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新聞

觀點投書:蘆竹美福大火,燒出「新桃園人」的政治關懷?
風傳媒     2022/04/15 05:40

蘆竹美福一把大火,燒出了桃園市城市快速發展下的缺失,燒出了民眾對於公安議題的重視,更可能燒出了桃園民眾對於生活環境的重視,以及訴求「議題政治」的必要性。許多桃園的新移民,可能對於桃園沒有太多的在地認同、對於桃園市政沒有太多的看法,但當出現了與自身生活切身相關的議題,「新桃園人」會不會站出來投票?

走進高鐵板橋站的大廳、插入票卡,閉目養神一會兒,任憑窗外的景色從田園以及桃園特有的埤塘景觀,迅速變成水泥叢林、辦公大樓,甚至屁股都還沒有坐熱,只需要短短12分鐘,就可以從高鐵桃園站抵達新北板橋,而透過板橋的捷運,能四通八達地到達台北各地。這就是近年來許多年輕人的生活──住在桃園、工作在雙北。

桃園的人口組成全台最年輕

由於雙北房價高漲,以及桃園基礎建設的發達,近年來桃園日益成為許多年輕人購屋、成家立業的地方。近五年以來,桃園市的人口成長超過20萬,人口成長居於六都之冠。若根據內政部的戶政資料,更可以看出桃園市蓬勃發展的活力──若將45歲以下者定義為青年,計算桃園市目前的「青年人口占比」(青年人口除以總人口)為0.3874,相較於全台灣的0.3644、台北市的0.3383或是新竹市的0.37,桃園人口中的年輕人比例,居全台灣之冠。

(作者提供)外來人口眾多,「新桃園人」概念的浮現

此外,若進一步檢視桃園20萬的人口淨增長(net growth),也並非是一靜態的數字,而是一個「移出」與「移入」同時發生的動態結果。

根據新聞資料,鄭文燦市長曾在2020年口述表示,桃園市自升格以來人口增長了20萬,而根據一非正式的統計,數據顯示桃園市自103年至110年,遷入85萬,遷出70萬。因此,桃園的人口流動不只是20萬,若以上述的數字觀之,近八到十年移入桃園市的人口,就占了38%,超過全市人口的三分之一。

(作者提供)

這些移民或因為房價的推力、或因為工商發展的拉力來到桃園奮鬥,我們或可將此種族群稱為「新桃園人」。這些「新桃園人」,在鄰近台北的北桃園龜山、桃園、蘆竹、八德,乃至於南桃園中壢區都非常普遍,他們可能每日通勤往返於台北與桃園之間,他們並不了解朱立倫、吳志揚擔任縣長時的施政,他們更對「北閩南客」的傳統、「宗親政治」毫無所悉。因此,掌握這些人的動向,將是桃園政治未來的重中之重。

桃園地方選舉投票率低落及其「轉機」

作為一個「移民城市」的桃園,相較於台北或是台南、高雄,始終沒有發展出鮮明的地域認同。台南人講到自己的城市,可能會以悠久的歷史、美食自誇;高雄人會以近年來駁二等觀光建設或是做為台灣第二個直轄市的歷史為榮,但桃園除了作為「國門」的身分,似乎沒有太多讓桃園人自誇的歷史。

可能由於上述的因素,包括做為雙北衛星城市的歷史、地域認同的不彰等綜合因素,桃園市(縣)的投票率始終不高,桃園市民對於公共事務的興趣似乎比較低落。若選取同為直轄市的高雄,以及與桃園相鄰近的新竹縣為例,並搭配全國投票率觀察,可以發現桃園在近幾次的地方選舉中,包括2009縣長選舉、2014與2018年的市長選舉中,都呈現低落的投票率。

(作者提供)

然而,投票率低落的狀況,在全國性選舉中,卻並沒有出現。以2020總統大選為例,中選會的統計資料顯示:全國的投票率為74.95%,桃園市則為75.25%,可見桃園的選民並沒有不愛投票,也不是關心公共事務。可能的原因,我們或許可以部份歸因為這些往返於台北與桃園,或是剛剛來到桃園的「新桃園人」對於地方政治關心較少,與原居住區聯繫緊密、對移居地的認同尚未建立。

然而,筆者卻認為,這種認同低落、對地方政治的冷感,可能在今年出現轉機。

蘆竹美福一把大火,燒出「議題政治」的必要性

「一開始是BBQ的味道,後來卻變成刺鼻惡臭」、「窗戶不能開,衣服都沒辦法曬…」,這是最近許多桃園人的心聲,位於桃園蘆竹、占地9000坪的美福倉儲發生大火,延燒數週,各種貨品、肉類不斷悶燒,導致附近的居民苦不堪言。緣此,對於公害賠償、生活環境的重視,遂成為許多桃園人重點關注的焦點,因為,美福大火的問題,不再只是遙不可及的「政治」問題,而是與自身生活品質、健康相關的「民生」問題。

而綜觀桃園市的發展,作為工業城市的桃園,全台超過三分之一的工廠設立於此,產值接近三兆,又有各種違章工廠、消防公安的問題。誰能保證未來有如美福大火的事件不會再次發生?

蘆竹美福一把大火,燒出了桃園市城市快速發展下的缺失,燒出了民眾對於公安議題的重視,更可能燒出了桃園民眾對於生活環境的重視,以及訴求「議題政治」的必要性。許多的「新桃園人」,原本可能對桃園沒有太多的在地認同、對桃園市政沒有太多的看法,但當出現了與自身生活切身相關的議題,「新桃園人」還能置身事外嗎?他們會不會站出來投票? 

小結:在地與否,應從「關懷的議題」出發

近日來,在桃園已經在野八年的國民黨,陷入了市長提名非「在地」不可的紛爭中。確實,桃園有著深厚的歷史底蘊,不論是「北閩南客」的族群生態,或是「宗親政治」的歷史傳統,都顯示出「是否在地」確實在桃園政治中扮演重要角色。

但是,對於「是否在地」的詮釋,筆者認為絕不應該由「政治頭人」來定義,而是應該由「基層選民」來定義;「是否在地」,不僅應該從「社會網絡」、「耕耘多久」的「資格論」出發,更應該由「心」出發、由「是否關懷在地議題出發」。

當作上高鐵,板橋到桃園只需要12分鐘,在流動的、充滿年輕人的桃園市。如何打動那些往來北桃的「新桃園人」?如何打動那些居住在青埔重劃大樓中的年輕夫婦?從「議題政治」出發,真正思考人民生活遭遇的問題,或許是找出勝選人選、能真正推進人民福祉的一條路。

*作者作為台大政治系學生、桃園市市民