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新聞

西藏大使:台灣轉型正義不要抓內鬼
上報     2021/11/03 07:00

近日黃國書被爆曾是調查局線民,陸續又驚傳多名泛綠大咖同時陷入內線風波,原本是國民黨黨國時期集權統治的工具,如今變成泛綠陣營互相傾軋的手段,原本應在轉型正義裡揭露的歷史,卻變成政治鬥爭的黑資料。對此,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董事長,亦即西藏流亡政府駐台大使格桑堅參以及秘書長索朗多吉同表憂心,在10月23日舉辦的「中美新格局下西藏、新疆、蒙古、香港、台灣的變局--2021尋找共同點國際研討會」上,呼籲台灣人要團結,不要抓內鬼,那會被分化,尤其台灣面對中共這個強大的敵人之時,首先不能內亂,否則只會消耗自己的力量。

抓內鬼 流亡政府就沒人了

索朗多吉的台灣經驗超過20年,他於1999申請到中山大學的西藏獎學金,來台攻讀政治研究所,其後又派駐來台擔任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的秘書長,親眼見證多次政黨輪替,觀察到台灣藍綠陣營的對立日趨嚴重,因此對台灣人無法團結非常感慨。

索朗多吉表示:「流亡藏人裡頭很多都是知識分子,都曾經在中共官僚體系裡工作,因為西藏在中共統治下,藏人的工作都透過國家分配,如果不接受,可能會坐牢。例如基會會前任董事長達瓦才人以前是中共的公安,現任董事長格桑堅參曾經在統戰部工作,我剛畢業的時候是老師,都受控於體制,為了謀生不得不接受中共的分配,直到不想再繼續那樣的工作,才放棄大好前途逃出來,如果要追溯過去,每個人都有黑歷史,只會製造對立,無法團結。」

為什麼不能抓內鬼?格桑堅參表示:「我逃亡出走前,曾在中共政協及統戰部工作了12年,1999年流亡到印度當時,每年都有三、四千人逃出來,因為流亡政府寬容大度,才能消化我們這種人,並擔任重要職務,像我一逃出來就進入流亡政府安全部門工作,後來歷經西藏問題研究中心、外交部,然後派駐到澳洲,今年調來台灣,這就是對抗中共最好的力量,如果像我這種曾在中國官方任職的人要被懷疑,被抓內鬼,只會造成內亂,也就沒有人敢出來對抗共產黨了。」

索朗多吉也舉自己的例子,他在西藏大學念藏文系的那幾年,剛好遇上1987到1989年拉薩發生大規模抗爭,那些人全被中共冠上「反動的達賴集團少數分裂份子」,學校每天開會打擊這些人,還要求學生寫文章。索朗多吉說那種文章非常容易寫,只要拿幾份西藏日報抄一抄就可以拼湊一篇交作業,結果他太會抄了,有一回學校廣播竟然念起他的文章,講打擊少數反分裂達賴集團什麼的,讓他非常吃驚。

「如果現在流亡政府要拿我在學校罵達賴的文章來清算我的話,我該怎麼辦?我現在全心全意都在為流亡政府、為藏人作事,如果真要清算我,那我就沒有效忠流亡政府的空間了,只能退出,而且不只我退出,大部分的人都要退出。」
因為曾經在中共統戰部工作,格桑堅參對中共統戰手法很熟悉,他說,包括非常善於潛入對手陣營進行分化,引起內亂。(作者提供)
轉型正義應著重揭露事實 不要清算

索朗表示,台灣的情況跟西藏流亡政府很類似,他可以理解以前在國民黨威權統治下,有些人不得不為黨國做事的處境,如今已經轉型成民主體制,確實需要轉型正義,但轉型正義應該著重在揭露事實,留下歷史,不應該拿來清算,甚至被當成政治鬥爭的工具,尤其現在台灣面對的是中共強大的敵對勢力,更應該團結,朝向本土化發展,如果內部分裂,中共就有可趁之機。

他說:「我們藏人都沒有迴避過去在中共統治下做過的職務,而且願意講出來,好讓大家了解中共的手段,但不會藉此互相攻擊。」

索朗同時強調:「如果現在還有人去做過去那些事,就另當別論。」

嚴防中共趁機搞分化

因為曾經在中共統戰部工作,格桑堅參對於中共統戰的手法很熟悉,他說,中共非常善於潛入對手陣營進行分化,引起內亂,台灣和流亡藏人的軟肋就是內亂,內亂之首就是抓內鬼,這也是為何1989之後,中國民運人士逃出來這麼多人,而且都是專家學者、教授、學生等社會菁英,卻沒能組成一個強大的陣營來反共的原因,因為中共經常潛入組織,刻意散怖某人是特務訊息,讓大家內鬥。

