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新聞

李本京深談花旗》白宮在阿富汗的失算與失機
優傳媒新聞網     2021/11/02 23:03

美國在2001年10月7日揮軍入侵阿富汗之時,只有找軍閥合作,很自然地產生了因利益而結合的團體(美軍與阿軍閥)。由於這種合作關係,而產生了一個絕頂貪腐的阿富汗政府,導致白宮花錢無數,卻一切成空。(圖/取自網路)

作者/李本京

前言

二十年美阿戰爭美以敗局收場。美軍沒想到會敗得如此不堪,如此離奇!美民意顯示三分之二的人認為這是一次缺乏水準的海外用兵。

美國人在2001年9月11日從電視上看到紐約雙子星陡然崩塌,大廈中3000人瞬間消失,這是美國本土自1776年建國以來首次遭到如此嚴重的襲擊。於此奇恥大辱之下,小布希(George W. Bush)與副總統錢尼(Dick Cheney),防長侖斯裴(Donald Rumsfeld)拍板定案於10月7日發兵阿富汗,吹響了這一場長達20年戰爭之號角。時為國安顧問之萊絲(Condoleezza Rice)並大聲喊道「冷戰至此告終」(The real end of Cold War)之口號,也顯出政府部門對戰爭之興奮與歡迎。

小布希當年未加熟慮即發起這一「永不停止的戰爭」(Never End War)。一頭撞進「兔窩」(Down the Rabbit Hole),這在中文指的就是「馬蜂窩」。由於這一蜂窩實在太大,於是就製造了一次「超大型的大錯」(Megagaffe);致使拜登政府在執行撤軍行動時,更犯下了失機與失算,及無可「挽救的大錯誤」(Colossal failure)。

從有限資料中,可看出過往三位總統小布希、歐巴馬、川普均與阿戰有關,然而關係最大的「關鍵人物」(the key person)就是拜登。他們四人分享了一個大秘密,那就是,究竟為了什麼原因在阿富汗爭戰二十年?是一次神聖的使命,還是非戰不可?這一大哉問很易找到答案,只是當事者不會承認而已。

人們發現美政府真正的目的,是將阿富汗收編為一個具有美式政體的「分身」(clone),因為阿富汗之礦山藏有珍貴之寶石及高科技必須用到之礦藏(如稀土)等,對此說法拜登絕不承認,他在公開宣示中這樣說:"我們去阿國不是為了建國",問題是似乎無人相信這句政治語言的真實性。

對於大撤軍變成大失敗,拜登說:「我們在阿富汗沒有成功,也無失敗,我們完成了清掃恐怖份子的工作。」然而8月26日,ISIS-K的恐怖份子在首都機場(Kabul)以自殺炸彈轟死十三位美軍,由此說明恐怖及暴力份子仍在阿富汗活蹦亂跳。

二十年的貪污與戰爭

美國總統小布希在911事件後,旋即於2001年10月7日發兵阿富汗,公開原因是要追殺禍首Osama bin Laden及掃蕩「凱達」(al Qaida)恐怖份子,經過一番努力後,美海軍陸戰隊成功在2011年2月於巴基斯坦境內擊斃bin Ladan。美軍為了追殺剩餘恐怖份子繼續對阿富汗戰爭,直至2021年8月30日始撤兵返美,終於結束了此一長達20年之美阿戰爭。

這場戰爭美軍死亡近2500人,受傷逾2萬人。總經費約為2.6兆美元,其中用在美軍作戰用途之經費8157億。為了支撐傀儡阿政權,美軍負責阿政府開銷、公共建設等鉅款超過1億多美元,用途之廣開銷之大令人嘆為觀止。每年約貼補阿政府費多達5億美元,其中約有8599美元興建之工程或房舍多未完工,或未派上用場(Never opened and is in disrepair)。

政府軍帥氣十足的服裝在規定預算外再加碼2800萬美金。阿軍及美軍均各有地中海式浴室。是一場「浪費、假帳亂用」(waste, fraud, and abuse)的擲錢遊戲。20年間為阿政府行政中心之修饍費高達美金1450億,國務院多以國安原因而拒絕提出開銷原件。

阿政府將資金放在整修大城市之公共設施,然而卻忽略鄉村建設。也就是說,阿政府幾乎忘了鄉村之存在,以致大半居住在鄉間之居民反對政府,傾向於Talibam,也證明貪污的阿政府是不懂治國的。

阿政府軍就是各項貪污之總部,美國所培植之阿政府軍以「吃空缺」(Ghost Army)著名。當年越戰時(1961-1975)越南士兵亦復如是,最後終於吃了敗仗。軍隊如無士氣,最終只有敗仗,而且是「每仗必敗」(melting away)。因此之故,此類以貪污為本性之阿軍就將政府「拖垮了」(nation gilding)。

以「歷史終結者」(The End of History and the Last Man)出名之福山(Francis Fukuyama),在其書中對政府貪污有獨到之看法,他認為「貪污是舊時代人治政權之特徵」(…pre-modern governments where power is based on personal ties rather than institutions)。這句話是否正確有待討論。按福山之意見,今日民主國家就不會有貪污之事,事實是,奧地利總理Sebastiam Kurz在2021年10月因貪污而辭職下台。

