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新聞

盧郁佳專欄:「蔣經國十大建設」神話背後腥風血雨
上報     2022/01/15 09:44

國民黨主席朱立倫經罷免、公投及立委補選三連敗,拒開記者會面對支持者。卻在蔣經國忌日發文,表示要向蔣經國報告他就任黨魁的政績:重建國民黨駐美代表處。朱立倫說,國民黨在蔣經國執政時,完成十大建設,創造傲視全球的經濟奇蹟,蔣經國愛民、清廉、接地氣的風範,是所有政治人物的典範,更是自我惕勵,努力的目標。

朱立倫稱讚蔣經國,實際是稱讚自己上承蔣經國:

去年朱立倫選黨主席拉票,自豪當年成功嶺集訓第一名,經國總統頒獎,召見他午餐。

今年這篇發文,朱立倫仍說,一生最引以為榮的回憶,就是當年在成功嶺結訓第一名,獲蔣經國召見。

翻來覆去同一套追星粉絲碎念,其實國民黨候選人多自稱蔣衣缽傳人,越吹就越被逼得自絕於主流民意、台灣認同。二O一七年選黨主席,洪秀柱譏諷對手吳敦義演講愛提蔣經國,甚至語帶哽咽。問吳:「如果社會主流自認『是台灣人、不是中國人』,吳敦義會不會放棄經國先生『是台灣人、也是中國人』的說法?」逼得吳承諾反對去蔣、去中化。

如今蔣萬安要選台北市長,就先發布慈湖謁陵。去年彰化縣長王惠美爭取連任,也將推動彰化市鐵路高架化、捷運,自比蔣經國推動十大建設獨排眾議說「我們今天不做,明天就會後悔」,她說「事實證明十大建設對台灣發展的重要」。



朱立倫說十大建設是國民黨完成,王惠美說是蔣經國獨排眾議。是不是沒有國民黨、蔣經國就沒有十大建設?是時候聊聊橫貫公路怎麼蓋的:蔣經國為了表現政績,用公路局的財力開橫貫公路,所以阻擋省公路局改組公營。為此抓了當時的台北市長兼下一任省主席。兩任省交通處主秘,連同主祕的部屬,蔣經國大手一揮全部打包,當匪諜關起來。

《靈魂與灰燼:台灣白色恐怖散文選》節錄謝聰敏《談景美軍看守所》談「特務頭子蔣經國一向善用特務製造政治案件清除異己」:蔣經國的政敵,蔣中正最親信的將領、副總統陳誠,主張起用本省人鞏固國民黨,支持京都帝大法科畢業的萬華人黃啟瑞當臺北市長。黃啟瑞極受歡迎,一九六O年當選時,已代表國民黨連任第四屆台北市長。陳誠又許黃啟瑞任滿就去當台灣省主席。

但蔣經國不願陳誠用台灣人掌握台灣省政府,一九六一年下令警總以貪污罪抓黃市長。以臺北市公車管理處購料舞弊案、南京東路市民住宅舞弊案將黃停職,蔣經國派自己人周百鍊代理市長。

一九六三年判決無罪,黃啟瑞復職,次年卸任便棄政從商保命。連任四屆的台北市長,是可以沒證據隨便抓的嗎?在蔣經國來說,絕對是。
蔣經國為了表現政績,用公路局的財力開橫貫公路,所以阻擋省公路局改組公營。(維基百科)


蔣經國為了打擊陳誠,抓台北市長黃啟瑞。為了打擊黃啟瑞,抓黃的有力支持者羅恆。為了找羅恆罪證,又抓羅恆的部屬。粽子一串又一串抓進監獄,罪名不缺,想抓誰誰就是匪諜、貪污,獨缺罪證:

謝聰敏說,國民黨市黨部主委羅衡(應為羅恆),原本支持黃市長競選。蔣經國拉攏他倒戈,誘以中央黨部第一組(組織部)副主任的官位。羅恆婉拒,因為陳誠派的交通處長譚獄泉要他擔任交通處主秘,去改組公路局,改組後當董事長或總經理。羅恆不但不受賄,還辭市黨部主委,「敬酒不吃吃罰酒」,蔣經國就抓了羅恆。

