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新聞

中共警告瑞士 只為保護權貴家族隱私
上報     2022/01/16 00:00

瑞士銀行結束數百年保密制度,在新年前完成了向各國政府移交離岸客戶資料的工作。先前聽說時我也很期待,以為資料是向公眾公開,結果只是把資料提供給各自的政府。

這對民主國家有用,可以偵查貪腐的嫌疑人,但對獨裁國家不但無效,更為統治者提供了政治鬥爭的工具。

中共權貴家族在瑞士銀行的秘密存款,總數以萬億計,這都是從中國人身上盤剝而來的民脂民膏,被巧取豪奪後變成私人財產,理應由國家徹查後沒收歸公,懲辦當事人,贓款用來改善中國人的生活條件。

習近平說要刀口向內,刮骨療毒,那就應該利用這些離岸秘密戶口資料徹查嚴辦,但在瑞士公開資料前,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就已警告瑞士,要「以對世界和平負責、對人類安定團結負責和尊重他人財產隱私的態度,謹言慎行」。

貪官秘密要公開,中共就要「隱私保護」了,中共國什麼時候保護過中國人的隱私?中共要保護的只是權貴家族的隱私而已,普通中國人誰有資格跑到瑞士銀行去開戶口存錢?

想深一層,瑞士當然不可能向公眾公開銀行客戶資料,全世界銀行都不可以做這件事,這也怪不了瑞士,但從此以後,全世界貪官都不敢再打瑞士銀行的主意了。中共當然視這些隱秘資料為最高國家機密,拿來作政治清洗的工具,也可長期脅迫自己人聽話。

有人的地方就有權錢交易,有權的人要錢,有錢的人要權,這種情況普遍存在,民主國家有新聞自由完善法治,有資訊透明的傳統,明目張膽貪腐有難度,也容易暴露和被查。

中共改革之初,為了發力默許貪腐,就此打開潘多拉盒子,把貪腐巨獸放了出來,從此任由牠南征北討,時至今日巨獸早已成精,中共自己也收服不了。

習近平以反貪為手段清洗政治對手,玩得滾瓜爛熟,也幫他打倒不少平民出身的政敵,但紅二代全部安然無恙。中共官場內無人不貪,只要想辦誰,人人皆可辦,以中央派出巡查組的方式,選定目標清查,幾乎百發百中。利用反貪來奪權,利用反貪來抓錢,一舉兩得。

這種由上而下的反貪,根本不是治本之道,稍有常識的人都知道,沒有制度建設,沒有民主監督,都只是糊弄公眾,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中國民間早有公開官員財產的呼聲,為何不肯實施?因為公開個人財產,習近平自己都受不了。

民間也早有新聞自由的要求,中國記者追查報道很厲害,但任由記者無限度追查社會陰暗面,中共的醜惡面目即刻現形,中共的合法性也就盪然無存。此外還有法治和民主監督等等,所有能達致制度化反貪的政策,沒有一項實施過。

中共自己反貪可以,中國人反貪就不可以,中共已把自己打造成古今中外規模最大的貪腐集團。改革開放的最後成果,就是以私有制的方式放手讓權貴家族歛財,等到發財門路分配停當,就以公有制的方式把權貴家族保護起來,自此中共獨裁統治就天下大定。

從上到下,若有一個奉公守法的官員,也無法在一個貪腐架構內生存,貪腐都已制度化常規化。所有因貪腐落馬的官,起因都是政治問題,拿貪腐來懲辦最方便,如此而已。

朋友提供了一份海南島各級貪腐官員的名錄,省內所有縣市一鍋端,若這些貪官都關在同一個監獄,可以在牢裡成立一個海南島貪官聯誼會,得閒冇事交流一下貪腐經驗。往後新的貪官仍會一撥撥進來,中共的反貪永遠在路上,永遠反不完。

俗話說,病向淺中醫,中共的腐敗已經深入骨髓,病入膏肓。問題是,紅二代大貪,平民官遭殃,維穩壓力山大,個人利益無著,每日上班搞政治動輒得咎,花天酒地雞犬升天的日子不再,天底下有吃大虧佔小便宜的好官嗎?各級官員躺平,剩紅二代去守江山,能守得住?

底層民眾生活艱難,壓力爆煲,紅二代卻撈得盆滿砵滿,上下一對照,惡向膽邊生。改革開放只是中國十三億人為紅二代創造財富,中國人雖然愛國,但這點簡單的道理很容易想通。

說到底,社會不公平正是社會矛盾之所在,矛盾一日不解,一日都在醞釀危機,貪腐無解,也即中國危機無解。可以肯定的是,若中共終有一日垮台,不是垮在中國人手上,是垮在自己手上。

(本文授權轉載自作者臉書專頁/原標題:權錢交易病入膏肓,制度敗壞藥石無靈)

※作者1978年赴香港定居。曾任《新晚報》副刊編輯、《文匯報》副刊編輯及天地圖書公司總編輯。 【現場影片曝光】南韓光州39樓外牆竟坍塌6人失聯 政府叫停「現代產業開發」所有施工項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