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新聞

觀點投書:加重刑罰能換來太平盛世?
風傳媒     2022/01/15 05:30

古人所謂:「秀才不出門,能知天下事。」,在科技發達的二十一世紀,是幾乎人人都能做到的。我們每天打開電視或手機,就能接受到許多最新消息,不論是財經消息,或科技新訊,或犯罪新聞,都可以一手掌握。每天,我們都在媒體上看到大大小小的犯罪事件,有殺人、有強盜、有性交、有猥褻,可謂「琳瑯滿目」,卻也人心惶惶。而為了安定民心,可以看到許多個人或團體主張,政府應加重處罰犯罪,讓犯罪者受到嚴刑峻罰,他們才會學到教訓,下次不敢再犯。例如:在酒駕案件成為媒體新寵兒,被大肆報導後,立法者也順應民意,加重刑法第185條之3的刑事責任。然而,將刑度調高,是否能夠確確實實消弭犯罪?又或者,加重刑罰能夠遏止犯罪的想法,只是純粹美好的夢想?以下將透過刑法學及犯罪學角度,以簡單易懂的白話說明,探討刑責加重與犯罪的關聯性。

在法律學的概念上,每一部法律都有它的立法目的;而每一部法律,都是為了實現這個立法目的而存在的。在刑法上,刑法目的乃是保護人類生活中最為重要的法律上利益,刑法學上稱之為法益;諸如人之名譽、隱私、信用及財產等等。不過,對於「保護法益」這個刑法目的,法律學界卻有著不同角度的觀察,大致可分為二種:其一認為,刑法是為了處罰過去的法益侵害而存在的,必須以牙還牙、以眼還眼、一命賠一命,法學上稱為應報理論;其二認為,刑法是為了預防未來的法益侵害而存在的,法學上稱為預防理論,細緻來說,又可分為透過刑事制裁警告一般大眾不准犯罪的一般預防理論,以及透過刑事制裁警告犯罪者不能再次犯罪的特別預防理論。刑法學界認為,由於以上幾種說法都各有其優缺點,所以目前是兼採各說看法,以應報理論為容器、一般預防理論為糖、特別預防理論為水,藉此在容器中調整糖與水的比例;換句話說,正是以犯罪者的犯罪行為惡性為度,在此之中調和對一般民眾及犯罪者的威嚇性。我國立法上,為了實現此目的,而產生的具體制度,即為「刑罰」與「保安處分」兩種。更簡單來說,就是把「降低犯罪發生率」作為最終目的。筆者認為,這也是現今多數民眾所認為的刑法應發揮的功能。但可惜地是,透過加重處罰犯罪的方式,並沒辦法實現降低犯罪發生率的終極目的。

筆者試舉一例說明原因:假設現行刑法規定,殺人必須一命賠一命,毫無例外;而現在有一個人叫小陳,小陳跟小李素來不睦、一心想殺掉小李,某天,在某個小學校園裡,小陳終於動手成功殺害小李,看著小李屍體倒臥在血泊當中,小陳想著殺人必須一命賠一命,自己已經是死劫難逃,既然如此,縱使再殺一個人,自己也同樣只會被處以一次死刑;縱使再殺十個人,也同樣只有一次死刑,反正不論殺幾個人,自己的後果都是死,那倒不如多殺幾個人陪自己走一趟黃泉路,還比較不孤單,於是,小陳決定大開殺戒,殺害進入眼簾的每一個小學生及教職員,最終演變成一場超過數百人死亡的血腥大屠殺;而這場小陳一人所為的血腥大屠殺事件,在進入司法程序後,按照法律規定,最終只能換得小陳被處死刑及超過上百個破碎家庭的結果。

又例如:假設現今所有犯罪行為的結果,均為死刑,無一例外,在如此重刑化的制度下,理想上應該能阻斷多數犯罪的發生才是;但事實上,基於人類從事犯罪行為後,通常都會再進一步煙滅犯罪證據的觀察結果,反倒會造成犯罪者犯下小罪後,為了避免犯罪蹤跡被發現,而動手殺人滅口的行為發生。因為在不論所犯之罪大小,均處以死刑的情境下,侵入住居竊盜他人之物,與侵入住居竊盜他人之物並殺害被害者全家的犯罪後果,是相等的;在如此的制度設計下,基於人性自利、「死人不會說話」的角度,當然是將人都殺光、將證據都燒毀,對自己最有利。從上述例子可以發現,對於犯罪者來說,犯罪要付出的代價,最大的極限就是自己的一條命,僅此而已;換言之,在這樣的制度下,反而是殺越多人越划算,就像只要付199元,就可以無限吃到飽一樣,這不僅無法減少犯罪,還可能造成重大刑案不斷滋生,並使日常生活存在更多潛藏的危險,對社會安定並無助益。以上,為刑法學角度的思考。

除此之外,犯罪學理論也告訴我們,嚴刑峻罰並不能降低犯罪發生率。理由是,多數犯罪者犯罪時,並不會想到自己犯罪後要面臨多重的刑罰,反而是認為自己犯罪後一定不會被抓到,或者要被抓到很困難,才因此受到犯罪帶來的效益吸引,從而進行犯罪。筆者在此仍舉例說明之:應該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曾經有過,為了趕時間而闖紅燈、紅燈右轉、超速、轉彎不打方向燈或路邊違規停車等違反交通規則的行爲,在進行違反交通規則的行為時,試問多數人腦中晃過的,會是罰單金額的數字,還是旁邊有沒有警察守株待兔、有沒有測速照相?再舉一例說明之:考試碰到不會的題目,為求分數而作弊時,試問多數人腦中所想的,會是作弊被抓會零分,還是監考老師、隔壁同學有沒有發現作弊?簡單來說,在此種情況下,真正讓人放棄作弊的,事實上並不是作弊的後果,而是監考老師正在看我。

總結來說,從上述內容可知,自刑法學角度而言,不斷加重刑罰,會造成犯越重的罪反而越優惠的現象,果如此,重大刑案的血腥味四溢的那天,將指日可待;自犯罪學角度而言,沈重的刑事責任,並不會使犯罪者放棄犯罪。加重刑罰能換來太平盛世的論調,顯屬不可能,甚至對人類社會是有害的。我們非常清楚,不論是主張重刑化的群體,或者主張其他論點的群體,最終的核心思想都是「讓社會更好」,但在我們的具體作為上,究竟應該怎麼做才能達到這個最終目的,筆者認為,應有更全面且周延的討論為是。

*作者為東海大學法律學院法律學研究所研究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