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新聞

【臉被偷走之後】網紅遭換臉變色情片AV女優 白癡公主、奎丁受害靠一招自救
鏡週刊     2021/10/18 16:42
擁有高人氣訂閱數的知名YouTuber白癡公主接受本刊專訪,當粉絲提醒她遭被做成A片上傳色情網站Pornhub,她選擇截圖上傳至個人Instagram澄清。

上百位女性網紅受害!不肖業者透過AI Deep Fake(deep learning fake,人工智慧深度造假,又稱深度學習造假或深度偽造)技術,將網紅的臉「移植」到色情片的AV女優上,製作成情色影片牟利,該業者以「台灣網紅挖面」在推特上提供眾多「AI換臉」色情試看片作為廣告,並在Telegram成立各類特殊聊天群組,透過付費入群的方式吸收會員,會員人數高達6000人以上。

只要有足夠的照片與影像,任何女性都可能被製作成換臉A片。鏡週刊人物組耗時半年深入調查發現,「台灣網紅挖面」大量販售換臉色情片,群組中被換臉、製成色情片的受害者將近百人,規模驚人,除知名網紅、藝人明星,也包含不少女性政治人物。農曆過年前,因雞排妹控訴翁立友性騷擾事件成為話題,群組趁勢推出「雞排妹大禮包買一送三」,除了近52分鐘的換臉影片,另附贈中國裸貸事件(裸貸為中國官方禁用的一款APP,透過自拍裸照與身分證件作為借款的抵押品,受害者多為少女)的75G圖片和248G的「N禮包」,廣告中隱晦稱「N禮包」為「敏感資源」,經檢視,疑似為「韓國N號房」事件的違法外流影片。

據了解,會員除直購影片外,亦可再花錢購買雲端硬碟觀看上百支「網紅換臉影片」。群組內每週舉行投票,由會員提出女性名單,共同票選「誰即將成為下個被換臉的對象」,每次約500人參與投票。未投票選出的女性,業者亦設定群友集資的遊戲方式,金額達標即進行換臉影片製作。消費達1,500元的會員,還可以進入SVIP群組,透過競標的方式取得只有自己擁有的客製化換臉影片,最近一次的得標金額達24,000元。

網紅奎丁及白癡公主曾公開談論換臉影片的危害,許多受害者知道自己被「換臉」,但擔心遭報復,只能當作沒發生。網紅球球遭換臉之後,曾收到數個網友詢問為何拍這種影片,她也僅能解釋自己沒拍,並交給經紀公司處理。奎丁發現被換臉後,曾蒐證揭發群組實況,但該群組中的會員紛紛將帳戶大頭照與暱稱改為「奎丁」,嘲弄之外,業者更加倍宣傳奎丁的合成影片,並陸續上架2支奎丁的換臉片,報復意味明顯。擁有153萬訂閱數的YouTuber白癡公主也被粉絲告知遭人做成A片上傳色情網站Pornhub,她只能截圖在個人Instagram澄清。

2020年11月初,奎丁發現自己被換臉後,便滲入「挖面台灣網紅」群組,蒐證後製作影片,向公眾揭發群組實況。

研究性別暴力議題的政大傳播學院教授方念萱指出,換臉色情片以女性為受害者大宗,換臉色情片也成為報復女性公眾人物、前女友的一種手段。「對於女性人物,她如果好發議論,這是一個可以阻絕她們講話的方式。」

高雄市議員黃捷也是受害者:「他們十幾分鐘內就可以假冒妳、發布假的影片、假訊息就更防不勝防,現在大家打擊假新聞已經很辛苦了,更何況未來是用這麼真的東西(影片)…」立法委員高嘉瑜也被該群組製作換臉影片,以「公主頭女優很少」「特殊劇情」作為廣告詞。高嘉瑜說:「我們的照片資料要取得非常容易,要偽造我們的影片也很容易,大量傳播對我們的名譽會造成很大的傷害,對女性的傷害非常大。」

新型態性暴力犯罪層出不窮,國家法規沒跟上,受害人求助無門、受盡折磨。近年,性私密影像外流的議題受到重視,立法院討論以專法處理。但「不是真的」「遭換臉」的性影像該如何防治?至今仍缺乏討論。

刑事局科技犯罪防制中心主任林建隆指出,若有「台灣網紅挖面」的受害人提告或檢舉,刑事局會介入調查,但也表示,該群組活動於Telegram,「我們跟Telegram沒有正式聯繫管道,調閱資料方面確實是遭遇一些困難,當初他們(Telegram)成立的宗旨就是宣稱保密,很多國家執法機關也不容易向他們取得資料。」

數位女力聯盟理事長、律師朱芳君強調,將網紅換臉成色情片或是散布分享,都已觸犯《刑法》。受害人可依《刑法》第310條妨害名譽罪提告,最多可處2年以下有期徒刑;散布色情影片則涉及《刑法》第235條散布猥褻物品罪,受害人也可依《民法》,以名譽、肖像遭受侵害,提出精神上的損害賠償。

政務委員、行政院發言人羅秉成表示,換臉色情屬行政院定義的網路性別暴力,目前確實法制不足。「《妨害名譽罪》是相對輕罪,但網路危害所產生的影響是持續性的,可能一輩子,所以有人稱為『數位刺青』,用舊的條文處理新的犯罪現象,現在看來是罪責顯不相當。」羅秉成認為,全面性的修法盤點是較可行的方向,也能同時處理影像下架機制。

成人影片評論者一劍浣春秋認為,在「換臉」深度造假領域,台灣的技術發展相比日本與韓國更為蓬勃發展,原因在於日本與韓國有合法的情色產業,台灣沒有。他透露,2018到2019年間,陸續有不同團隊找他討論「AI合成色情影片」的商業化,其中幾位工程師任職於內湖科學園區。「你看這些東西的時候,人類最幽暗的本性都出來了...,」一劍浣春秋舉例,日本AV片型「激似系列」,能滿足男人的意淫,例如波多野結衣就因神似林志玲而在台灣走紅。一劍浣春秋指出,網路特性造成這類換臉影片容易瘋傳:「網路愈方便,人思考的空間會愈來愈少,很多人看了(深度造假影片)是會深信不疑的。」

【鏡相人間】臉被偷走之後 台灣Deepfake事件獨家調查

《鏡週刊》會員制已經啟動,我們邀您在無廣告的舒適環境下,暢讀鏡週刊人物組的優質深度報導。本刊獨家調查《臉被偷走之後》系列報導因攸關重大公共利益,系列文章全文公開。點我加入鏡會員 https://reurl.cc/qmoLK3

更多鏡週刊報導
【鏡相人間】臉被偷走之後 台灣Deepfake事件獨家調查
【鏡相人間】讓你歡喜讓我憂 憂鬱的YouTuber
【臉被偷走之後番外篇】修法、監控、探測三管齊下 N號房事件後,韓國怎麼做?

更多鏡週刊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