Delta變異株的超強滲透力已經在美國完全展現,美國18歲以上人口打完一劑嬌生、或兩劑其他疫苗(輝瑞或莫德納)的比例已超過六成,但夏末以來,就是因為Delta變異株肆虐,全美感染人數一路走高,甚至部分地區又出現住院治療量能吃緊的情形。
台灣人的防疫文明絶對足以媲美歐洲,但台灣目前所沒有的,是像歐洲那樣的「兩劑」疫苗覆蓋率。(攝影:陳愷巨)
相較之下,兩劑完成率終於在七月追上美國的歐盟,無論感染人數、住院人數、死亡人數,都從去年12月27日開打疫苗之後,整體呈現下降趨勢,連經常被台灣媒體譏為「佛系防疫」的瑞典亦然;而且即使Delta來襲,也在一個小小反彈之後歸於平緩。歐美專家普遍認為,逐步累積疫苗施打率的過程中,歐洲人沒有放下日常生活中的衛生習慣和防疫措施,疫情數字才得以獲致持續性的改善。

台灣人的防疫文明絶對足以媲美歐洲,但台灣目前所沒有的,是像歐洲那樣的「兩劑」疫苗覆蓋率。而且,從7月21日已經在重量級《新英格蘭醫學期刊》發表的英格蘭公共衛生署(Public Health England)研究來看,台灣目前以「一劑」覆蓋率所擺出來的防疫「陣式」,恐怕難以招架Delta變異株的強攻。

這篇論文是以4272名Delta感染者和14837名Alpha感染者、再加上同等數量的檢測陰性個案做對照組,大規模分析他們的疫苗接種狀況和是否因感染變異株而生病。結果顯示,打完「兩劑」疫苗(BNT或AZ)之後,對抗Alpha的效力有87.5%,對抗Delta的效力只稍降至79.6%;但如果只打「一劑」,對抗Alpha的效力仍有48.7%,對抗Delta的效力則大降至只有30.7%。

因此,在這Delta變異株兵臨城下的關頭,台灣防疫單位必須考慮調整疫苗施打策略,儘快讓已經打過第一劑的高齡者和慢性病患者施打第二劑,提升這些高危險人口的「兩劑」疫苗覆蓋率,以免屆時感染、生病、住院,恐怕又會導致許多不幸的病逝悲劇。

※作者為美國HSVG公益行動公共衛生計畫處處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