羅恆的部屬也因此無辜坐牢。李敖《狗頭.狗頭.狗頭稅》說,公路黨部書記長羅恒,以「涉嫌早年參加共匪組織」之罪,被軍法判十年,上訴中,住在第一區第五號押房。羅的部屬會計汪君,因遭人私怨報復檢舉「早年曾有參加共匪組織的嫌疑」,送所謂「吊打局」(調查局)。調查局抓了汪,判關八年。想利用汪的帳目,來檢發羅恒貪污。卻跟查黃啟瑞一樣,查無羅恆貪污的罪證。都抓來關這麼久了,卻無事放人,調查局不好意思。於是就來個改判「交付感化三年」,以為惡作劇的收場。汪君由八年徒刑,改為「交付感化三年」,很「服氣」。因為這樣就無法分身再有「參加共區組織」之可能,對「涉嫌匪諜」之指控罪名,自難認定了。

亦即調查局先捏造匪諜罪名抓目標物件的身邊眾人,抓來再找貪污罪證,找不到就換個名目自圓其說給自己下台階。無辜被關的人,還會感激調查局饒他一命,因為別人可沒這麼幸運。這就是韓國瑜所說「我們年輕時連空氣都是甜的」,樸實無華且枯燥的戒嚴生活。



蔣經國整黃啟瑞、羅恆,是為了控制省政府。省政府交通處管公路局,公路局把各地方客運的金雞母搶來放進自己口袋,就是蓋橫貫公路的財源之一。

謝聰敏說,六O年代蔣中正政府的財經官僚,用公路局抑制台灣的地方財閥—-各地客運。客運為服務地方,以賠錢的路線居多,需要黃金路線收入交叉補貼。但公路局在各地橫徵暴斂,在彰化縣,就將員林客運的黃金路線「員林-北斗」收歸省有;在臺中縣,就將豐原客運的黃金路線「豐原-東勢」間的路線收歸省有。讓員林客運虧累不堪、豐原客運艱苦經營。全台只有少數幾家客運勉強平衡,其他都入不敷出。

財經官僚要將公路局改為公營,但蔣經國正在用公路局財力開橫貫公路、表現政績,極力反對公路局改組,抓了省交通處陳主秘夫妻,誣賴他「匪諜」判關十五年。下一個交通處主秘羅恆,蔣也順便抓了。嚇住財經官僚,就不敢再提改組。
國民黨又開始比賽緬懷蔣經國,但至少應該先向公眾揭露其兩面真相才作出結論。(維基百科)


朱立倫盛讚蔣經國「愛民、清廉、接地氣」,是所有政治人物的典範。《柏楊回憶錄》卻暴露了蔣經國受訪好話說盡、私底下壞事做絕:

「使人最傷感的一件事是,一件牽涉到七個人的『蘇北匪諜』案中,有兩個政治犯已被判死刑正在上訴,其他五個政治犯被判十二年確定。(《靈魂與灰燼》節選時增加以下六句說明)死刑政治犯正在上訴,而十二年徒刑政治犯,依照法律規定,超過十天後,刑罰即行確定,任何情形下都不能再提起上訴。

兩個月後,五個人都以『受刑人』的身分調作外役,在洗衣工廠工作。又過了半年,遠在美國的一聲槍響,改變了五個人的命運。

台獨分子鄭自才先生向出國的行政院副院長蔣經國開槍,一擊不中,鄭自才逃亡。而蔣回到台北,當外國記者向他詢問這場虛驚時,他微笑說,他已經忘記了。

當然,他並沒有,而是把對台獨的憤怒,發洩在紅帽子上,下令七個人全部槍決。

當天凌晨,一個恐怕是政治犯中身材最高的蘇北老鄉正蹲廁所,班長撲上去,把他雙臂反銬,拖出押房,褲子都來不及提上來,沿途全是屎尿。

為了防止他們呼號和詬罵,嘴巴都用布條塞住。

後來,才知道軍法處大費周章,先代那原本被判十二年徒刑的五個人,暗中提出非常上訴,然後再由國防部軍法局 (那時候局長就是後來被升為副總統的李元簇先生)發還再審,再審的目的是改判死刑。」

