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新聞

加州決意關閉斷層帶上核電廠的啟示
上報     2021/10/14 07:00

CNBC在2021年10月2日刊登了一篇評論,探討加州於2020年遭遇了限電問題,卻堅持關閉境內最後一座運作中的核電廠,走向無核化的電力系統。加州魔鬼峽谷核電廠(the Diablo Canyon Power Plant)與核四一樣,皆位於環太平洋地震帶(又名為火環帶),都座落於斷層帶上,同會遭遇核災的隱患。

雖然年底核四公投在即,此時卻仍未見臺灣公共政策的討論借鑑他國經驗,深究斷層帶上核電廠的問題。 臺灣某些「工程專業人士」所提的論述常是「美國核能管理委員會並未規定活動斷層8公里內不可以蓋核電廠」。既然「核管會沒說不可以」,國內理所當然應該遵奉美規放行。不過,這類論述從不探究,當遇到超出核電廠設計基準的地震和斷層帶時,核管會的判斷是否真以民眾安全和核安為念?在現有的核電廠出現斷層帶新事證時,核管會又採取了什麼作為?我們可以從美國魔鬼峽谷核電廠的實際案例分析核管會如何因應這類問題,從而反省「核管會說可以」和「沒說不可以」云云的依據為何。

加州位於環太平洋地震帶,又有長達1,300公里的聖安地列斯斷層(the San Andreas Fault)跨越該州和墨西哥的下加州(Lower California)。舊金山曾於1906年4月18日淩晨5點12分遭受芮氏規模7.9的強震襲擊,震央就在安地列斯斷層帶。但太平洋瓦斯與電力公司(Pacific Gas and Electric Company,以下簡稱PG&E)於1960年代選定在加州海岸興建魔鬼峽谷核電廠時,並不認為鄰近斷層帶會構成核安問題。 因廠址距離聖安地列斯斷層帶約72公里,核電廠於1968年施工時,持續引發加州居民關切和抗議。

地質學家於1971年發現了與聖安地列斯斷層帶相連的霍斯格里斷層(the Hosgri Fault),後者距離核電廠僅4.83公里,也就是 3英哩。地質研究再於2008年發現海岸線斷層(the Shoreline Fault)距離魔鬼峽谷核電廠只有594公尺,該斷層可能引發芮氏規模 6.5級的地震。換言之,魔鬼峽谷核電廠不僅鄰近多個斷層帶,更直接座落於斷層帶。PG&E對此卻表示,魔鬼峽谷核電廠足以承受芮氏規模7.5的強震。不過,PG&E的說法卻飽受民眾質疑。

這裡有必要說明能源巨頭PG&E過往的紀錄。看過電影《永不妥協》(Erin Brockovich)的民眾應該記得PG&E是一家非常善於「保護營業秘密」的有力企業。PG&E 自1952年至1966年間在加州聖伯納迪諾郡(San Bernardino County)的辛克利鎮(Hinkley)排放含致癌物六價鉻的廢水,嚴重污染當地地下水,使小鎮居民飽受各種癌症所苦,但PG&E卻長期隱瞞民眾受六價鉻毒害罹癌的真相。直到1993年一名(茱莉亞·羅勃茲所飾演的)單親媽媽代表律師事務所深入調查此案,並展開環境訴訟後,因控方事證對PG&E極為不利,該公司終於在1996年決定賠償當地居民3.33億美元。事件落幕後,PG&E並未改變唯利是從、以鄰為壑的作風,反倒是更強化「保護營業秘密」的力道。

再回到地質學者於2008年發現魔鬼峽谷核電廠位於海岸線斷層的新事證。發現事證後,核管會要求PG&E依核管會規定自行評估超出核電廠運作基準的地震危害,並派核管會首席檢查員佩克(Michael Peck)博士深入評估該核電廠機組的耐震設計。該廠1號機始建於1968年,2號機則始建於1970年。

完成檢查後,佩克撰寫了一份長達42頁的內部報告,力陳核管會應關閉魔鬼峽谷核電廠。報告直言:新事證已超出該核電廠的設計基準。強震可能增加電廠的結構、系統、零件失靈的可能,使得核電廠無法安全停機。在此情況下,核電廠的運作並不符合核管會先前所允許的安全範圍。佩克指出,核管會內部並不知道核電廠是否可以承受強震,卻執意讓核電廠在不符合規範下繼續運作。而核管會多數意見更無視海岸線斷層附近尚有洛斯奧索斯斷層(the Los Osos Fault)與聖路易斯灣斷層(the San Luis Bay Fault)相互作用。更有甚者,核管會高層打算以放行魔鬼峽谷核電廠的惡例一體適用於其他核電廠,使得影響及於各州民眾。

依核管會內部程序,檢查員可就上級決定的合理性提出書面質疑。至於上級在收到書面報告後 應於60至120日內重新審酌先前決定,並予以正式回覆。然而,核管會在收到佩克的評估和檢查報告後,不僅不就魔鬼峽谷核電廠的耐震設計採取任何管制作為,還刻意壓了該報告一年,直到美聯社取得報告全文,公諸於世,引發民眾的關注和氣憤。

因PG&E所涉案件是核管會違法放行耐震系數不足核電廠的先例,美國憂思科學家協會(the Union of Concerned Scientists)遂依據《資訊自由法》(the Freedom of Information Act )要求核管會公布PG&E就地震超出設計基準所提的評估與改善文件協。憂思科學家所取得的文件顯示,PG&E所做的評估違反了核管會所訂的準則。業者既未評估地震概率風險、更未評估冷卻系統的損害。在此情況下,業者所說的核電廠足以承受芮氏規模7.5強震,無非是信口雌黃。

因美聯社所公布的報告全文和調查報導,加上憂思科學家協會所取得PG&E意圖蒙混過關的文件,彰顯核管會在遭遇核電廠位於斷層帶的新事證時,行徑等同於核工業的橡皮圖章。官方和PG&E的作為隨即引發加州民眾、環境、工會團體共同抵抗PG&E所提的核電廠延役申請。

因各界壓力和抗議不斷,PG&E不得不於2016年6月21日與地球之友和工會代表共同簽署協議。該協議明定,魔鬼峽谷核電廠的2座反應爐將於2025年除役,屆期前不再申請延役。PG&E並承諾大力發展再生能源以取代核能。預估除役費用約為38億美元。由於魔鬼峽谷為加州唯一一座運作中的核電廠,該協議的簽定也為加州走向非核化邁出了重要的一步。

美國加州魔鬼峽谷核電廠的例子值得臺灣社會關注的原因在於美國民眾、環境、工會、科學團體並不奉核管會的意見為圭臬,而是就核管會的判斷追根究柢、實事求是,從而發掘並掌握核管會高層為維護核工業的特殊利益,不惜踐踏科學、專業判斷和公眾利益的證據。

若臺灣仍有團體與個人動輒以「核管會說可以」和「核管會沒說不可以」為由,聲稱斷層帶上的核電廠安全無虞,或如同「菩薩坐在蓮花座上」,此類附驥核管會的立場,只反映出自身的盲從無謀。

※作者為工人、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特約研究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