中共分化的方式林林總總,例如冒充某個民運人士發布文章來攻擊另一個民運領袖,一旦有人誤信,甚至反擊,剛好形成對立,組織便分裂,就達到瓦解組織內部的目的,而被冒充的人也就被抹黑了,很難澄清。

這也是為何許多中國民運人士一拿出名片都是不同組織的主席的原因。一方面被中共滲透,一方面中國人有誰也不服誰的特性,山頭林立,很難團結。反觀藏人,統一在流亡政府底下,形成一個有組織的駐外代表,成為有效的體系。

裡外都是自己人 流亡政府不抓間諜

雖然流亡政府對中共分化的手段知之甚詳,也會懷疑某些人的做為,但不曾拿到某些人是臥底間諜的證據,格桑堅參說:「曾經有位在流亡政府政策研究中心底下的安全部任職的女性員工,一直到離開達蘭薩拉,回到藏區,並回復中共官職,流亡政府才知道她是中共軍警單位派來的間諜。」流亡政府也沒有因此抓間諜,因為每年都有三、四千人從西藏逃出來,一定會有這樣的人,尤其現在是網路時代,訊息傳播很快,如果流亡政府抓間諜,就會引起境內藏人與境外藏人的鬥爭,走向藏人無法團結、關係惡化的趨勢,所以流亡藏人不會這樣做。

倒是曾經有人主動承認自己是中共派來的間諜,他聲稱所作所為並非得已,因為家人都在西藏,中共據此威脅他必須完成某些任務。由於他向流亡政府相關部門坦承,所以沒有人為難他,還配合提供一些公開的資訊給他當業績。可見大部分的藏人都向心達賴喇嘛,所以流亡政府也會保護這人以及他的家人。

索朗表示:「過去流亡政府曾經取得中國的情資,中共派人潛入印度人與流亡藏人一起居住的社區,製造兩者的矛盾,分化原本的和諧關係。同樣的手段,中共也派人潛入藏人內部,以不同的政治主張來分化流亡藏人之間的關係。可以理解,中共對台灣的統戰手法也大同小異。」

雖然流亡政府不抓內鬼,但那些人也有失風的時候。

多年前,曾經有少數藏人間諜被印度政府逮捕,按照印度法律判刑關押再遣送,但都是一些非常小的案子,真正專業的大咖抓不到,因為中共對於情報人員的訓練是非常專精的長期培訓計畫,然後派往各地。

去年美國紐約市逮捕一名出生於西藏,已經歸化為美國公民的警察昂旺,同時也是美國陸軍預備役軍人,被控從2014年開始擔任中國政府的間諜,任務在於分化美國的藏人,並監控支持藏獨的美國人,他利用警察的職務協助中國政府進行具顛覆性且非法的行動,同時收集情資。
索朗多呼籲台灣人要團結,不要抓內鬼,那會被分化。(作者提供)
台灣條件比較好 藏人好在有達賴喇嘛

索朗強調,台灣的處境比西藏好多了,有自己的土地、人民、國家,而且是民主國家,有不同的政黨,雖然各有立場,但應該要好好團結起來守護台灣。

反觀藏人失去了土地,沒有國家,顛沛流離在他鄉,只有形式上的流亡政府,但藏人比台灣人團結,主因是達賴喇嘛不但是藏人強大的精神與信仰支柱,而且會向他效忠,便凝聚了藏人的向心力。所以流亡政府每每遇到無法形成共識的法案,便會請求達賴喇嘛指導,例如今年第十七屆西藏人民議會就宣誓問題僵持了四個多月,就在請示達賴喇嘛的指導後,遵循達賴喇嘛的建議,跟據「流亡藏人憲章」的規定進行宣誓而結束僵局。這是藏人與中國境內其他少數民族很不同的地方。

這也是為何流亡政府有不同的小派系,年輕人有不同的聲音,中共會利用派系來製造內部矛盾,分化流亡社會的團結,但藏人還是會團結在達賴喇嘛的精神領導之下的原因。所以中共一直用各種手段來了解達賴喇嘛的健康,並企圖取得下一任達賴喇嘛轉世的認證權。在這方面,索朗有多次與之交手的經驗。