從kurz辭職可知貪污無所不在,民主國家與否均有貪污情事,福山認為冷戰結束,人類自然和平相處,了無爭端,此等理念無乃太過天真。

2021年10月7日CNN發佈了一長文,對阿政府之貪污有深層報導。指明美納稅人每年花在阿政府約5億美金。大半為貪污者中飽。總而言之,美軍及阿政府在這20年間浪費的美納稅人的銀子不計其數。

CNN記者Nick Wash整理出下述幾椿主要重大案件:

其一,首府Kabul冬季暖氣機械設備,共開銷3千萬美金,然柴油在阿昂貴,買柴油費用20年共2億4千萬美金,故等於僅使用到全套設施之2.2%。

其二,運輸機購置費5億,2008年自義大利進口16架,使用6年後,均以廢鐵賣了美金4萬餘元。

其三,整修海軍陸戰隊司令部3千6百萬美元,修建後未曾使用。

其四,2千8百萬用於阿軍野戰服(叢林專用),由指定之加拿大公司製作,然而阿富汗全境僅有百分之二的土地是叢林。

其五,2002年至2018年軍中戒毒使用費,每年1500萬美金。

其六,修建賓館及高階官員宿舍8500萬,錢已用完,工程僅部份完成。

上述乃部份有案可稽者,至於無帳可查者不在其內。

貪污的政府與貪污的總統

貪污的政府與貪污的總統,是這20年來相應相生的共同體,從前述各節中可以瞭解,阿國之如此貪污自有原因,第一點就是它有一個絕頂腐敗的總統及政府;第二個原因是,美國有關單位皆眼見阿政府官兵均如此腐敗,卻無能正之改之,這在當代國際關係中必是一個少見的例子。

阿國怎會有如此腐敗之總統?這要從最近兩任總統說起。前任總統卡爾扎伊出身軍閥家庭。阿富汗的軍閥派系甚多,因為阿國族群複雜,幾乎包含了所有中亞的回教族群,主要如塔吉克族、普什面族、烏茲別克族、哈札拉族、土庫曼族、阿拉伯族、帕米爾族、俾路支族等,不同語言約有十個之多。這是一個多元化的國家,本來就很容易產生軍閥。

美國在2001年10月7日揮軍入侵阿富汗之時,只有找軍閥合作,很自然地產生了因利益而結合的團體(美軍與阿軍閥)。由於這一層雙方的合作關係,而產生了一個絕頂貪腐的阿政府,在這一特殊環境產生的阿政府,也就成為這些軍閥貪財的樂園。

從第一任至最後一任總統加尼(Ashraf Gani)都是在這情形下願意與美合作。加尼在8月15日乘專機帶著美金及親信飛了。就在前一天,布林肯還與加尼通過電話,加尼誓言一定率阿軍盡力抵抗。加尼之所以如此「小人」,是因為美國在7月3日首先背叛了阿政府,深更半夜三時自美在阿第一基地Bagram夜遁。美國不但未事先通知阿政府,也未通知北約盟軍。

加尼是一個充滿矛盾的投機份子,他是阿國少數留學他國者,於哥倫比亞大學修得人類學博士,並曾在美國執教,是阿國少數的美國通。他曾著有一本重要的書,書名是「修復失敗之國」(Fixing Failed States: A Frammark For Rebuilding a Fractured World),令人覺得諷刺的是,他最終竟成為祖國的逃亡者,全然棄修復阿富汗於不顧。

美國這回「不夠意思」的行為,與1993年美在索馬利亞與叛軍作戰,美黑鷹直昇機聯隊失利,18名美軍當場喪命,同是聯合國派往索國之巴基斯坦盟軍也未被通知,都是國際間的大笑話。

美國一開始就未打算與阿國人民相處,而靠這些軍閥控制人民。事實是,美軍僅在大城市活動,然而大城市之人口僅約全國人民的26%,是以大多數人民住在鄉間,而他們就是Taliban的支持者。這就是美國對阿戰爭大敗之主因。

由於阿政府軍的薄弱戰力,美政府乃另尋捷徑,由中情局負責招募及訓練一批民兵,直屬中情局。他們是最核心的阿國軍事人員,費用由中情局直接撥發,奧地利的阿富汗裔記者Emran Feroz對此一軍團有深入之報導。

他們有兩項重要任務,其一清掃恐怖份子,其二監視與恐怖份子有來往者,等於是在做安全工作。他們的待遇特別高,由於受中情局直接指揮,故其工作報告也直接呈予中情局。他們是一批相當特殊之軍隊,除了高薪,配備也至為精良,非一般士兵可以相比較。

如今美軍撤走,此一特殊軍團是否解散不為人知,可以推測的是Talibam是不會客氣的。這一特殊軍團人員在過去與鄉民關係緊張,在沒有民間保護下,他們奢望仍可在阿作地下活動,可謂不知死活。另外一個特殊單位,20年來成為問題之核心,這就是設在bagram基地內的禁閉中心,人們習稱之為「關塔那摩」黑獄(Guantanamo Detention Center)。


作者簡介

李本京,政大外交系,堪薩斯州大政治學碩士,紐約聖若望大學歷史學博士。淡江大學榮譽教授,中華戰略學會副理事長、中美文經協會榮譽理事長。近著:《傳奇‧爭議:川普與分裂之美國》。

(資料來源:優傳媒新聞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