一九七一年,七人一同槍決於台北。就因為蔣經國虛驚一場,得要殺幾個人壓壓驚。軍法處為此違法上訴,配合殺人。

秦國用活人殉葬三百多年,秦始皇建陵,造兵馬俑陪葬。胡亥繼位嫌寒酸,便把後宮沒生育皇子的宮人全部殉葬,替始皇建墳的工匠全封入地宮。蔣經國胡亥繼位,是連差點被暗殺都要找人殉葬。

而這次處決的國民黨中統特務史與為,就是當初奉命辦黃啟瑞、羅恆的人。他是蘇北老鄉,讀者不知道他是不是文中大便到一半就突然被拖去刑場,沿途留下成行屎溺的可憐人,只知道他的恐懼定不亞於屠宰場的豬牛。謝聰敏說,蔣中正以陳立夫、陳果夫控制國民黨中統特務,戴笠控制軍統,彼此監視密告。蔣中正來台後將兩派交給蔣經國,蔣經國用軍統整肅中統,史與為便被殺雞儆猴。即使史與為替蔣經國整肅異己,但兔死狗烹,下場仍無異於當初史替蔣整肅的異己。昨日掘墓人,今日也被主子從背後踢下墓坑,「工匠封入地宮」殉葬。

這就是蔣經國。



被槍決的死人不會為自己說話,作家為親歷的時代留下證言。柏楊二OO八年過世,李敖二O一八年過世,謝聰敏二O一九年過世,朱立倫、吳敦義、王惠美等繼續掩蓋史實,用美化蔣經國來累積個人政治資本。蔣經國忌日,總統蔡英文也發文肯定蔣經國,作家蔡詩萍視為搶奪國民黨的神主牌、吸票機。其實此文只是蔡英文持族群和解態度的一貫表現。就算她想拿緬懷蔣經國吸票,韓粉也只會嗤之以鼻;她若譴責蔣經國,才是鞏固票倉基本盤。但蔡英文不以分化族群吸票,而追求族群共生。國民黨從來沒有這麼做,無論選黨主席、台北市長,沒政見、沒政績,蹭蔣經國就吸得到票,說明了轉型正義仍待努力。

要肯定蔣經國,應該先向公眾揭露兩面真相,才作出結論。

如果當年蔣經國的政敵、省主席吳國楨沒敗逃美國,而是繼續主持省政,會不會建設台灣,或做得更好?大有可能。但蔣經國為爭取政績,用栽贓逮捕公務員來掠奪權力、得到省政府的建設資本。然後用鋪天蓋地的政治宣傳,將萬人的血汗貢獻歸功於蔣經國一人,為執政正當性背書。掩蓋了實際上台灣中南部的基礎建設,遠遠落後於經濟成長、國民生產毛額水平。連基本的都市捷運、機捷、高鐵,都既姍姍來遲、又造價高昂突破國際行情。群眾財富嚴重被劫掠而不自知,還對蔣經國、國民黨清廉的神話深信不疑。

蔣經國從來不是天生的神主牌,是蔣經國拿十大建設當神主牌護身。「蔣經國十大建設」宣傳能洗腦,靠的是恐怖統治,一有異議就會坐牢,所以再荒謬也沒人敢挑戰它。但解嚴三十五年後的今天,我們仍未走出催眠咒縛。甚至國民黨內大老比賽緬懷蔣經國、表現自己上承道統天命,利用斯德哥爾摩情結,從全民的政治創傷中獲利,趴在因為潛抑痛苦而癱瘓麻木的群眾身上快活吸票。要擺脫群眾不能自主的悲哀,我們必須談真相,一再一再試著傳出去。

※作者為作家 【現場影片曝光】南韓光州39樓外牆竟坍塌6人失聯 政府叫停「現代產業開發」所有施工項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