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新聞

胡博硯:在陳柏惟罷免案對決中 你必須選邊站
上報     2021/10/10 08:20

陳柏惟的罷免案將要在兩週後投票,諸多條件看來都不利於陳柏惟。大局上來說,泛綠陣營的氣勢不如2020年,陳柏惟當選後花更多時間在台北開會,這種狀況最容易被說得流語—看不到人。尤其選區跨越五個區,地域遼闊,這說法很容易散開。而你的潛在老對手,長期以來家族勢力深根,以數倍資源在處理選服工作,這對基進這種小黨,更是吃力。而這個選區或許在其他選舉上面來說,藍綠互有領先,但在立法委員上,一直都是顏家父子的天下。上次,老實說,我認為是因為顏寬恒過於輕敵,而且在2020年大局上來說,韓國瑜拖垮選區立委選戰,特別是跟他比較近的委員,選票上都是負擔,所以就算顏寬恒不跳下來當志工,他也是背後的影舞者,虎視眈眈的看著這個他失去的位置。

相比之前的幾次罷免戰,每次的狀況不同,但政黨的競爭度越來越高,已經很難說這叫還權於民了。黃國昌面對的對手,主要是來自教會反對勢力,政黨因素顯然不在檯面上。而國昌選擇正面應對,使得票數拉高,但也是驚險過關。而韓國瑜的罷免戰,民進黨的力量其實不直接,是到後期,才有參與,而很多國民黨人坐壁上觀,也讓這場選戰,政黨對抗性變得不是那麼直接。而王浩宇是得罪了所有的人,所以就出局了。如果他在高雄鬧下去,得罪的人會更多。

我常說,有些人不會流血但流血會留在別人身上。那鳳山即使不是民進黨,但最後許智傑委員等全力動員下,顯然已然是藍綠的對抗,不過那是大選區。而台中第二選區的罷免戰就是實實在在的一對一對藍綠對抗了,因為相比其他的罷免,這裡的潛在對手一直都在,而且已經在當志工。國民黨新舊主席,都打算在此建立新的橋頭堡。

陳柏惟,很岌岌可危,這點已經不用我說了。不過很多人會以為陳柏惟抗中保台,民生法案都不在乎,就在那邊看會不會講台語,會不會是阿共的陰謀。或許抗中保台是他的招牌,但絕對不是陳柏惟的全部。例如他與賴品妤等委員共提的身心障礙者權益保障法第七十一條草案,希望藉由修法把女性生理用品列入對身心障礙者的補助,雖然看來不是什麼大事,卻是貼心。與賴香伶等委員提案廢止性別平等工作法第二十二條規定,回應少子化的問題,而氣候變遷行動法的立法提案,他也列名共提。這些法案都跟民眾未來生活有關係。

事實上,除了抗中保台、國防外交委員會的問政外,其實他的質詢很多都是選區的民生議題,我覺得表現可圈可點。而雖然不是每個會期都得到公督盟評鑑優良,但第一與第二會期都榮獲此一殊榮,這數據至少代表著工作及格,但這樣的及格就是每天往返選區跟國會達成的。我認為現在公督盟的評鑑似乎變成了一種最低標準,當然也導致了很多的扭曲,例如現在的亂提案很多,滿足最低的提案要求。或許因為基進立場明顯,所以只要不夠台的題目,陳柏惟就失去了被報導的價值,但一個區域立委除了負責基進的核心價值推動,也努力處理了選區發展與民生議題。

最近,有很多這個所謂陳柏惟的黑歷史出現,有的我知道,有的我不知道。我從以前的態度就是選擇這個委員,我們不是在選模範生,是在選擇適合的人擔任委員。所以我從來不會說,你家裡面再開酒店,開賭場就不能選,機會是公平的,必須要證明你是適合的。那顏寬恒委員的各種工作紀錄可以從立法院系統或者是公督盟的網站上去查到,最近很多新聞也有提及。或許很多人會說,他是個服務型的委員,事實上我也會說,以前委員比較好當,所以如果有人說顏清標委員都沒有在開會,說真的我覺得在以前這些都不太重要。但國會議員是選來為這個國家決定事情的,不是跑選區看電線桿位置,喬紅綠燈秒數的。要我當立委,我就會花更多時間來討論法案,當然我這種人當不了委員。

事實上來說,我見過陳柏惟幾次,但我想他不認得我。以前對陳柏惟的印象都覺得他很臭屁,所以也沒有很親近,或許他是個屁孩、或許他犯過錯,但他面對,對這個國家的政治氛圍是正面的幫助。

如果你是本來就支持顏委員的,說真的講破嘴你都會出來投罷免的,或是你本來是國民黨的死忠支持者,叫你來反罷免是不符合邏輯的。但如果你還沒有決定你的想法,或者你就是所謂的第三勢力,說真的可以到立法院系統或者是公督盟的網站,或者是直接上3Q愛台灣 (3qi.tw)去看看這個人到底這幾年幹了什麼。

而最後,在這樣的對決當中,我只能用怪獸與葛林戴華德中的一句話,你必須選邊站。(本文轉載自作者臉書)

※作者為東吳大學法律系教授 外交部國慶影片糗爆!玉山竟變阿爾卑斯山 山友:丟臉丟到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