在台灣這些年,索朗多次接待一些從香港、澳門、中國來的教授學者,並接受其訪談,那些人來自不同地方,有不同工作,卻不約而同問很多同樣的問題, 全程拍照、錄影,並且當天來回,很明顯是任務型的,他們的問題都圍繞在達賴喇嘛的健康、台灣藏人社團的組織運作、在台活躍的藏人社運工作者的名字工作等等,都是跟研究無關的問題。索朗說:「知道的我就回答,沒什麼好隱瞞,但跟代表處無關的個人隱私就不會回答。」

中共很難理解藏人

格桑堅參進一步說明中共很難理解藏人之處,是因為藏人有自己的信仰、文化,雖然中共統戰部吸收了一些顯赫的藏族家族成員及宗教頭人,在政協裡給予高位及不錯的待遇,班禪喇嘛就是很顯著的例子,或一些前往中國發展的台灣影視演員,也有被安排在政協裡給予職務的,重點是要聽共產黨的話,不然就會被抓起來或進行整肅。從中央到省、縣都有這種統戰工作。

駐台至今不及半年,格桑堅參就觀察到台灣人普遍對那些被統戰的人觀感不好,但他強調藏人不會這樣,即使班禪喇嘛成為人大或政協委員,他永遠都是藏人尊敬的喇嘛,所以藏人不容易被離間,也不會失去宗教信仰,比台灣人團結。

由於這種分化藏人的方法達不到效果,中共改而離間境內藏人與境外藏人的關係,指稱達賴喇嘛主張中間道路,未來回到西藏就會搶奪境內藏人的職務等等。這讓流亡政府更清楚的陳述未來的政策:「一旦流亡藏人得以回到西藏,我們不會擔任任何職務,流亡政府會解散。沒有清算的問題。」格桑堅參強調,這不是階段性的策略 ,是長久的政策,更何況中共確實培養很多藏人公務員,如果有一天真能回去,確實也需要他們來治理。

格桑堅參接著說:「我們不會罵人是共諜,也不會說境內藏人做的是出賣藏人利益的事,因為任何在中國政府任職高官的藏人,他們在那邊也不容易,也都在自己的崗位上力所能及的為西藏做事。所以裡外都是自己人,千萬不要抓內鬼。」

他認為民進黨之所以能持續執政,是因為大部分台灣人認同民進黨的理念,既然是民主社會,就必須允許反對的聲音,不能因為處於對立面就扣人家間諜、共諜、舔共、聯共的大帽子,那只能一時過癮,發洩情緒,一旦貼人標籤就很難理性討論。

台灣人可以更勇敢一點

除了建議台灣人不要抓內鬼之外,格桑堅參也給台灣人打氣,要勇敢一點,不要害怕。他說對抗中共第二是要有自信,不要把中國看的很強大,其實一點也不。他說:「我們流亡政府在印度達蘭薩拉的小山城上,中國的中央一台、二台、西藏台、青海台等官方電視台,我們全部都可以看,一點都不擔心我們的人看了會被洗腦,但是我們達蘭薩拉一個小小的媒體,中共卻不敢讓他的人民看,我們主張解決西藏問題的中間道路政策,中共也不敢給他的民眾看,就只會天天說達賴喇嘛是分裂集團,這就是沒有自信的表現,一點都不強大。」

格桑堅參還建議台灣人不要做任何假設,例如假設跟美國買武器也保護不了台灣,反而想跟中國簽和平協議。這是不可能的,一定要有武器才能保護國家。雖然中國不怕台灣的武器,但台灣的優勢是民主制度,中國怕的就是台灣的民主,只有讓中國民主化,才不至於對台灣產生危害,香港、西藏、新疆也都要民主化,台灣如能成為民主化的灘頭堡,帶領大家一起形成促進中國民主化的良好陣營,便是對抗中國最好的方式。美國近來很支持台灣,最終目的也是要解決台海危機,最好的辦法也是讓中國民主化。

對此,索朗多吉表示:「我們曾在中共統治下的西藏生活,對中共統戰的手段很清楚,從十七條協議就開始欺騙、壓迫藏人,而且欺騙已經變成常態,所以我們根本不會相信中共。」

對於近日的黃國書內線事件, 是否有被共碟挑撥離間的現象?

格桑堅參與索朗多吉都說無法回答,但他倆都強調,只要有任何分化的事件發生,他們都會聯想到中共。

※本文為林瑞珠對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董事長格桑堅參、秘書長索朗多吉所做採訪 余文樂拍影片首度曝光帥兒正面 「台灣腔」讓小粉紅崩潰:你就在島上發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